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江清月毫不留情

        书鸣院



        白薇远远的看着屋子里的世子和老夫人,手指不停的相互绞着,神情紧张。



        一刻钟前,她刚刚把夫人交代的话说完,老夫人就来了。



        这会儿他们已经说了好一会子的话。



        如果她没猜错,老夫人定然是为了之前那件事来的。



        毕竟褚姨娘没了孩子,这可是大事。



        若真的怪在自己头上可怎么办。



        就在白薇担忧着的时候,李嬷嬷过来,将她喊到了一边……



        屋子里,薛非暮半躺在床上,听着老夫人把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表情变幻。



        在一开始老夫人说褚婉儿有身孕的时候,他惊喜得恨不得蹦起来,但后面……



        等老夫人说完,薛非暮顿了许久,才斟酌着用词问道:



        “祖母的意思是:这是清月故意要害婉儿?”



        “不错,那褚氏就是如此说的,说是江清月指使丫鬟推了她,这才落了她的胎,是江清月居心叵测,这样可不行,害了侯府的孩子可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必须让她补偿侯府……”



        老夫人说了一长段的话,薛非暮一半没听进去,脑中瞬间出现白薇刚刚说的话,一时没有言语。



        因为老夫人前头说的,跟白薇说的几乎一模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先入为主的缘故,他更相信白薇。



        也觉得江清月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



        不过此事事关重大,也必须要给他那个素未谋面的孩子一个交代,不能草草了之。



        “祖母,孙儿同你去一趟妙文院,再叫上清月,此事还是要当面对质清楚才好。若不然,一家人生了隔阂就不好了。”



        老夫人皱眉,平时只要一说起江清月,薛非暮就不耐烦,今儿怎么回事,连一家人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而且听起来,提起江清月的语气,似乎和从前不同。



        “这还有什么好问好说的?褚氏都如此讲了,难道褚氏会陷害她不成。



        “当时褚氏和她的丫鬟推推搡搡,你这院子里的下人可是都看到了。”



        “祖母的意思我明白,只不过清月毕竟是江家女,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咱们也要拿出让人心服口服的证据,要不然江家问起,咱们不好交代,没得交了恶。”



        老夫人明显不愿,只是薛非暮说的也有道理:



        “也罢,但是你现在伤着,还是好好养着别起床,我让人去把褚氏抬过来。”



        褚婉儿会不会着凉伤着身子,她不关心,但是薛非暮这里不能出半点差错。



        她倒也不怕一起对峙,之前去妙文院的时候,已经和褚婉儿对好了口供。



        反正只要褚婉儿一口咬死就是了,想必白薇也是个聪明人,绝对知道该站在哪一边。



        只要白薇指证,她怎么也要把江清月的罪名坐实了。



        薛非暮一听老夫人的话有些犹豫:



        “还是孙儿自己过去吧,婉儿刚刚失了孩子身子骨不好,这般挪来挪去的,怕是不好。”



        “不行,若怕吹着风,盖好被子,四周围上纱缦就是,但你这里可是伤了腿,一个不好骨头错位,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老夫人直接拒绝,实在是见不得薛非暮护着褚婉儿的模样,心中对褚婉儿更是不喜。



        见老夫人坚持,薛非暮也没再多说。



        “也好,这件事最好要快些说清楚,对大家都好。”



        大约两刻钟,褚婉儿和江清月前后脚到了书鸣院。



        江清月先到。



        在进门的时候,一眼看到里头站着的白薇。



        白薇也正好看过来,只是眼神闪躲。



        江清月只当什么都不知道,还对着她点了点头,以安慰示意。



        从她收到话,到看到屋子里的这一行人,心中便什么都明白了。



        她想的没有错。



        老夫人是无耻到家了。



        还好早早做了准备。白薇别无选择。



        此时的白薇,心中慌乱一片。



        刚刚李嬷嬷在外头和她说了许多话,明里暗里的明示暗示她,让她指控夫人,把一切错处推给夫人,她才能有一条活路。



        只是这些话她才和世子说过。



        若此时反水,世子该如何看她?



        而且若让她把刚刚那些话实话实说,说成是夫人交代的,那她更不能自圆其说。



        刚刚去梧桐院的路上,绿浣说了,若有人以此陷害夫人,夫人的罪名坐实了,她这个“刽子手”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老夫人给的条件很诱人,也保证一定能保住她,威逼利诱,只要她指证夫人。



        和夫人交代她说的话简直一模一样。



        她更不敢冒这个险。



        白薇脑子里乱糟糟的。



        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是对的。



        若是她之前没有告诉世子那些话,那现在她说不好会按照老夫人的说法,赌一把,为自己谋一条出路。



        但是之前她告诉了世子,这个时候反水对她百害而无一利。



        眼下她似乎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让夫人护着她。



        她脑中浮现出这些年和夫人的相处,还有夫人的为人,心中暗暗放心。



        按照她对夫人的了解,夫人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就像之前,知道褚姨娘落了胎,立马便传了她去告诉她应对之法。



        她觉得夫人一定会护自己,只是……对夫人护不护得住,实在是心存疑虑。



        只是她现在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便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想通了这些,白薇的心稍微定了定,又往夫人看过去。



        没想到夫人一直关注着她,对上她的视线,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点了点头,心中又安定了许多。



        就在这时候,门外褚婉儿被人抬着进来。



        一进门褚婉儿便半起身,对着薛非暮哭道:



        “世子,世子,婉儿终于见到你了,世子一定要为婉儿做主,为我们的孩子做主啊。”



        褚婉儿一边说一边哭,哭声好不心酸。



        婆子们将她放下来,撩开纱帘,露出她哭红的眼,看上去柔弱无助,颇为让人心疼。



        “莫哭了,仔细身子。今日让大家过来,就是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给大家一个交代。”



        老夫人看了褚婉儿一眼,褚婉儿会意,低下头,默默流泪。



        薛非暮把屋子里众人扫了一眼,目光在江清月脸上停留了好几瞬,脑中又出现昨日惊艳那一幕,有些愣神。



        察觉到江清月要发现,立马收回了视线,咳咳了两声,让褚婉儿和白薇各自说了当时的情况。



        二人各自说完,明显说法不一致,那定然就有人撒了谎。



        “世子一定要相信婉儿,世子知道婉儿,从来不说假话,更不会拿我们的孩子开玩笑,世子知道,婉儿多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



        薛非暮看向江清月:“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无稽之谈,我为什么要害她?”



        江清月面色平静,她这话问得巧妙,就是要让褚婉儿把理由都说完,后面这些话才能把把褚婉儿落坑埋了。



        褚婉儿立马道:“你自然要害我,因为你想先生下嫡子,而我有了身孕,你怕我生下长子,对你地位有所威胁。”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就是你,除了你不会再有人想着害我肚子里的孩儿。”



        褚婉儿厉声责问,仿佛江清月就是那个害死她孩子的罪魁祸首。



        江清月却没有顺着她的意思说,转而道:



        “既然褚姨娘口口声声说,是我害了你的孩子,可有证据?凡事都要讲证据,没有证据,只靠一张嘴,什么都能说。”



        “这还要什么证据?是你的丫鬟白薇亲口所说,受了你的指示才推我的,我能有什么证据。”



        老夫人说了,若白微认了,自然更好,若白薇不认,也没关系。白薇是江清月的丫鬟,自然江清月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说的话根本不可信。



        江清月依旧平静:“这么说的话,褚姨娘是非得冤枉我不可了。”



        “并非是我冤枉你,而是这就是事实。当时我跟白薇起了争执,白薇就是这样说的。”



        “这都是褚姨娘的一面之词。”



        “若不是她推我,难道是我自己故意失了孩子吗?”



        听到这句话,江清月微微勾唇。达到目的,没有要再争执下去的意思。



        “你是不是故意,我不知道,但是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



        事情推来拉去回到原点,薛非暮看向白薇:“你可有话说?”



        白薇低着头上前,跪地回答道:



        “回世子的话,奴婢根本没有碰到褚姨娘,也没有推褚姨娘,更不是少夫人指使奴婢去做了什么。



        “奴婢不知道为何褚姨娘要咬着奴婢和少夫人不放。”



        对于这个答案,老夫人很不满意,一个厉眼向白薇看过去。



        白薇哪怕没有抬头,也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头垂得更低,瑟瑟发抖。



        褚婉儿不看白薇,对着江清月争道:



        “你的丫鬟自然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褚姨娘这话实在好笑,明明从一开始就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到现在怎么还反咬一口。”



        老夫人见了这场景,眉头皱起,没有想到江清月居然这般镇定。



        褚婉儿话里几次三番挖的坑,她都没有往里跳,从前她倒是小看了江清月。



        “清月,不是祖母说你,若是做错了事情就得认。你说你没有做,可有什么证据?”



        江清月暗呲老夫人的无耻,也不再客气,语气微冷:



        “老夫人这话可不对。不让随意冤枉人的人拿出证明拿出证据,证明我做了什么。



        “而要我一个清清白白的人,去证明我没有做什么,钦天监三司查案也没有这样的。



        “老夫人这样说,府里知道的,是清楚老夫人想知道真相。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夫人故意要陷害孙媳妇。”



        “胡说,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



        “只是褚姨娘说得头头是道,也颇为在理,她自己不可能毁了自己的孩子,那定然就是有人恶意为之。”



        “老夫人这话说得极是,但即使是如此,又怎么能说明这件事跟我有关系呢?若是其他人做了什么呢?老夫人如此冤枉质问我,是不是不应该?



        “且不说若我真有心害人,偷偷摸摸的办法多得是,怎么会众目睽睽给人留下把柄,还让自己的贴身丫鬟去。



        “而且褚姨娘说的这些理由,都是建立在她知道自己有了身孕的基础上,若褚姨娘一开始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了身孕,那褚姨娘的说辞,可就半点都不成立了。



        “褚姨娘刚刚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会害自己的孩子,那说明褚姨娘是知道自己有孕的,那请问褚姨娘,是何时知道自己有孕的呢?”



        褚婉儿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这么问,眼神闪躲,飞快的想了想,回答:



        “也就这两日,之所以一直没有说,就是想要给世子一个惊喜。”



        “哦,这两日,这两日是哪一日?是昨日还是今日,还是前几日?是哪个大夫看的诊?”



        “是前几日,我在回京的路上看的诊,想着回京之后再和世子说。”



        这几日她回了京,根本就没有传大夫,若说是这两日,那立马就得露馅儿。



        二是在回京路上看的大夫,那就无处查证了。



        若真的问人,只说随意找了个大夫,问她也不认识。



        “哦,原来是在回京路上就知道了。既如此,姨娘早就知道自己有了身孕,昨日还淋了半日的雨。又是何意?可是半点都不在意自己腹中的孩儿?



        “若说昨日病了不清醒,那今日一醒来便应该传大夫看看身子,看看孩子安好。但是褚姨娘并没有,而是来了书鸣院和白薇置气,说明在褚姨娘心中,半点都没有把这个孩子当回事。”



        “你胡说,我没有,我只是并不确定,之前给我看的只是一个游医,我不是太相信他说的话,也就没有往心里去。”



        褚婉儿急急解释,不知道自己已经顺着江清月挖的坑把自己埋了进去。



        说得越多,露馅越快。



        更不知道,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



        老夫人只是临时想了这么一遭,想利用孩子拿捏江清月,根本没有想好前后。



        若是一般的人,遇到这种事,被这么冤枉,肯定先慌了阵脚。



        但江清月却无比冷静,把处处漏洞,都点明说了出来。



        毫不留情。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只要寻得机会,就该狠狠一脚踩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