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网游竞技 - 总裁夫人说你不行阮星潋叶慎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28章 吸薛暮廷,吸死得了。

第28章 吸薛暮廷,吸死得了。

        阮星潋将手里的纸灰抖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她只能恨恨地瞪了叶慎一眼,“你别强迫我。”



        “我就喜欢强迫你。”



        叶慎说话的语气里带着他惯有的轻佻,就仿佛天塌下来他也毫不在乎的样子,面对别人的苦难,叶慎向来是高高挂起,甚至还能把别人的苦难当做取悦自己的一出好戏,这样一个本质自私凉薄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样千方百计地救她?



        阮星潋对着叶慎也保持着警惕,自从知道他真实身份以后,叶医生三个字再也没从她嘴巴里喊出来过,如今面对的……只有魔鬼。



        叶慎是魔鬼吗?



        阮星潋问自己,给不出回答。



        她走到了叶慎的办公桌前,喃喃着,“所有的手续我已经都做好了——”



        话音未落,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莉莉丝穿着高跟鞋走进来,婀娜多姿光彩照人,她看见阮星潋站在里面的时候有些意外,凑上前去,女人像一只娇俏的小猫咪,轻轻在阮星潋的肩膀附近嗅了嗅,阮星潋朝后躲了躲,“做什么?”



        “哇哦。”



        莉莉丝眸光里闪烁着某些暧昧的色彩,“我闻出来这个味道了,变成女人了呢阮小姐……恭喜你啊……”



        阮星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这是什么话……”



        莉莉丝却表示不用遮掩,这样的行为在他们身上很常见,倒是叶慎这种憋了这么久还没下手的不常见了。



        “我就知道早晚有一天慎会对你下手……”莉莉丝伸手摸了摸阮星潋的脸,“毕竟你这么美丽,阮小姐……”



        说到后面,她跟着舔了舔唇,“如果哪天晚上你有空的话,也可以来找我……我也想试试……”



        话还没说完,空气中抽过来一道风刃,直接割开了莉莉丝的脸,女人叫了一声,回眸看见叶慎坐在椅子上,暗红色的瞳孔正在一跳一跳地发亮,他勾唇,“省点力气,别找死。”



        莉莉丝低头,“知道了,慎殿下……”



        “带着她去见见大家,对了,阮星潋刚成为我们的一份子,以后要过来生活在一起,她没什么行李,你下午带她去商场转转,钱的话。”



        叶慎凭空丢过去一张银行卡,“密码6个0。”



        给钱的男人真帅。



        阮星潋说,“刷多少都没事吗叶慎。”



        叶慎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你要刷多少?”



        “很多。”阮星潋说,“你把我变成怪物,作为代价,我刷爆你的卡,你应该没意见吧?”



        莉莉丝在一边都惊呆了,第一次看见还有人敢和慎殿下讨价还价……



        叶慎没说话,只是冷笑了一声,阮星潋当他默认了,接住他丢过来的银行卡,看了一眼,是张黑卡。



        “真不要脸。”阮星潋说,“不会死就已经够超标了,会异能也已经很恐怖了,现在居然还有钱……什么好处都让你占了。”



        上帝真不公平啊。



        阮星潋拿着卡出门,回头看了莉莉丝一眼,“莉莉丝,你能开车送我一下吗?”



        莉莉丝红唇微张,屁颠屁颠跑来了,“当然可以哦甜心,你要是想在车上跟我来一发的话我也……”



        阮星潋说,“我一点都不想!”



        “切,只跟慎殿下做,不跟我做是吧。”莉莉丝嘟着嘴巴妖艳万分地扭着腰往前走了,“都是女孩子亲热一下怎么了,我技术指不定比慎要好呢。”



        不知为何阮星潋听她说这个竟然会面红耳赤,过去她可是能大庭广众之下面不改色地说出薛暮廷阳痿硬不起来,根本不会有任何的羞耻感,可是现在……



        那日叶慎刺破自己身体的感觉从记忆深处浮上来,痛苦伴随着快乐如影随形,阮星潋咽了咽口水,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上面的伤口已经不见了。



        如今连伤口愈合的速度都变得这么快了吗……阮星潋垂眸,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心,现在的她,到底是谁呢?



        ******



        阮星潋让莉莉丝刷新了对“人类女性”的认知,她第一次见识到像阮星潋这样彻底释放自己欲望从来不需要矜持的女人,说刷爆叶慎的卡就是奔着刷爆去的,她当场跑去刷卡买下一辆法拉利,坐在上面还朝着莉莉丝抬了抬下巴,飒爽漂亮地说道,“怎么样?这车配我吧?”



        莉莉丝说,“这也得刷走慎殿下不少钱吧?”



        “你们还要遵循我们这个世界的规则吗?”



        阮星潋乐了,咧嘴笑说,“吸血鬼也怕穷啊?”



        莉莉丝说,“那怎么办,我们夜族只是不会死,但又不能凭空变出钱来!我身上这么漂亮的衣服,金灿灿的首饰,可不得都用钱买嘛!要不然我还是个在夜里茹毛饮血一丝不挂的怪物,多丑陋,我才不要那样呢!我要美丽地吸人血!”



        美丽地吸人血,听听这像话吗!



        阮星潋脑海里又浮现出叶慎咬着她脖子时的记忆,女人下意识逃避这些对话,赶紧转移话题招呼莉莉丝上来,“走,去下一站。”



        “去哪?”



        “最大的奢侈品商场。”阮星潋道,“跟你说件事儿,你们要非得吸人血的话,能不能吸我讨厌的人?我想他们死快点。”



        莉莉丝坐在她副驾驶座上,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你比我更像吸血鬼。”



        阮星潋说,“吸谁不是吸?下次介绍你和薛暮廷认识。”



        “帅吗?”



        “巨帅。”阮星潋说,“也巨渣。”



        “太好了,这种渣男就适合我这种干坏事的吸血鬼来制裁,恶人自有恶人磨。”莉莉丝说,“不会是你那个前夫吧?”



        阮星潋点点头。



        莉莉丝说,“那你不亲自了结他?现在的你对他们动手,简直是降维打击,为什么不亲自尝尝那个渣男的血有多香甜呢?”



        阮星潋沉默了几秒。



        说来也奇怪,她好像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照理说,变成莉莉丝口中的“夜族”以后,也应该会有些吸血冲动吧?电视剧和小说里也都是这么发展的,那为什么……



        比起血,她现在更想吃的是火锅。



        毛肚,虾滑,贡菜,腰花。



        “我对血没感觉。”阮星潋仔细想了想说道,“也许我还没完全变成你们。”



        “真的吗?你看见血没有冲动吗?”莉莉丝有些意外,“那种全身都亢奋的冲动。”



        “……有的。”



        “比如说?”



        “比如说冒鸭血,我好想吃,多加点辣子,喷香。”



        “……”



        *****



        阮星潋开着新买的法拉利载着莉莉丝来到奢侈品商场的地下停车库,里面的保安都是有眼力见的,一下子就迎着她俩过来了,阮星潋车钥匙一抛,跟富家大少似的纨绔不羁,“帮我停进去。”



        保安倒是高兴,还能顺手试驾豪车呢,拿着钥匙停车去了,倒是她们二人一走出,阮星潋便听见周围传来议论声。



        “那不会是阮家那个疯疯癫癫的私生女吧?”



        “好像还真是……之前看见有人朋友圈挂她来着。”



        “谁挂她啊?”



        “薛暮廷的女朋友许绵绵呗,我有个网红闺蜜认识许绵绵,说许绵绵在朋友圈曝光她是杀人犯,故意要害死薛暮廷,令他重伤住院……反正说了一大堆,讲得薛暮廷好惨,被前未婚妻泼脏水不说,如今还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真是不容易。”



        “那也太可怜了吧,原来薛少才是那个恋爱脑啊……好惨。”



        “是呀,你看这个疯女人,现在谁都不敢惹她,她不要命的,简直无赖一个。”



        阮星潋听了直想笑,许绵绵还真是颠倒黑白的一把好手,原来短短几日她在大家眼里的形象已经变成了这样罪不可恕的坏女人了。



        坏女人就坏女人吧,她不在乎这些。



        阮星潋身边的莉莉丝倒是有些忿忿不平,“他们懂个屁啊,怎么现在谁都要说你两句?”



        奢侈品商场里来来往往的人自然都是上流社会的,消费能力不低,多问几嘴指不定还能问出熟人来,世界啊,就是这么小。



        阮星潋扯扯嘴角,“估计是许绵绵给他们洗过脑了。”



        “许绵绵也是个臭货!”莉莉丝说话没有门把,一边走一边骂,“她的血送给我我都不尝,肯定是臭的!”



        阮星潋乐了,正巧听见身边传来按快门的声音,她有些疑惑,转头去找声音的来源,却没有找到事事在偷偷拍照。



        听觉敏锐了不少……阮星潋发现自己对周围变化更加敏感了,她下意识皱眉,“有人可能在偷拍我们。”



        “真的吗?”莉莉丝也开始警惕起来,“你说会不会是薛暮廷派人跟踪你,然后那些跟踪你的人就偷拍下你的行踪照片发给他……”



        话音未落,阮星潋身后传来一声叫喊,“阮星潋,真的是你!”



        莉莉丝和阮星潋一起回头,只见薛暮廷拄着拐杖,手上还缠着绷带呢,被许绵绵扶着一步一步走过来。



        莉莉丝吹了声口哨,“还真是个帅哥。”



        薛暮廷走到了阮星潋面前,瞧着伤还没好利索,怎么就偏偏出门了?



        不会是许绵绵故意的吧。



        薛暮廷看了一眼阮星潋身边的陌生女人,随后死死顶住阮星潋白皙的脸,声音里都带上了痛恨,“你喝农药没死……还玩消失……你要把大家也一起逼疯吗!”



        劈头盖脸的指责令阮星潋一时之间有些茫然,回过神来她后退一步,“你伤没好出来干嘛?”



        “暮廷哥哥说带我来逛逛……这段时间联系我少了,非要补偿我。”许绵绵说这些话给阮星潋听,是想宣誓主权,来表示薛暮廷有多宠爱自己,受了伤还想着带她出来玩。



        “我和暮廷哥哥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阮星潋,你是不是存心跟我们过不去?又是闹自杀又是喝农药,搞得大家鸡犬不宁人心惶惶,生怕你真的出点意外,而你倒好,自己在这里优哉游哉地逛商场,真是太不要脸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