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网游竞技 - 厉少太野娇软小妻狠狠拿捏在线阅读 - 第32章 老子能硬一夜,你要观摩不?

第32章 老子能硬一夜,你要观摩不?

        造娃老厉你口味这么重的吗?”厉燚听到老爷子说造娃时直接嗤笑。



        然后在老爷子还没来得及动怒前又道,“想看我和这女人造娃你直说啊,我倒是无所谓,反正灯一关都一个样,不过她,啧啧啧,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真是难为老子了。”



        厉燚这话伤害性不大,侮辱性却极强,听得老爷子不禁震怒拍桌子,斥声,“你小子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人家都说女孩脸皮薄,沈丫头自然也不例外,但厉燚这个臭小子呢,竟然当着人家的面说这种让人难堪的话,看来他是当真不怕自己日后榴莲跪到废。



        “再说两遍也这样,难不成她这胸还能说成d?行了吧老厉,装瞎也该有个度。”



        “你,你,你个混账东西。”厉老爷子简直被厉燚气到不行,“硬吧,你就嘴硬吧,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



        “老子能硬一夜,怎么样,你要观摩不?”



        “……”



        “臭小子,你就尽情的逞口舌之快吧,我倒要看看你能逞到什么时候,还有沈丫头,这小子一身野性难驯,你真不能再这么惯着他,不然我怕他要上天了。”



        沈颜汐:这这这,她已经尽量把存在感降到最低,怎么爷孙俩的战火还是烧到她这了,这让她怎么回。



        厉燚见老爷子话都气得要说不利索,勾唇邪痞笑道,“老厉,别太看得起她。”言外之意沈颜汐根本别想管束他。



        事实也是,就他这桀骜不驯的性子,呵,除了他心里那个小丫头,这世上谁也别想管束他。



        叮叮叮,突的,厉燚话落手机响起,拿出一看见是某豪门公子哥。



        他滑开,“帝尊?行,老子马上来,给我留个嫩的,还有腰细的。”说罢他起身往外走。



        后面老爷子动怒,“你个臭小子干什么,沈丫头还在这你就……”



        后话没说完厉燚已经身影消失在了客厅,气得老爷子猛揉太阳穴。



        造孽啊,就算这小子婚后一时半会难收心,但他当着人家沈丫头的面这般放肆是不是过分了。



        还给他留嫩的,腰细的?他疯了吗?



        沈颜汐在厉燚出去没一会也出了客厅,后面厉老爷子看着她落寞清瘦的背影直叹气,“那个混账小子,唉,他是在给自己刨坑啊。”



        旁边管家也跟着悠悠叹了口气,“可不是,我觉得少爷这是在玩火,不过老爷,现在怎么办,我觉得少奶奶好像拿捏不住少爷。”



        听到这个厉老爷子气叹得更凝重,“那小子生性桀骜,哪能这么容易拿捏,别说沈丫头,我跟他斗了这么多年不也拿他没办法,但我时日不多不能任他再这么胡闹了,要不然我真没脸见他奶奶,不行,看来还得想个办法让他上道。”



        沈家。



        乒乒乓乓的打砸声从昨晚沈仲良和骆雪漫回来持续到现在。



        偌大的房子更是笼罩在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叫和怒骂中。



        沈婧瑶拖着行李箱进来便看到客厅一片狼藉和凌乱,她瞳孔微缩,神情滞住。



        本是想着给爸妈一个惊喜的,可谁曾想……



        “沈仲良,你还是个人吗,你就是个畜生,这么多年我任劳任怨为你为这个家,可你呢,好啊,竟然背着我玩女人。”



        骆雪漫没注意到门口回来的沈婧瑶,扯着尖锐的嗓子骂咧道。



        一双愤恨红肿的眼睛因为哭了一夜关系更是像两个大桃子般,滑稽又可笑。



        沈仲良这会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宿醉的头痛让他整个脑袋昏沉的厉害,偏偏骆雪漫还在不停骂骂咧咧。



        骤的他戾气上身,张唇刚要怒斥骆雪漫,谁知头一抬就看到拉着行李箱的沈婧瑶,猛的他不可置信揉眼睛。



        还以为是自己喝多出现幻觉,毕竟这个时候沈婧瑶应该还在国外的。



        直到沈婧瑶脆声恬静的一句,“爸,妈。”,沈仲良才刹的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做梦。



        而骆雪漫听到沈婧瑶唤自己,狼狈跪在地上的身体当场石化,随后扭头看向门口气质清丽出尘的女儿呜呜呜痛哭了起来。



        “婧瑶,妈的好女儿,你终于回来了。”



        “妈,出什么事了?”沈婧瑶体贴扶起地上骆雪漫,随后又乖巧看向脸色难看的沈仲良,“爸,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和我妈怎么会吵架?还动手了?”



        在沈婧瑶的记忆里沈仲良和骆雪漫鲜少吵架,更别说动手。



        可这次显然事情不简单,因为他俩脸上都挂了彩,还都不轻。



        “你自己问问你妈。”沈仲良戾声说完直接转身上了楼,头本来就痛得厉害,他这会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好好睡一觉,顺便再回味回味昨晚那销魂入骨的滋味。



        也是现在他才知道为什么厉燚会经常流连帝尊了,别说,那里面的姑娘,啧啧啧,还真是和外头那些不一样。



        不仅长得绝美,还胸大腰细,最重要个个还嫩,那味道又岂是骆雪漫那个老女人能比的。



        “妈,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和我爸怎么闹这样了?”沈婧瑶在骆雪漫情绪缓和了些后,拧眉问道。



        骆雪漫眯眼,心中聚戾的恨意已经不能用言语形容,咬牙切齿,“还不是沈颜汐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我和你爸怎么会这样。”



        随后她慢慢将事情经过说出,而听完她话的沈婧瑶整个人怔住,眼里妒忌迅速涌出,“妈你说什么?两个亿彩礼?厉家真答应了?”



        天哪,她不在津城的这些日子沈颜汐到底发生了什么?本来她和厉家扯上关系就够让她震惊,毕竟以她的身份别说跟厉家扯上关系,就是其它次于厉家的名门她也不配。



        “是,就因为厉家答应了你爸,他才会把之前在她那骗到的四百万转回给她,可谁曾想那小贱人最后摆了我们一道。”



        骆雪漫想到这个就咬牙,她千算万算没算到沈颜汐竟然会拒绝厉家那两个亿彩礼。



        两个亿啊,那个小贱人一句话就把她的豪门阔太梦彻底粉碎干净了。



        不仅如此,沈仲良因为这事还背叛了她,这简直让她比吃了只死苍蝇还恶心。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