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在线阅读 - 第441章 反击时刻!

第441章 反击时刻!

        “轰!!!!”

        丰饶之都。

        河堤外。

        一声毁天灭地的巨响,彻底粉碎了午后的寂静。

        纷飞的碎石和尘土如雨点洒下,让蹲在战壕中的猎鹰王国士兵下意识地埋低了脑袋,挡住了怀中的饭盒。

        “妈的——”

        “我的耳朵……草!”

        “那是什么声音?”

        “核弹吗……”

        这是最近流传在军中的传言。

        军团打算用核弹将丰饶之都从地图上抹去。

        难道……

        已经用上了?

        捂着刺痛的双耳,一名士兵挣扎从地上站起,找到钢盔戴上,将半个脑袋伸出了战壕,急切地朝着丰饶之都的方向望去。

        然而……

        那道令人绝望的河堤仍旧伫立。

        麻木的瞳孔中闪过一丝绝望。

        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转动着僵硬的脖子,想要转过身去。

        而就在他看向身后的一瞬间,那缩紧的瞳孔忽然涣散了光芒,藏在心灵窗口深处的绝望也在同一时间散在了整张脸上。

        烟。

        火。

        浮动的热浪。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燃烧。

        蠕动着黑烟连接了天空和地面,就像从冥河倾斜而下的洪流,无论是向上、向左、还是向右都望不到边。

        爆炸的中心是一座百米宽的深坑,宽阔的战场被直接抹去了一个角,掀起的土壤、碎石以及尸骸……掩埋了一条条弯弯曲曲的战壕。

        那里没有一声哀嚎。

        只有死一般的沉默。

        他记得那是第1万人队第7千人队的阵地,他甚至记得那些小伙子们是昨天刚刚与被打残的第2万人队第4千人队换防。

        他的喉结微微动了动,吞咽唾沫的声音是这个沉默世界中仅剩下的一丁点儿声响。

        这时,天空忽然下起了雨。

        雨点是红色的。

        他抬起颤抖的右手,食指摸了摸鼻尖,那灼热粘稠的触感,让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雨突然大了。

        从蒙蒙细雨变成了瓢泼挥洒,并且变得坚硬且急促,越来越多碎肉和骨渣从空中砸了下来,像冰雹一样在他的钢盔上砸出叮叮咣咣的声响。

        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他存在于这里的意义又是为何?

        恐惧终于摧毁了那士兵的心里防线,跪在战壕中的他用双手抱住了钢盔,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

        而远处是震耳欲聋的炮声,接连不断的枪声,还有那伴随着坦克履带滚过的声音一同向前的喊杀……

        数以万计人的怒火和仇恨,彻底将战壕中的残兵,从那个无声的世界拉回了现实——

        “杀啊——!”

        ……

        “砰——!”

        雷霆般的炮声犹如吹响的号角,震碎了周围的云霄,推着巡航在云层下的钢铁之心号轻轻摇晃。

        粗长的烟柱从400mm主炮升起,划出一道曲率完美的抛物线,随着俯冲向下的螺旋桨飞机一同攻向了地表。

        看着从地表升腾的火柱,站在钢铁之心号甲板栏杆旁的泉水指挥官,忍不住咂了咂舌头感慨。

        “……这当量怕是不比战术核弹小了。”

        而且环保无放射尘。

        就是这坑大了点,估计得费不少力气填。

        说起来,上次见这玩意儿开火还是在地上,现在换了个视角,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面对这艘“航空战列舰”的火力压制,猎鹰王国围攻丰饶之都的战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瓦解。

        地精兵团的航空编队沿着爆炸冲击波的边缘游弋,四十架w-2对地攻击机的机炮持续开火舔地,而这已经是空袭的第二轮。

        我最黑看向站在一旁的泉水。

        “咱啥时候上?”

        “还没到咱们上的时候。”

        “靠,都要结束了!”

        “飞艇才是这场战争的主角,冲锋陷阵就交给我们的盟友好了,我们的作用是在关键的时刻出现在关键的位置,比如在敌方的装甲部队突然赶到的时候携带反坦克武器增援等等……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没这个必要了。”泉水指挥官拿出望远镜眺望了一眼地面。

        敌方阵线瓦解的速度比预期要快。

        看来军团应该是放弃这个阵地了……

        远处的天空浮现了一串黑点。

        猎鹰王国的飞行中队试图挽救战局,三十架“鹰式”螺旋桨飞机从西北侧杀入了战场。

        然而从那一颗颗闪烁的红点,出现在钢铁之心号雷达屏幕上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它们的结局。

        “主人,敌方飞机已经进入射界范围!”

        通讯频道中,小柒充满了干劲。

        站在舰桥落地窗前的楚光,看着远处一片晴朗的天空,用没有波澜起伏的声音宣布了他们的死亡。

        “开火。”

        “收到!”

        俏皮的话音刚刚落下,漫天的火雨便在一瞬间将天空点亮,次第爆开的浓烟与火光形成了一道道不透风的墙,万里晴空瞬间多了一片乌云。

        在那压倒性的火力面前,任何规避机动在这一刻都是去了意义。

        如果不能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内突破整片空域,被无数弹片打成筛子便是唯一的结局。

        站在旁边不远处的菲诺德咽了口唾沫。

        这钢铁之心号属实让这家伙给玩明白了。

        他甚至有种错觉,这飞艇到了这恶魔的手上,战斗力直接往上抬升了一个数量级。

        在避难所服务器与避难所ai系统的协调之下,钢铁之心号的每一门防空炮的性能都被压榨到了极限,甚至在概率意义上覆盖到了那些做布朗运动的爆炸弹片,让火力网在效率不变的情况下体积拓宽了1.5倍!

        尤其是将甲板改成飞机跑道的脑洞。

        更是让他惊得下巴掉在了地上。

        钢铁之心号确实能带舰载机,但一般带着的都是垂直起降飞机。

        这种像扔纸飞机一样往外面扔螺旋桨飞机的玩法,属实有点儿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们就一点儿也不担心发生意外吗?

        “敌方空中单位已经全部歼灭!”

        通讯频道中传来小柒的报告。

        楚光微微点了下头,从远处的那片浓烟密布的天空收回了视线,重新看向了不远处的丰饶之都。

        只见那滚滚浓烟覆盖的战场上,由温特亲王率领的圣甲虫万人队正从河堤的西门杀出,在蜜獾王国复国军的协助下完全击溃了猎鹰王国第一万人队的防线。

        事实上,在他们杀出河堤之前,猎鹰王国的防线便已经濒临了崩溃的边缘。

        三十架w-2对地攻击机的轮番俯冲扫射和轰炸,让阵地上的固定火力点几乎瘫痪。

        而总共四发从天而降的400mm重型高爆弹与重型燃烧弹,更是直接压垮了猎鹰王国士兵的心理防线。

        放下武器、举起双手投降的士兵,远比被火炮当场炸死的人多的多。

        虽然负隅顽抗是大多数,但仍旧改变不了他们已经注定的败局。

        核弹没有部署在距离这里最近的机场,军团甚至没有批准他们投入更多的飞机。

        甚至早在昨天夜里,联盟的侦察机便发现,至少三支万人队和两支炮兵中队已经向西北方向撤离。

        而留下来断后的这些人,都是格里芬喂给联盟的弃子。

        在北边补给线无法维持的情况下,这是最现实的判断,而格里芬的选择更加果决。

        攻不下的要塞就直接放弃,局势不对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战略转移,对于看似不起眼的联盟丝毫没有掉以轻心。

        这个老狐狸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狡猾。

        考虑到小心为上,楚光并没有下令让飞艇深入敌后,追击撤退的敌军。

        联盟不会设计一款联盟对付不了的武器,他有理由相信,军团的手上同样握着能解决掉钢铁之心号的底牌。

        至少根据联盟首席研究员殷方的观点,操纵引力子的技术并非是无懈可击的,否则繁荣纪元也不会就这样潦草的落下帷幕。

        在必须放手一搏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压上所有筹码,但在有更稳妥的选择时,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钢铁之心号不会脱离前线深入敌后,楚光会亲自率领这艘旗舰,跟着战线稳扎稳打地向前推进。

        丰饶之都的反击战已经没有悬念。

        相比之下,他更担心南边的情况。

        如果他最初的战略判断是正确的,那么军团的核弹应该已经在向失落谷的机场部署了……

        盯着落地窗外的战场,瓦努斯思忖了片刻后,忽然开口说道。

        “太快了。”

        楚光看向了他。

        “快?”

        “嗯……”瓦努斯点了下头,若有所思地说道,“我甚至没看到一丁点儿有效的抵抗。”

        楚光淡淡笑了笑。

        “这不好吗?”

        “倒没有不好,只是让我觉得有些奇怪……”

        瓦努斯沉思了片刻,忽然开口道。

        “格里芬的坦克呢?从昨天开始我们一辆坦克都没看到,蜜獾王国的复国军几乎是毫无阻拦地冲进了河堤,如果我是他的话,绝不会让那两支部队成功会师。”

        脱离了步兵的坦克是没有柄的矛。

        当时的情况完全可以派出几支反坦克小组配合装甲部队拦截住蜜獾王国的复国军。

        甚至不需要将那些人全部歼灭。

        猎鹰王国只需要将他们拖住,拖在河堤下面,坦克只要一旦停下,再硬也是铁棺材。

        “就算这里是远离西海岸的落霞行省,就算他们在这儿的坦克加起来就那么多,这也太奇怪了……”

        停顿了几秒钟,看着陷入沉思的楚光,瓦努斯继续说起了自己的看法。

        “总不至于,所有的坦克都在530号营地吧?”

        ……

        4号绿洲以东,距离双头峰三百公里的沙漠,黄昏渐渐笼罩在这片大地上。

        一辆辆坦克在漫天飞舞的黄沙中若隐若现,只露出一根粗长的炮管和披着沙漠色伪装网的炮塔。

        车体的前方用沙袋做了加固,并且被砂子完全埋住。

        这些坦克主要以征服者五号轻型坦克,以及十号重型坦克为主。

        为了将战线拉的足够长,坦克与坦克之间的距离隔得很开,中间的大片空缺由趴着步兵的散兵坑填补。

        在战线的最北侧,更是停着一辆造型怪异的坦克。

        它没有炮塔,炮管埋进了楔形的车身,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它的履带,并非嵌入在车身内,而是像轮胎一样连接在车身外侧。

        穿着藏蓝色军装的军官在车顶露出了半个身子,手中握着一支望远镜,隆起的鼻梁一动不动地直指着东方。

        他的名字叫斯坦,是隶属于格里芬麾下的坦克车长,同时也是猎鹰王国直属第1装甲摩托千人队的指挥官。

        数日之前,格里芬将军亲自向他交代了这次行动。

        “……我们的计划并非万无一失,而如果他们看穿了我们的打算,派出机动化部队突袭我们的机场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同时那也是他们最后的希望。而你们要做的,就是将他们最后的那扇门给堵上!”

        虽然这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联盟已经看穿了他们计划”这一假设的前提上,并且这种可能性非常之小。

        但绝非没有。

        不过斯坦并不担心。

        五十辆征服者五号轻型坦克,四十辆征服者十号、十一号重型坦克,以及他身下的这辆“徘徊者”。

        再加上一千名摩托化步兵,和大量的反坦克反步兵装备,已经在十数公里宽的战线上张开了一道巨网。

        不管是一千人。

        还是一万人!

        都别想越过这道城墙!

        这时,通讯频道中传来侦察兵报告发现敌方车辆的声音。

        虽然这儿的风沙裹挟着铁锈,信号时断时续,但他仍然听清楚了那几个关键的词语。

        那侦察兵重复几遍之后,挂断了电话。

        斯坦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扶了扶挂在一侧的耳麦,用冷酷无情的声音下令道。

        “各部注意,敌方单位正在从正南方向,向g5区域前进。”

        “作战开始!”

        话音落下的瞬间,震耳欲聋的爆响忽然从远方传来,一条烟柱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

        斯坦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略微错愕的表情。

        那烟雾飘起的方向……

        似乎是他的阵地?

        在他已经提前埋伏、并且侦察兵完成提前索敌的情况下,竟然还被对面打了先手……

        怎么可能!

        耳机中传来嘈杂混乱的声音。

        “……这里是第7小队,‘猎手’、‘黑曜石’被击毁!我们遭遇敌方坦克集群攻击,需要增援!”

        “草——”

        一声震耳欲聋的炮响,打断了那个坦克车长的声音。炮手怒骂呼喝着,装填手奋力将炮弹塞入炮膛,从那叮叮咣咣的磕碰声和同轴机枪突突突地扫射声,不难感受到战况的焦灼与混乱。

        当听到“猎手”被击毁时,斯坦的眉头终于皱起了一丝凝重。

        ‘猎手’和‘黑曜石’分别是7小队3号、4号车组的代号——一辆征服者十号和十一号重坦!

        前者就不必多说了。

        后者可是有着将近1.5米厚的等效装甲!

        不但有间隙夹层和反穿甲衬片,还有沙袋作为掩体。

        这么一座“移动堡垒”,怎么也不至于被一发击穿吧?!

        无论7小队遭遇了什么,现在都不是犹豫的时候。

        斯坦来不及惊讶,更没有再废话一句,半个身子立刻缩回了“徘徊者”坦克车体内。

        随着一阵刺耳的电流音响起,灰黑色的坦克表面就像镀上了一层透明的薄膜,炮管下方的阴影处甚至结上了一层淡淡的霜!

        通讯完全中断。

        在静默状态之前,他将指挥权移交给了猎鹰王国直属第1装甲摩托千人队的队长。

        而以此为代价获得的则是近乎无敌的护甲!

        那些土著们绝对不会想到,军团手中还握着这张底牌!

        斯坦的嘴角翘起了一丝冷冽的弧度。

        双手握住了操纵火炮的控制握把,他冷静地打开了测距仪和光学变焦瞄准器的开关,同时看向坐在前方的驾驶员下令。

        “目标g5区域——”

        “前进!”

        狩猎——

        开始了!

        ……

        一望无际的沙海中,联盟的骷髅兵团与猎鹰王国的装甲千人队爆发了遭遇战。

        35辆二号坦克与500名装甲掷弹兵,对阵近百辆征服者坦克与近千名依托防御工事严阵以待的轻步兵。

        虽然感知系玩家的危机预感与富贵老兄的“热学视觉”,帮助骷髅兵团提前发现了这支伏兵,得以在遭遇战爆发之前紧急展开人员和装备,避免了被打个措手不及。

        但仍然改变不了双方数量上的差距。

        双方彼此都是各自阵营的精锐,各自都藏着彼此不了解的底牌。

        这注定将是一场苦战!

        这边铁与血的碰撞刚刚拉开帷幕,200公里之外的厮杀已经进入白热化。

        驻扎在佩特拉要塞的守军几乎倾巢而出,近2万余士气高昂的士兵集结在赛恩城主的麾下,跟随着信仰的指引杀向了失落谷。

        整个佩特拉要塞的交通工具全都被临时征召,无论是摩托、卡车还是牛车、马车,都被用于运输部队和物资以及牵引火炮,浩浩荡荡的尘埃就像滚动的沙暴。

        而麦克伦将军那边显然不是瞎子,很快察觉到了西边的动静,于是立刻派遣麾下部众,沿着7号公路的残骸摆开了阵型。

        双方在距离机场50公里的地区爆发了激烈的交火。

        由于双方彼此都没有为这场战争做好准备,这场交火很快变成了惨烈的混战。

        连绵十数公里的战线,到处都是枪声和炮声。

        双方只能凭借大致的方向,在逐渐落下的黄昏中勉强分辨敌我,然后朝着枪焰闪烁的方向开火。

        至于各部队的前进后退或者就地防守,则需要依靠传令兵偶尔送来的小纸条。

        夕阳将山谷的影子拉长,整片沙漠都被镀上了一层血色。

        就在战况进入白热化的时候,一支规模约千人的胸甲骑兵队,在塞恩城主的亲卫队长的带领下,沿着卓巴尔山脉绕到了失落谷的南边。

        军团和猎鹰王国的大部分部队都被牵制在了东侧和北侧。

        这里是防线的薄弱环节,只有少量的机枪阵地和哨塔伫立着。

        他们将作为一把匕首,从这头野兽最柔软的腹部刺入,然后再从它的背脊钻出,用马背上的炸药和手榴弹破坏停在营地北侧机场的飞机,或者至少破坏跑道……

        而跟随他们一同抵达的,还有驾驶着武装卡车的白熊骑士团一行人。

        “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好了。”

        亲卫队长勒了一下缰绳,策马走到了卡车的前面,看向卡车上的三人一熊继续说道。

        “我们会尽可能的破坏那两架飞机,至于阻止呼唤邪灵的仪式就交给你们了!”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芝麻糊认真点了点头。

        “交给我们好了……你们路上小心。”

        “我会的。”

        那亲卫队长咧嘴一笑,抬起右拳磕了一下钢板做的胸甲,随即便拽着缰绳调转了黑色的战马,抓起了挂在马背上的卡宾枪。

        没有豪言壮语。

        亦也没有响亮的口号。

        他只是踢了一脚马肚子,策马到了队伍的前面,身后的千余名骑兵们见状,纷纷默契地跟随在了他的身后。

        然后——

        开始了冲锋。

        声声马蹄如平地滚动的惊雷,在戈壁滩上掀起一望无际的尘土,义无反顾地朝着军团的驻地冲杀而去。

        “没想到24世纪还能看见骑兵冲锋……”

        肉肉的脸上写满了惊讶,目不转睛地望着北边的方向。

        “喔……”

        扶着机枪的尾巴同样望着北边,惊讶之余也不禁小声嘀咕了一句。

        “……希望你们能活着回来。”

        那些人给她的感觉就像活着的一样。

        “我们也该行动了。”

        斯斯看了一眼后视镜,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副驾驶。

        在得到一双双坚定眼神的回应之后,她重新发动了卡车,朝着失落谷的南侧前进。

        佩特拉骑兵的目标是失落谷南侧的防线和北侧的机场。

        他们能够捅穿这条防线的胜算只有5成,而这还是在最乐观的情况。

        至于她们,目标则是失落谷。

        斯斯也没想到,她们在通讯范围之外还能通过官网接到管理者的任务。

        不过任务的目的地,正好与她们此行的目标不谋而合,就在那“河堤”的遗迹之内。

        根据搜集到的种种线索,军团在那里找一样东西。

        无论那东西是什么,都绝对不能让他们找到。

        说起来也挺怪。

        官网上关于4号绿洲以及失落谷的消息,基本上是她一个人在更新,按理来说除了玩家之外,联盟的npc是不会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难道npc也能上网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游戏未免也太“真实”了……

        ……

        失落谷北侧,军团驻地,指挥所的营帐内。

        麦克伦将军正站在战略地图和一座电台前,指挥着前线兵力的部署和调遣。

        驼峰王国的士兵根本不是猎鹰王国的对手,双方无论是军事理论还是组织度都不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前者唯一的优势恐怕只有信仰虔诚这一条,而这种优势往往很难在正面战场上发挥作用。

        只有接近2万人手的佩特拉要塞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虽然一切仍在他的掌控之中,但双脚踏在地面上还是让他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可惜把飞艇抢回来还得要一点点时间。

        想到这儿,麦克伦的心中便不禁开始骂娘。

        直到现在他才回过一点味儿来,自己好像被那只臭鼬当枪使了。

        他明明是来这儿找那个泰坦的护盾核心的!

        只要偷偷的把那个核心弄走,然后改成武器对着钢铁之心来上一发,就能让那玩意儿从天上掉下来。

        结果格里芬那家伙突然甩了道命令给他,非要让他修什么机场。

        虽然能往联盟的头顶上扔核弹他是非常高兴的,但因此而变成前线那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现在好了。

        联盟已经看穿了那只臭鼬蹩脚的计划,并且通过某种方式说服了正在骑墙的驼峰王国。

        现在来的只是一两支万人队,对付起来没什么难度。

        可之后呢?

        既然看破了核打击的计划,联盟必然已经派出部队向这边挺进,扔在清泉市的核弹总不至于能把那些部队一起歼灭了。

        不止如此,目前出兵的还只是佩特拉要塞的守军,隔壁的4号绿洲可是驻扎着近10万常备!

        就算由军团训练的猎鹰王国部队再怎么精锐,也不是一当十的超人。

        到时候,他恐怕又得坐飞机逃跑……

        “到时间了。”指挥所内的飞行员再次看了一眼手表。

        其实距离计划中的时间还有一会儿,不过待在这里总让他心中有种强烈的不安。

        麦克伦挥了挥手道。

        “快去吧……快去快回。”

        飞行员点了点头,捡起了搁在桌上的头盔,朝着营帐外走去。

        护航僚机已经在他的命令下升空,确认附近空域安全之后,携带着核弹头的h-55“飓风”随后也会起飞。

        而就在那飞行员离开指挥所的同一时间,一名军官快步小跑了进来,在麦克伦将军的旁边行了个军礼,大声汇报道。

        “报告!我们的南边出现一支骑兵部队!”

        盯着桌上的战略地图,麦克伦冷静地下令道。

        “把营地中的5辆轮式侦察车调过去,还有通知维斯德,让他带着营地里的摩托百人队立刻赶往南侧阵地支援!务必阻止他们接近机场的跑道!”

        “是!”

        那军官行了个军礼,立刻小跑了出去。

        目送着那消失在门口的背影,麦克伦的心中稍稍放松了些许。

        这支部队他一直留着手上没派往前线,就是为了提防那些土著们偷袭。

        那些野蛮人们果然来了!

        骑兵?

        麦克伦冷笑了一声。

        他会让那些人知道,和军团作对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然而就在这时,营帐的外面忽然拉响了防空警报。

        麦克伦微微愣了下,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

        除了这里,附近哪还有别的机场?

        这时候,一名军官掀开营帐的门帘,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

        麦克伦从那张惊慌的脸上读出了情况的严峻。

        没等他开口询问,那军官便语速飞快地报告道。

        “有飞机正在向我们接近——”

        “是联盟的还是企业的?”麦克伦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急忙问道,“我们的飞机呢?起飞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问的那军官头皮发麻。

        看着那几乎要戳进自己眼睛里的鼻子,他紧张地晃了晃脑袋。

        “我……不知道。”

        -

        (感谢“沧澜宿命”的盟主打赏!!!一个月一卷的节奏,这卷差不多快写完了,我好像又给忘分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