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门找骂

        江清月好好的休养了两日,没有人来打扰,只大夫每日来看脉。



        紫苏跟着医女学做药膳,日日做给江清月吃。



        这一日,江清月得空,把绿浣紫苏,还有大武小武都叫了来。



        “这段时间发生在我身边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我也就不过多赘述,今日主要是想跟大家说说以后的打算。



        “我可能以后不会留在京城,具体去哪里现在也没有想好,你们若想跟着我便可以一起去,若不想跟着,现在就可以离开,在工钱上我不会亏待大家。



        “现在一时半会还不会走,在这段时间内,大家可以好好想想,倒也不必这么快做决定,这段时间,你们愿意待在这里便呆着,若不愿随时可以离开。”



        江清月话落,绿浣扑通一声跪下来,眼中已经含了泪水:



        “奴婢就跟着小姐,小姐去哪,奴婢便在哪,奴婢哪里也不去。”



        江清月心头温热,将她扶起:



        “我知道了,你起来吧,你想跟在我身边便跟在我身边,若有一日你有其它的想法,跟我说就是,我自会放你离开。”



        “我不要,我就跟着小姐。”绿浣撇嘴,眼泪又落了下来。



        江清月笑着拍拍她的胳膊,安慰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现在便先如此,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好,等有那一日咱们再商量。”



        紫苏也对着江清月跪了下来:“我也跟着小姐,小姐去哪我便去哪。”



        “我们也是,我们也想跟着小姐。”大武小武也适时开口。



        江清月看着他们,脸上露出笑颜,打趣道:



        “你们几个可是说好的?”



        “也不是说好的,反正奴婢是真的这样想。”



        “我们也是。”



        小武挠了挠头,对着江清月道:



        “小姐,我们兄弟俩不会说话,我们就想跟着小姐。”



        江清月看向他们:“也罢,你们愿意留下来便留下来,等以后你们要是想走,跟我说就是,但有一点,我这个人不喜欢吃里扒外的人。”



        “小姐,我们不会。”几人异口同声。



        江清月趁着这会给他们几人重新安排了事。



        宅子不大,她住这里,带几个人绰绰有余。



        “园子的事物大小,全部都由绿浣负责,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你们都问绿浣,绿浣拿不定主意再来问我。”



        “大武小武负责我的出行和安全,只要没有我的同意,不管是谁来都拦在院子外,若对方硬闯,直接动手就是,有什么事我全权担着。”



        “是。”



        大武小武齐应声,一旁的紫苏有些着急:“小姐那我呢?”



        江清月望着她笑了笑:



        “咱们这现在有厨娘也有粗使丫鬟,你便管好她们吧。



        “尤其是厨房,就交给你了,你做的东西很好吃。



        “我身边有绿浣已经足够。我现在不是什么大家小姐,也不是什么夫人,不用讲什么排场。”



        “好,奴婢遵命。”



        紫苏欢欢喜喜的领了职,几人各自去忙自己手边的事。



        江清月又交代了绿浣,去买几个老实大力的粗使婆子。



        她坐在院子里,看着大家忙碌着,心中涌起一股满足的喜悦。



        次日。



        江清月一起来,便看到屋子里堆满了礼物。



        “这些是什么?”



        绿浣撇撇嘴,没好气道:



        “将军府送来的。”



        绿浣不待见东陵厌,连东陵将军都懒得说。



        “他送这些东西来做什么?”



        “说是对不住小姐,要跟小姐赔罪。今日倒是有几分眼力见,没有直愣愣的闯进来,若放在以前,哪里有这样的规矩,多亏了丞相大人能治得了他,要不然不知道猖狂成什么样子。”



        自从知道江清月喝了药,绿浣对东陵厌的印象,便不好了,对于他说的话做的事都颇有微词。



        “小姐,这些东西?”



        江清月走上前,打开盖子,一阵珠光宝气。



        里头金银首饰,珠钗绸缎,珍贵药材应有尽有,看得出来很有诚意。



        绿浣还是愤愤不平:“他以为送些东西来,便能补偿他的罪过,呸,小姐受了那么大的罪,才不是他随便做点什么便能补偿得了的。”



        江清月盖上箱子,在梳妆台前坐下:



        “不用在意,以后无论他送什么东西来,一律收着就是。”



        她没有再把他放在心里,便也没有跟他赌气的意思。他不给也随意,他给她便拿着,不跟他较劲,便是放过自己。



        她不想跟自己过不去。



        “是。”



        “东陵将军现在还在外头等着,小姐可要见见?”



        “不见。”



        “是。”



        江清月洗漱完,用了早膳。



        自从在刑场上捡回一条命,她似乎格外珍惜活着的每一天,就连平日里不起眼的小粥馒头,都觉得很是美味。



        一样一样的尝过,竟发现每一样都很好吃,从前没有在意,倒忽略了,人间烟火便藏在这些柴米油盐和阳光雨露里。



        用完饭,江清月坐在院子里,拿了一本小话本看,以前她从不看这些闲书,现在觉得很有意思。



        四月末,正是春日正盛的时候,阳光温暖,微风不燥。



        她坐在院子里的花树下,茶香袅袅,看到书中精彩的情节,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午膳时,紫苏做了酸菜鱼,江清月吃得津津有味,比平时多吃了小半碗饭,看着紫苏心中喜滋滋。



        心中琢磨着,下回再做点什么好吃的,让小姐吃得开心。



        用完午膳,别院来了不速之客。



        当江清月从绿浣口中听到江佩兰来的时候,略微有些诧异。



        “带她进来吧。”她连请字都没有说,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绿浣应了一声是。



        随后不多久,便带着江佩兰从外头进来。



        江清月甚至都没有进屋,而是坐在了院子里的小桌旁。



        见着江佩兰来,也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



        “丞相夫人来了,请坐。”



        江佩兰看她这漫不经心的态度,一下便心中窜起一簇火:



        “江清月,这是什么态度?你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



        江清月直接呛回去:“你算哪门子客人,我请你来做客了?还是你递了帖子来。”



        “我是别人吗?我可是你的嫡姐,真是和离了之后便一点礼数都不懂了吗?”



        “我现在也不是江家的人,跟你便再无瓜葛,你若是想在我这里寻找当姐姐的优越,我劝你还是省省心。



        “至于我有没有礼数,完全取决于来的人什么样子,若对方礼仪周全,那我自然以礼相待,但若对方大呼小叫,我自然也是鄙夷看不上的。



        “这跟我和不和离也没有关系,我哪怕不和离,对你也是这番态度,你若是看不惯大可以不来,我倒是不知道,你居然有上门找骂的爱好。”



        “你……”江佩兰想不到江清月居然会如此说她,顿时一张脸涨得通红:



        “你居然敢这样同我说话……”



        “为什么不敢?从小到大,你仗着嫡姐的身份没少欺负我,不就是觉得你为嫡我为庶,我需要仰仗着你们的鼻息过日子,但现在我跟你们一毫一厘的瓜葛都没有,你凭什么觉得还能对我肆意妄为?”



        “什么叫一毫一厘的关系都没有,你吃江府的住江府的,江府把你养这么大,可不是让你在我面前来耀武扬威的。”



        “江府可以不养,我又没叫他养。至于在你面前耀武扬威,你真是贼喊抓贼,不过,我就是耀武扬威了你又能把我怎么着?”



        江佩兰怒不可遏:“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狼心狗肺的话。”



        “我怎么狼心狗肺了?江府养我难道我没有回报给江府吗?我替你出嫁,做了三年的侯府世子夫人,如今赔了半条命才得自由身,我对江府已经仁至义尽,并没有半点亏欠



        “倒是你,才是真正的狼心狗肺,从小到大,江府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又为侯府做了什么。”



        “我是嫡女,母亲疼爱我是应当,我成了丞相夫人,父亲脸上也有光。若不是我,依你的身份哪里做得了侯府主母,你该感恩戴德才是。”



        “那么好你怎么不去。是啊,你们是一家人,我是外人,又凭什么要求我牺牲我自己,为你们谋求利益。你们背地里自私自利也就罢了。这会子到我这里来闹,觉得我不能为你们所用而恼羞成怒,可当真是无耻得脸皮也不要了。”



        “你,你……”



        江佩兰指着江清月,有一种一脚踢到铁板的感觉。



        她怎么不知道江清月还有这般牙尖嘴利的一面。



        “你在我面前嚣张,就不怕有一日要求到我门上。”



        “呵,求你什么?求你吃求你穿,还是求你丞相夫人的身份?我倒是觉得,你如今在我面前这么嚣张,就不怕有一日求到我门上?”



        “绝对不可能?”江佩兰瞪大眼睛,仿佛被人踩着尾巴一般,厉声道:



        “你痴心妄想,我是江家嫡女,丞相夫人,谁不高看我一眼,给我三分面子,我需要求你?做梦。”



        “你说得没错,不过你自小在京城长大,也该知道,京城高官府邸瞬息万变,今日为人上人,说不好明日便成阶下囚,你又怎么不知道江家没有落魄的那一日。”



        “江清月你真是好狠的心,明明是江家的女儿,却要咒江家没有好下场。”



        “怎么是我咒的呢?若江府立身清正,别人说什么又有什么关系。你倒是惯会往我身上泼脏水。罢了,我也不跟你计较,说吧,今日来找我有何事?”



        江清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便将江佩兰拿捏得明明白白。



        江佩兰原本已经攒着一口气,要跟江清月好好争辩一番,却没想到,她直接换了话题,一时有一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她明明就是来看江清月的笑话的,怎么才刚刚开始,却像她被江清月狠狠拿捏了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江清月气着了,她感觉心里堵得慌,上前几步自己在凳子上坐下来,阴阳怪气的开口:



        “听说你和离了,又在鬼门圈走了一遭,我作为姐姐,自然该来关心关心你。”



        江清月笑了笑,毫不留情的拆穿她的心思:



        “哦,原来是想来看笑话,那你要失望了。你看我这院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环境清幽,还有下人尽心尽力的伺候着。



        “皇上觉得冤枉了我,想要补偿,宫中赏赐了一大堆的东西。东陵将军觉得判错了案,冤枉了我,刚刚还赠送了一堆金银珠宝珍贵药材。



        “就是丞相大人,也一直懊恼没有再回早一点,为我洗清冤屈,已经来了好几回了,若不是怕你误会,我都想留他用个饭。



        “不过今日你来过之后,我倒觉得无所谓了,你要是误会就误会吧,反正我什么都不做,你也要误会,那还不如随心所欲,想到什么做什么。



        “所以下回,你若听说丞相大人在我这用了饭,可千万别生气,若是气着身子,我可不负责。”



        “你你,你……”



        江佩兰指着江清月,感觉自己要被气出内伤。



        她究竟是为什么,要在今日过来看江清月,就实在是不该来。



        她看向江清月,趾高气昂:



        “夫君他心系朝廷心系百姓,大理寺险些做了错事,他自然要处理善后的,你不过是他处理的一个小喽啰,有什么好神气的。”



        “噢,原来如此,昨儿丞相大人来的时候,还说府中有一株千年灵芝要拿过来为我补身体,我还婉拒了,既然是为朝廷补偿,那下回他来的时候,我得让他拿过来,我这身子,现在确实有些羸弱,得该补补。”



        “江清月你不要脸。”



        江佩兰忍无可忍,指着江清月大骂。



        江清月往椅子上一靠,微微一笑:



        “明明是替朝堂给的补偿,怎么变成我不要脸呢?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可不能随意冤枉人。



        “你是在骂我,还是在骂皇上?



        “若骂我,那我下回见着皇上,便说让他不要再送了,你有意见。



        “若骂皇上,下回我见着皇上,也跟皇上说一声,就说他老人家送了点东西给我,你眼红了,骂他给得太多。”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