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网游竞技 - 总裁夫人说你不行阮星潋叶慎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8章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第8章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阮星潋在第二天就接到了阮家打来的电话。



        自从上次婚礼现场一闹,阮家人要和她断绝关系,阮星潋被当场轰了出去,本该就这么断了联系。



        可如今电话打来,还是自己的妈妈,还是那尖嗓门,一接通,就立刻吼着她,“阮星潋,你想死是不是!赶紧把那些贵重首饰还回来!”



        阮星潋听了都想笑。



        她的家,她的首饰,如今都成了许绵绵的。



        她说,“是不是许绵绵和你们打小报告了?”



        “我们阮家认了许绵绵这个干女儿,自然是要爱护她,你昨天发疯去她家闹事,把她家里砸了个稀巴烂,是什么意思?我们阮家不会对你善罢甘休的!”



        “谁能嫁去薛家谁就是阮家的女儿呗。”



        阮星潋笑意浅浅,说话声音却是相当嘲讽,她刚被阮家逐出家门,阮家后脚认了许绵绵进门,这不是羞辱是什么?



        面对阮星潋能如此游刃有余地回应,阮家人先是一愣,这阮星潋到底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



        还是说……她当真在外面找了个强有力的男人当靠山?不,不可能,圈子里阮星潋跟过街老鼠似的!



        “阮星潋,我告诉你,你那些狐媚子的招数,都是见不得人的小门小户行为,我们阮家如今与你割裂,以后你在外是死是活都跟阮家没关系,但以后许绵绵是我们阮家干女儿,你要再敢找她麻烦,就是找我们阮家麻烦,赶紧把金银首饰都还回来!”



        金银首饰也不少钱呢,往少了估价也有十来万,阮家这是想连本带利把对于阮星潋的投资都收回来。



        阮星潋拿着手机,说话语调都凉凉的,“那我要是不肯还呢?”



        “阮星潋!你要气死我是不是!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当妈的?”母亲见占不着便宜,抓着手机歇斯底里大喊,“我当初带你进阮家吃香喝辣享福,你现在害得阮家在圈子里遭人冷眼,真是丧门星!”



        “报警去吧,看警察抓不抓我。”



        阮星潋冷笑了一声,“不是要断绝关系吗,那以后等你老了没人给你端屎端尿,也别想起我来!”



        她妈妈被她呵得一惊!



        下一秒,阮星潋把电话挂了,顺便把自己母亲的手机号给拉进了黑名单。



        做完这一系列,她拿着手机,无端地笑了两下,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嘲笑阮家人无情无义,她心想,这是她的母亲啊,和她血脉相连的母亲啊。



        阮星潋看了手机好久,不知道该找谁说这些,正巧这个时候,一通电话打进来,她刚接起,对面响起一阵欢快的声音,和她妈妈的尖锐截然不同,“大小姐驾到,快来迎接!”



        听到这声音,阮星潋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本该凉了的血液忽然间回了点暖,她的说话声音也不自觉放温柔了些,甚至带着玩味,“这是谁呀?怎么突然找我来了?”



        “哎呦,我不就是在国外待了两年嘛,今儿回来了!”



        “哦,原来是尊贵的魏月歌小姐啊。”阮星潋说,“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你这酸不拉几的话,对薛暮廷都没说过吧,哈哈哈。”



        魏月歌的声音传来,带着些许嘈杂的电子音,就像是她一路打电话,一路走到了什么比较吵的酒吧门口似的,“我去薛家接你?刚落地呢,晚上一起喝一顿。”



        魏月歌是薛暮廷的好兄弟魏蘅的妹妹,是魏家的掌上明珠,也是阮星潋为数不多的真心朋友。



        阮星潋想起自己的身体情况,本来是不想去酒吧的,可是转念一想,反正都要死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在生命结束前彻底肆无忌惮地活一回吧。



        所以阮星潋晃了晃神,改变自己了半死不活的摆烂想法,“发我地址,一个小时以后见。”



        “什么意思?要本大小姐等你?”



        “要化妆啊。”阮星潋乐了,“这不得好好打扮见你?”



        “ok,我等你。”魏月歌巴掌大的脸上写满了兴奋,“化妆化骚点,晚上有帅哥。”



        “……”



        ******



        阮星潋走到酒吧门口,圈子里爱出来玩的二世祖们见到她都翻白眼,避之不及。



        但是有一个姑娘不一样,她光彩照人地走上前去,在大家震惊的眼神里,一把搂住了阮星潋的肩膀,先是咦了一下,“你瘦了!”



        然后又伸手捏了捏阮星潋的腰,“真瘦了!我就说跟渣男分手后能暴瘦变美吧。”



        阮星潋被好姐妹逗乐了,原来她也听说了自己和薛暮廷在订婚现场大闹一场的事情。



        边上人的表情都是嫌恶,唯有魏月歌不在意这些,她就是要光明正大顶着自己的身份和阮星潋站在一起,好让人知道,阮星潋也不是没人帮衬。



        “就是你穿得不够真诚。”魏月歌故意唉了一声,“明明我们俩这么久没见,你也不穿条黑丝出来取悦取悦我。”



        阮星潋没忍住,捏了一下她的鼻子,“你去国外学野了是不是?”



        “nooooo。”像是被说到了什么伤心事,魏月歌说,“我是挂科了回来的!你先别告诉我哥,不然我哥能骂死我。”



        “你哥估计现在也不会太乐意跟我说上几句话。”阮星潋倒是乐观起来了,“难怪你偷摸回国,都不提前跟我说。”



        魏月歌拉着阮星潋的手往里走,还不停地嘟囔着,“就是你手怎么这么冷啊,我摸摸,凉凉的,唉,你怎么回事,生病了?脖子也凉凉的,胳膊也是,大腿,哦,大腿白白的。”



        这小祖宗呀!



        阮星潋真是拿魏月歌没辙,“我确实最近人不太舒服。”



        “早说,我就不大半夜喊你出来喝酒了。”魏月歌先是这么一说,想到阮星潋也不是什么没常识的人,既然能出来应该问题不大。



        于是她话锋一转,“哦不过酒精杀菌消毒,晚上多喝点,消毒。”



        她一进去,保安便认出了这是魏家千金,哪怕边上跟着万人嫌的阮星潋,也一样得给魏家千金的面子。



        众人纷纷列队迎接,一路领着她进去了酒吧舞池最中央最贵的卡座,华丽硕大的吊灯下,果盘和酒水软饮早就已经被摆好,甚至特意用上了各种鲜花气球来装饰卡座。



        魏月歌一坐下,边上服务员便笑上前来替她核对今晚的消费,话刚说完,魏月歌就从包里抓出一叠现金给了服务员,服务员笑得开怀,连连点头感谢。



        声音嘈杂,魏月歌掏出了耳塞递给阮星潋,“帅哥在路上。”



        阮星潋无奈地笑,“我现在对帅哥不感兴趣。”



        “你放屁。”阮星潋戴着耳塞也能听见魏月歌的声音,和她那个搞笑的骂“放屁”的口型,“你不喜欢帅哥?薛暮廷还不够帅啊?薛暮廷要是男模,那张脸怎么也得上万出场费。”



        话说到这里,魏月歌点的男模也都跟着入座了,如此盛情难却,阮星潋只得先举起酒杯来跟他们碰了一杯,男模们长得都很好看,而且嘴甜,他们不在乎阮星潋的名声,只在乎有没有钱拿。



        谁给钱谁就是好姐姐。



        魏月歌这边被男模喂着酒,还要观察着阮星潋的表情,“跟薛暮廷彻底闹翻了,星星,你不难受吗。”



        难受啊,怎么会不难受呢。



        只是难受也没用。



        阮星潋自嘲地笑了笑,说道,“无所谓,就当解脱了。”



        “薛暮廷当真这么薄情,都不挽回你一下?”魏月歌性格直爽,看见自己好姐妹脸上的落寞,顿时开始心疼她,“他什么反应啊?”



        “他?他巴不得我死了吧。”



        阮星潋勾勾唇,“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个捆绑他婚姻的坏女人,如今我放手成全他和许绵绵了,也算临死前做了件好事。”



        最后半句话淹没在嘈杂的电子舞曲里,魏月歌也没听真切,“什么?什么前做好事?”



        阮星潋摇摇头,“算了啦,你今天出来玩,总不能老说这些,来,喝酒。”



        她现在想痛痛快快醉一场,最好直接醉死,醉死在梦里,或许要比清醒地活在现实里好受多了。



        烈酒入喉,苦涩刺痛。



        阮星潋连着喝了好几杯,感觉自己的喉咙和胃都像被酒精点燃了,所有器官在她身体里一震一震的,是在抗议吗,还是……在回光返照。



        此时,薛暮廷正搂着许绵绵走到酒吧门口,外面的酒保看见他们来,笑脸相迎,“唉!薛少,您几个来了?”



        薛暮廷身边还跟着几个他的好兄弟,一群人长手长脚地站在那里,一看便知都是富家子弟,各个气场冷漠桀骜,为首的薛暮廷看了一眼保安,“临时想出来玩就过来了,一直要的那张舞池卡还在吗?”



        酒保脸色一变,“这个,这个……今天舞池卡有些情况……”



        舞池卡向来都是给他们留着的,怎么今天没了?



        薛暮廷眉梢一挑,“什么意思?”



        他直接往里走,酒保拦都拦不住!



        就这样,薛暮廷径直走到了最里面,倒要看看今天是谁把他们一直留着的舞池卡给占了,结果好死不死地就看见了卡座上坐在中央的阮星潋,这仰头拿起酒杯将没有兑过的纯酒一饮而尽!



        灯红酒绿间,偶尔夹杂着一闪而过的白曝光,那一秒钟照出阮星潋的脸白得刺眼,冷白色皮肤衬得她和周围人仿佛不在一个图层。



        她抬头喝酒的时候,纤细的脖子瞧着高贵优雅极了。那一瞬间薛暮廷联想到了天鹅颈,他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阮星潋练过舞吗?



        哦,以前好像是练过的。



        边上一群男模呆呆地看着阮星潋喝酒,出了神。



        薛暮廷猛地反应过来,他咬牙切齿地走上前,就在阮星潋想要接着喝的时候,边上伸过来一只手,直接将她的酒杯夺走,就这么摔在了地上!



        酒杯摔碎的声音被电子音所淹没,并没有发出什么引人耳目的惨叫,倒是阮星潋愣住了,她脸上带着微醺的红,眼睛也湿漉漉的,直勾勾盯着薛暮廷看了好几秒,发出一声低呼,“薛暮廷?”



        不知为何,薛暮廷被她这么一看,这么一喊,感觉到浑身上下的血一下子热了,他无意识喉结上下动了动,上去一把掐着了阮星潋,“你不是刚从医院出来没多久吗,大半夜跑来这里喝酒?你找死啊!”



        身体还要不要了?孩子还要不要了?她怎么能这么嚯嚯自己!



        “找死?”



        她确实活不长了,不想活了。



        阮星潋喃喃着,“我等你就像在等死,不过不一样的是,死亡会来,你不会。”



        薛暮廷被她这话说得浑身一震,扭头去看她边上几个对她眼神饱含觊觎的男模,吓得男模纷纷散开站了起来。



        一二三四五,他妈的,点那么多男模,阮星潋你眼里还有没有老子!



        耳边嗡嗡作响,薛暮廷和阮星潋对视,他一字一句地说,“没有男人你会死是吗,阮星潋!”



        阮星潋挣扎了一下,像是喝醉了,甚至来不及问为什么薛暮廷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一个劲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我有没有男人,死不死,跟你都没关系!薛暮廷你放开我!”



        “我要是不放呢?!”



        “你凭什么不放,你是我的谁?”



        “我是你——”薛暮廷气得眼都瞪大了,“阮星潋你什么意思,被退婚了没人要了,就放飞自我了是吧,你以为这样会有人要接盘你吗!”



        魏月歌刚被吓傻了,这会儿反应过来了,立马上前分开二人,“薛哥,薛哥!是我做主喊她出来玩的,你别跟阮星潋较劲啊,你俩都,你俩都——”



        话没说下去,但是什么意思,薛暮廷听得明白。



        他就是因为听得明白,才不痛快。



        魏月歌意思是,都闹掰了,没联系了,他现在没资格管阮星潋了!



        薛暮廷攥了手指,抬头对着远处的酒吧门口大喊,“魏蘅,你过来看看你妹妹干的好事!”



        坏了!



        魏月歌一脸死到临头的样子,看着自己的兄长怒气冲冲大步朝这里走来,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男人,当哥的立马明白了怎么会是,倒抽一口凉气,“你……你点了几个?!”



        “六个……”魏月歌都不敢直视自己哥哥的脸,“六……六六大顺么不是……”



        “一个不够,你要六个?!”魏蘅气得端起卡座上的酒杯狠狠灌了一口才把火气压下去,“你疯了,魏月歌,瞒着我回国撒野,还要带上阮星潋?!”



        “我一个,她五个。”魏月歌缩着脖子,还好酒吧里向来吵闹,这里的动静别处也有,才没有引得大家来围观,“我想阮星潋这,这恢复单身了,我……我让她,爽爽呗……”



        爽爽呗。



        魏蘅心说你真是胆大包天,也不看看薛暮廷听见这话是什么脸色!



        果不其然,剩下一帮兄弟去看薛暮廷,男人脸色铁青,俊美的脸上写满了强忍着的愤怒。



        “魏蘅,你妹妹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薛暮廷说话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每个音节都硬得砸在地上一砸一个坑,魏蘅心里一惊,薛暮廷这动怒动得,不会他妈是……吃醋了吧?!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