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网游竞技 - 总裁夫人说你不行阮星潋叶慎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11章 以前爱你,现在算了。

第11章 以前爱你,现在算了。

        阮星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准确来说回的也不是自己的家,是叶慎的家。



        叶慎见她路都走不明白的样子,扶着她在玄关说,“去洗个澡吧。”



        阮星潋点点头,“叶医生,你真是个……大好人。”



        大好人?



        他不是好人,甚至可能不是人。



        叶慎眯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对阮星潋道,“二楼是浴室,你自己进去就好,边上的衣柜里有我的衣服,你不介意的话出来可以穿。”



        阮星潋意识模糊,但还是努力看了一眼周围,她说,“叶医生,你这么有钱,住……大,大庄园啊。”



        叶慎面不改色地说,“朋友借我住的。”



        “……也是因为你救过他,他的命?”



        “嗯。”



        “过,过命的交情啊,叶医生。”



        阮星潋磕磕绊绊往浴室走,叶慎在她身后盯了好一会,男人双手抱在胸前,似乎是在观察阮星潋醉酒的状态,从他对她身体的了解程度来说,这个女人是不擅长喝酒的,今天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次性灌了自己好多。



        莫非是……因为薛暮廷?



        意识到这个,叶慎挑了挑眉,轻轻啧了一声,见她进去了,叶慎便站在门外好一会,一直到听见客厅里传来什么动静,叶慎往外走,出去一看,就发现了阮星潋先前进屋的时候把手机放在了客厅玄关处。



        如今手机正响着呢。



        叶慎上前看了一眼号码,号码上还有备注。



        备注是狗娘养的薛暮廷的小号。



        “……”叶慎等到铃声响到最后一下,终于接了起来。



        对面薛暮廷的声音伴随着嘈杂的酒吧声响一并传来,“阮星潋,你他妈上哪去了?你一个女人喝多了自己能回去吗?还有,今天晚上你跟那么多男模坐一块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但你也要知道要点脸啊,传出去说我们薛家退了你,害得你自甘堕落,人家会怎么说我们薛家?”



        叶慎听着,没说话,只是在薛暮廷说完这个以后,低笑了一声。



        这一笑,让薛暮廷全身的神经都猛地绷紧了,他一颗心直接被提到了嗓子眼里,怎么会有男人的笑声?



        “阮星潋?你是谁!阮星潋呢!”



        叶慎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在最清冷好听的程度,说了一句,“我是男模。”



        四个字说出去以后,对面沉默了。



        沉默的那几秒钟里,薛暮廷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血液倒流,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打给阮星潋的电话,居然……是男人接的!



        “她在哪?”



        “她在洗澡。”



        这四个字说出来更暧昧了,叶慎火上浇油一把好手,还要多说一句,“一会让她给你回一个?”



        “……你敢碰她一下,你等死吧!”



        薛暮廷在沉默过后彻底爆发,也许是他自己也喝了酒,导致现在他说话都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愤怒裹挟了他的理智,英俊的男人近乎咆哮着大喊,某一瞬间终于融入了背景酒吧里喝多发疯的众人,变得和他们一样毫无理智,“听清楚我说的了吗,你敢碰阮星潋一下你等死吧!”



        他现在就派人去查这个手机的ip地址在哪,他容忍不了阮星潋被别的男人动一下!



        叶慎都还没说话,薛暮廷就把电话挂了,用指甲盖想想都知道堂堂薛少现在定是在找人查他们的位置,叶慎放下手机,笑着摇了摇头。



        薛暮廷,阮星潋可是你亲手推开的。



        至于等死?他最不怕的就是死。



        他将阮星潋的手机关机了,随后去敲了敲浴室的门,生怕阮星潋喝了酒,情绪放大了,不想活了,把自己洗死在里面。



        结果没动静,叶慎破门而入,就看见阮星潋真就把自己的头埋在浴缸里,整个人一动不动的。



        叶慎当场就气笑了。



        他走上前,轻松地拎起了阮星潋,提溜着她后脖,还帮忙甩了甩阮星潋脸上的水珠。



        水珠挂在她略带红晕的脸上,都快把妆都卸得差不多了,偏偏越发显得清透。



        阮星潋双目紧闭,呼吸也是微乎其微的,叶慎下意识掐了掐她人中,回过神来男人直接将她从浴缸边上抱起来,随后替她擦干了湿漉漉的手臂,最后将她抱回了床上。



        耳边响起薛暮廷方才那句带着怒意的话,叶慎勾唇笑了笑。



        ******



        阮星潋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第一句话是:我重生了,重生在——



        边上碰到了谁凉凉的皮肤,阮星潋倒抽一口气,一个坐起,看见自己身边躺着叶慎。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来确保自己的感观还在,紧跟着阮星潋狠狠拍了一下叶慎,叶慎睁眼,眼里似乎还有血丝,“怎么了?”



        “我没死?!”



        阮星潋说,“还是我真重生了?!”



        叶慎乐了,撑着从她身边坐起,问她,“喝多了还没过劲儿呢?”



        阮星潋说,“叶医生,我昨天喝多了,我以为……”



        叶慎揉揉眼睛,眼里血丝没了,他清了清嗓子,“昨天问你家在哪,但你醉得厉害,话都说不上来,我就贸然把你带回来了。”



        阮星潋点头,“那你怪贸然的,我一觉睡醒发现和你在一张床上。”



        叶慎呵呵冷笑两声,“你意思我该把你丢地上?这是我家,是我的床。”



        阮星潋立刻将被子拉到了自己身上,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也已经不是昨天那一套,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这衣服是谁给她换的。



        虽然她不是那种特别封建的女人,但是到底刚结束一段感情,这样对他们双方来说发展都太快了,不够负责,是她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叶医生,我俩没……发生什么吧?”



        叶慎怪好笑地看着她,“你是想呢,还是不想呢?”



        阮星潋毛骨悚然,“你应该不是那种人吧叶医生。”



        “确实。放心吧。”



        这个时候,叶慎看着她,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对人没有那种,性欲。”



        我没有性欲。



        怎么会有人把话说这么直白,并且这么……惊世骇俗?



        阮星潋说,“好了叶医生,你别说了,我想找个洞钻进去。”



        “找洞没事,别找死就行。”



        叶慎说话惯慵懒的,他轻描淡写地讲述了一下昨天阮星潋在浴室里寻死的行为,“酒喝多了就开始不想活了,你想淹死在我的浴室里,来帮别人把这块地带的房价打下来吗?”



        阮星潋缩着脖子,那她昨天肯定是喝得太多,才会这样冲动,如此一来对叶慎还多了些愧疚,感觉自己给别人惹麻烦了,“下次不会了。”



        见她像一只小白兔,叶慎挑了挑眉,“要我送你回去吗?你手机在外面客厅。”



        阮星潋立刻从床上跳下去,脚还有点软,但她依然大步往外走,“不能再麻烦你了叶医生,我,我自己能回去。”



        “别再这么随意地找死了,听到没?”叶慎的声音凉飕飕地传来,“找死也是徒劳。老老实实活这半年吧。”



        有他在,她不可能死。



        阮星潋听不懂他背后语气里的深意,只能点点头,此时此刻她心跳得厉害,去外面拿了手机,还以为是没电关机了,扭头回来找卧室里的叶慎。



        叶慎靠着床,见她去而折返,意味深长地勾唇,“嗯?”



        “叶医生,麻烦你帮我打个车哦,我手机好像没电,自动关机了。”



        是他把手机关机的。



        不过叶慎没说出来真相,反而道,“你麻烦我的事情也不差这一件了,去外面等着吧,我的司机会送你。”



        “你还有司机啊?”阮星潋的记忆里似乎浮现了什么,“是昨天地下车库那帮人吗?他们喊你什么呀?”



        好像是叶总。



        “朋友借给我的司机。”



        叶慎面不改色地说,“庄园里那辆车就是,你现在可以去了,司机在等你。”



        阮星潋懵懵懂懂地坐上了叶慎的劳斯莱斯,等到劳斯莱斯停在她租的房子楼下时,阮星潋看见有一个男人的身影直勾勾冲着车子奔过来!



        阮星潋一惊,看见薛暮廷那张俊美又写满了愤怒的脸在窗外,他狠狠地打了两下车窗,“阮星潋你他吗给我下车!”



        前面开车的司机看了一眼后面的阮星潋,女人赶紧说了一句抱歉,随后立刻拉开门下车。



        见到她出来,薛暮廷一把将她拽过来,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那辆逐渐开远的劳斯莱斯,又回头看阮星潋。



        她的脸好白,又白又……漂亮。



        是薛暮廷一点都不想承认的漂亮。



        男人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傍大款了?”



        阮星潋听见薛暮廷这话,心里就跟针扎一样,她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昨天去哪了?哪个男人带你走了?老子查不到你的ip地址,在你家楼下等了一晚上你知道吗!!”薛暮廷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咬牙切齿,天知道他这一晚上是怎么熬过来的,看着阮星潋从这辆陌生的莱斯劳斯车上坐下来,薛暮廷心都凉了半截了!



        “昨天的酒局是你们赶我走的,我如了你的意,你现在来追问我去哪了,真有意思。”阮星潋推了一下薛暮廷,“不舍得我走,当初赶我做什么?做给你的许绵绵看吗?”



        “谁不舍得了?!”薛暮廷听见这三个字,就像是被戳到了痛处一样,“我只不过是生怕你又在背后耍小花招——”



        小花招?



        阮星潋冷笑了一声,自顾自往家里走,结果背后薛暮廷跟着她爬了三层楼,一直到阮星潋拿钥匙打开了出租屋的门,薛暮廷也没离开,就这么站在门外,阮星潋回望他,“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是我想问你的。”



        薛暮廷硬是从门缝里挤了进去,把家门一关,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阮星潋,向来冷漠的眉眼里多了几分对阮星潋的隐忍与不解,“你自从跟我闹完以后性情大变,到底是……要干什么?阮星潋,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你经历了什么?你有什么秘密瞒着我?”



        “你想听什么?听我说是因为离开你,我接受不了,被刺激了才会变成这样吗?”



        阮星潋说的话不知为何令薛暮廷刺痛了一下。



        “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在我身上寻找优越感?这么多年,你听我不知廉耻地说了无数次我爱你,还没听够吗,薛暮廷!”这话说出来的时候,薛暮廷的瞳孔缩了缩。



        我爱你。这三个字,过去阮星潋常说,在他深夜回家对她冷漠以对的时候,她会小心翼翼地尝试表达这样飞蛾扑火的感情。



        她说了无数次。



        如今分手了,闹掰了,她不说了。好像也,不爱了。



        薛暮廷哑然,感觉一颗心如坠冰窟,冷得有些……作痛。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