看书吧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矩阵生存:每天一个随机宝箱在线阅读 - 第六二七章 无形恐慌

第六二七章 无形恐慌

        李正心里有点不平衡,为什么自己被黑龙枪认主,差点儿命都没了,而逍却只是伸手就能拿走?

        凭啥呢?

        难道是因为种族的关系?

        他心中沉思:“如果黑龙枪认可逍其实是因为认可了他的种族,那就能解释得通了,只是不知道他属于哪个种族,当初见到他的时候实力太低,    老普没能探查出来,下次倒是可以试试。”

        紫鸢见他虚弱不堪,忙催促道:“我建议你还是先回房休息吧,等大师兄回来,我帮你问问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黑龙枪是他制造的作品,认主过程发生的一切,他应该是最清楚的。”

        “嗯。”李正点点头,    对米瑞尔道:“扶我回去。”

        米瑞尔应了一声,    带着他回房间。

        把床放出来,李正躺在上面,叹了口气:“原本还想出去找一家陪练武馆练练招式,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你现在实力已经很强了,连深渊族的第一高手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你,何必这么拼呢?”米瑞尔坐在床边看着他。

        “你不懂。”李正叹气道:“你跟着我也有一段时间了,应该听说过七罪域跟情绪风暴的危机,这种覆灭了不知多少文明的灾难,总是令我心里不安,有一种再怎么强都都挺不过去的感觉。”

        米瑞尔沉思:“如果打不过,外城不是还能容纳不少人吗?我们活在外城也挺好的,不是么?”

        “呵。”李正苦笑:“女王没告诉你,当初深渊一族进入矩阵时,那些年老者和年幼者全都被筛掉了吗?”

        李正抬眼看向天花板:“如果我们一心只想着躲在外城苟活而不尽力提升自己,等到最终一战来临,那些没能进入外城的家人怎么办?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吗?”

        米瑞尔呆了呆:“可我接触的这些人里,    似乎没见到过有人对家人念念不忘的。特别是你今天杀光的那几万人,如果他们之中有人挂念着家人,在一开始针对你那个军团的时候,他们应该仔细且慎重地考虑清楚吧?”

        毕竟秋后算账这种事情,米瑞尔还是能想象到的,如果起点军团没有被一次打垮,只要留有一个幸存者,哪怕最后没有那所谓的最终危机,那些人就不怕自己的家人被牵连吗?

        “或许……是因为他们对未来会发生的一切还是不够了解,才会被人蛊惑吧。”李正看着天花板,轻声说道:“在知道情绪风暴的存在之前,我也以为今生都要在矩阵里度过了,哪里想过只要解决了情绪风暴,我们还有返回家乡的可能?

        不……”

        他忽然有点落寞:“水蓝星是他们的家乡,而我……我是另一个宇宙来的游民,我的家乡不在这里。”

        “而且大部分玩家可能连情绪风暴的存在都不清楚,依然在为每天的探索发愁呢,有一家强大的军团做后盾,至少平时探索的安全保障就有了。”

        如果遇到太过强大的敌人,玩家自知打不过,也能在军团里求救,拖到别人来救援。

        而这种后盾保障,    需要他们听从军团高层的命令才能享受得到。

        李正也知道自己杀死的那数万人中大多数或许都是无辜玩家,没有参与到对起点的讨伐当中,但那又怎样呢?

        既然他们选择投靠那些军团,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李正也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如果某天,他遇到了无法对抗的强敌,被人杀死。

        他同样无怨无悔。

        从矩阵中醒来那一刻,他或许还没有这样的觉悟,但第一次遇到无极改造者,经历生死危机后,他就想通了。

        米瑞尔安慰他:“别想那么多,说不定未来某天咱们能找到回家的路呢?”

        “未来……”

        李正眼中闪过一丝茫然,他拥有本体穿越前的记忆,对回归地球有着浓烈的向往。

        可是本体穿越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不知多少个年头,未来如果能回归,地球不知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

        一时间,他有些茫然无措,生怕回去时发现地球已经没了……

        或是地球上的文明已经换代了,这些都是说不准的事儿。

        “等等!”李正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叫咱们?你也想跟着我一起回地球吗?”

        米瑞尔那对美眸中满是笑意:“对啊,我很想看看,能养育出你这么优秀的人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优……优秀?”李正有些羞愧:“我算什么优秀……跟我家乡那些伟大的人比起来,我简直不值一提。”

        “哦?”米瑞尔手指抵着下巴,一脸向往:“那我更想去看看了。”

        李正忍不住问道:“先抛开能不能回地球不谈,你就不想跟着女王一起回伱们深渊族的祖地看看吗?”

        “祖地啊……”米瑞尔沉思片刻:“说实话,不太想去耶,我从母上那里听说,深渊族的祖地其实环境很一般,到处都是火山和岩浆,连植物都是黑色的,想想都觉得丑死了。我还是更喜欢丰富多彩的世界,回不回祖地不重要。”

        “好吧。”李正想想,点了点头。

        传说中恶魔都居住在深渊里,不见天日,世界永远都是以暗色系为主,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好挂念的。

        而且深渊族没能进入矩阵的族人应该全都死完了,回去也不可能见到那些家人,回不回去也没什么意义。

        “对了。”想到关于恶魔的事情,李正说道:“其实在我们家乡,也有关于恶魔的传说,以前我以为那些不过是某些人做梦的幻想,现在仔细推敲,说不定那些人不知通过什么手段,接触过你们这一族,只是不能确定真实性,所以当做幻想传记之类的记录下来。”

        “诶?”米瑞尔抬头看他,兴奋道:“真的吗?那我们深渊恶魔族在你们传说中是什么样的?”

        “呃……”李正表情僵住:“这個嘛……有点尴尬,因为恶魔在我们那里的风评不太好,基本都是反派一样的角色。”

        “反派?”米瑞尔没有失望,反而更兴奋地追问:“是那种立志毁灭世界类型的反派吗?”

        李正歪着头仔细想想:“差不多,基本上都是那种红皮肤的丑恶魔,头上长角背后有一对蝙蝠一样的翅膀,张嘴能吐火,以人类小孩为食物。”

        “唔,这种形象有点类似于大恶魔。”米瑞尔手指抵着下巴回忆了一下:“大恶魔是深渊族里面出了名的坏脾气,一言不合就跟人动手打架的存在,确实不太受人待见。特别是大恶魔族里有一个叫做狂暴力魔的分支,就算没人招惹,他们也永远都在找架打。”

        “狂暴力魔……是这样子吗?”李正低吼一声,身体扭曲变化成一只丑陋的恶魔,全身肌肉高高隆起,充满了力量感。

        “哎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的!”米瑞尔捂嘴轻笑:“丑死了,魅魔族最不喜欢的就是大恶魔了,都是暴力狂。”

        说着,她忽然一呆,指着李正,小嘴微张:“你…你……哎呀,羞死了!”

        她捂着脸跑到蛋壳床那里,一头扎进被子里。

        “哈?”

        李正懵了,我只是变成了狂暴力魔,你那是什么反应?

        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裤腰那儿因为变身的缘故被撑开了,里面有个更丑的东西趴在那探头探脑,像是要出来透透气。

        “……”李正把那玩意儿拽出来,一脸懵圈:“这不是你们恶魔族特有尾巴吗?我记得你也有来着?”

        是的,李正手中抓着的,确实是变身狂暴力魔后长出来的尾巴。

        跟魅魔族那种尖端长成三角形的尾巴不同,狂暴力魔的尾巴更丑,光秃秃的,像一只大耗子的尾巴,上面稀稀疏疏长着几簇灰黑毛发。

        “诶?”米瑞尔把脑袋从被子下面掏出来:“是尾巴呀?”

        李正甩了甩手中尾巴:“对啊,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哈……哈哈……”米瑞尔尴尬笑了几声:“我也以为是尾巴呢。”

        李正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解除变身,尾巴缩了回去,消失不见:“在我们家乡,恶魔会引诱别人堕落,堕落者有几率获得变身恶魔的能力。

        我这个是当初从一头狂暴力魔的精血里吸收来的能力,现在想来,传说或许是真的,只不过恶魔给了那些堕落者精血,才让他们拥有同样的变身能力吧。”

        “唔……这个好像是原初大恶魔特有的能力,不过原初大恶魔跟其他种族的恶魔杂交后诞生的种族太多了,其中有些个体也拥有类似的能力,你遇见的那个狂暴力魔可能就是其中之一。”米瑞尔推测道。

        李正仔细想想,觉得不一定:“你之前应该见过凤山战斗时的状态,他的大部分能力都是深渊系变身,只不过每一种变身都是部分变化,比如他能把手臂变成猪魔的蹄子之类的。”

        “区域转化啊?”米瑞尔摇摇头:“那我没听说过哪个种族拥有这样的能力,应该不是正统深渊系能力,可能是矩阵里的特殊规则造成的。”

        “有可能,”李正认为这个说法比较靠谱,“还有一种可能,是终端刺激了那些深渊族的血液,导致出现不同程度的返祖,只是返祖不够彻底,或是因为血脉比较稀薄,无法做到整体变身,才演化成了凤山那种部分变身形式?”

        “这我就不太了解啦。”米瑞尔说道:“不过你这个说法好像更合理,也更有可能实现的样子。算了,不说这些我不懂的话题,你再跟我说说,你们家乡传说中恶魔还有哪些特点呗?”

        她似乎对这方面特别好奇,从蛋壳床上跳了下来,又跑到李正身边坐下,见他有些疲惫,伸手替他按了按头。

        这次李正没有阻止,因为米瑞尔按摩的力度刚刚好,稍显疲惫的精神确实缓解了一些。

        索性,他让米瑞尔坐在床头,自己把脑袋搭在米瑞尔腿上,这样一来按起来也方便。

        “除了我刚才说的那些,传说中恶魔最大的特点,是蛊惑人心。”李正舒服地闭上眼,一边享受米瑞尔的按摩,一边缓缓说道:“而恶魔蛊惑人心最多的手段,是利用所谓的实现愿望。”

        “实现别人愿望?”米瑞尔说道:“这不可能,我从没听说过哪个深渊恶魔族有这样的能力,一定都是骗人的!”

        “就是骗人啊。”李正好笑道:“其实人心底最大的欲望就那几种,要么想要拥有强大的力量,要么想要更多的财富或者是贪恋美色、权势,对于恶魔来说,满足这些愿望不是轻而易举吗?”

        “那倒是。”米瑞尔点点头,又问道:“说到现在全是关于大恶魔的传说,你们家乡就没有关于我们魅魔族的传闻吗?”

        李正睁眼,米瑞尔低头跟他隔峰相望,他尴尬的转移视线,避而不答:“可能有吧,但我没听说过。”

        他这个表情、动作,显然是在撒谎,米瑞尔哪里看不出来?

        她很聪明,没有追问,而是幽幽叹了口气:“如果我们真的像你所说的,有满足别人愿望的能力,我就许愿让你顺利回到家乡。”

        “哈哈,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通过许愿就能达成……”李正失笑摇头,忽然神色一动,想起什么,意念探入胶囊住所,从中取出几块不起眼的石头碎片。

        许愿石碎片!

        李正前些日子进入外城后,从宝箱中开出来的东西。

        一开始只有一个,后来两天运气爆棚,开了两个超神级宝箱,分别是菩提树种以及洗髓丹。

        再后来跟展舟舟一起赶路前往七号街区的途中,他又开了几个低等级宝箱,其中无一例外全是许愿石碎片。

        只是根据宝箱等阶不同,碎片数量也不尽相同。

        此时他已经累积了七块许愿石碎片,只是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这是什么?”米瑞尔看了一眼,好奇询问。

        李正没有告诉她,而是反问道:“你认为这世界上会不会存在某种真的能够实现所有愿望的东西?”

        “应该……没有。”米瑞尔想了想,补充道:“如果有的话,肯定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代价吗?

        李正看着手中许愿石碎片,怔怔出神。

        他记得一开始获得碎片时,老普曾给出过类似的警告信息,叫他千万不要想着使用许愿石平息情绪风暴,那会要了他的命。

        说明许愿石是可以做到平息情绪风暴的,只是需要他以自己的命作为代价,支付出去。

        那么……

        如果自己的愿望是回到地球,又会需要什么样的代价呢?

        不知为什么,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许愿石真的可以完成他这个愿望,只是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极为苛刻。

        李正在心里询问老普:“许愿石碎片需要多少才能合成完整的许愿石?”

        【不清楚。】

        他眼前浮现三个字,老普似乎在顾忌着什么,不敢给出准确答案。

        李正皱了皱眉,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够直接影响到普雷尔斯之眼,以他现在的实力,或许只有宝箱系统能做到。

        也就是说,宝箱系统限制了普雷尔斯之眼,不让它告诉自己许愿石相关的答案。

        李正不确定这种情况是因为宝箱系统也拥有“意识”还是某种类似“程序”的设定,但……

        宝箱系统,这个从终端穿越时就带着的金手指,背后一定还有连终端都没有发觉到的秘密!

        也许本体的穿越事件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李正心念一动,忽然感觉一阵莫名而来的恐慌,连他背后的黑发都发出轻微颤抖,不安地扭动起来。

        “你怎么了?”米瑞尔察觉到一丝异常,转头四顾查看,皱了皱眉:“为什么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窥视这里?”

        “错觉!不要多想!”李正强压下念头,让自己忘记刚才的一切,不敢深想。

        他总觉得自己深究下去,或许会发生某些不可预知的事情,而且绝对不比所谓的情绪风暴威胁性低!

        这是他第一次开始质疑宝箱系统的存在带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当他压下念头后,恐慌感瞬间消失,背后怨念集合体凝聚而成的黑发也安静下来,宛如刚才发生的一切真的都是错觉。

        “咦?”米瑞尔表情微微一动:“窥视感消失了?”

        “我都说了是错觉。”李正表情凝重道:“应该是今天太累了,一会儿早点休息。”

        “嗯,我明白了。”米瑞尔点点头,不再多说,安静地给李正按摩。

        李正很想问问老普,刚才到底怎么回事,但普雷尔斯之眼肯定不会说实话,问了也是白搭。

        系统背后的谜题跟矩阵不同,自己无法从普雷尔斯之眼这里获取到任何帮助,只有自己尝试去揭开。

        只是这一天的到来,可能很早,也可能很晚。

        李正不知道期间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他现在连往日期待的宝箱,都有点不敢开了。

        沉思许久,他把许愿石碎片收回胶囊住所,心中念道:“不管有什么阴谋,送上门的好处不要白不要,如果我是被利用的,这些宝箱里的东西就当是报酬了。”

        宝箱肯定要继续开,这是他可以快速提升实力的根本,如果只是因为刚才的事情,从此一个宝箱都不要,那就太傻了。

        给资本家打工每个月还发薪水呢,拒绝宝箱不就是拒绝工资吗?

        “对了,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米瑞尔按摩的动作忽然顿了顿,脸颊飞起两坨红晕。

        她想让李正帮忙解决魅魔成年后频繁出现的心潮,如果说一定要选择一个目标来帮自己,她觉得李正是个不错的人选。

        “既然不知道该不该说,那就别说了。”李正淡淡地说道:“一般以这种句式开头的,肯定没好事!”

        “……”米瑞尔愣了一会儿,按摩的力气加大了不少,大有一种想要把李正脑壳给捏碎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