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丞相大人的孩子

        我……我没有。”



        曹氏被戳穿,有些心虚,虽然很快调整好心态,但是她面对的是一国丞相,那一闪而过的异样很轻易便被捕捉到。



        “臣妇只是担忧自己的女儿。”



        曹氏清楚的知道,她可以是一个不论是非的母亲,但是绝对不是女儿做错事的知情者。



        季昀之恍若未闻,叹气:



        “江大小姐怀孕了。”



        这话一落,空气在一瞬间禁止。



        原本是个好消息,但是在有私奔两个字说出口的前提下,这件事就不能仔细推敲了。



        曹氏再一次贡献了精湛的演技:



        “什么?兰儿有孕了。



        “老天爷保佑,这可是大好事。太好了太好了,你们成婚三年,兰儿终于有了好消息。”



        曹氏话里话外都在把这个孩子往季昀之头上按。



        江朔却是眉头皱起,一言不发。



        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



        而是在皇帝面前都颇有分量,在朝堂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可以常理推敲。



        他和曹氏二十栽夫妻,到这会,已经察觉到了曹氏的异样。



        之所以没有阻止,是因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曹氏就是他面对丞相的探路石。



        从丞相的表现来看:他说的应该十有八九是真的。



        现在,他要看的是丞相真正的用意,以及对这件事的态度。



        他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对。



        无论江佩兰有没有做错事,他要做的,一是不能因为江佩兰和丞相翻脸。



        二是最大限度的护住江府的名声,还有保住自己的官位。



        不至于丞相因为这件事而和他生了龃龉。



        要独善其身。



        而且面上还不能太谄媚,要体面的解决了这件事情。



        季昀之不说话,任由曹氏表演。



        脸上带着淡淡的不悦神情。



        曹氏半点都不敢掉以轻心,努力扮演着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慈母形象。



        她经营后宅那么多年,对于睁着眼睛说瞎话这种事,得心应手。



        径直对着季昀之跪下:



        “丞相大人,臣妇人微言轻,也不知道说什么丞相大人才能消气。



        “丞相大人一定是误会兰儿了,兰儿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丞相大人的事。还请丞相大人告知,兰儿她在哪里?让臣妇见见她。



        “夫妻二人没有不闹矛盾的,说开了也就好了,千万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坏了夫妻情分,那就太不值当了。”



        “江夫人维护自己的女儿,本相也可以理解,但是现在,江夫人却贼喊抓贼倒打一耙,可不合适。”



        季昀之没有叫她起来,任由她跪着,不知道为什么,江清月看着这一幕,有点解气。



        原来在江府高高在上的主母,也有这样的时候。



        还被她看了个全程。



        等曹氏后来回过味来,想到自己在曾经最看不起的人面前丢脸,不知道会不会羞愧得撞墙。



        她似乎有些明白季昀之请她来的目的了。



        他似乎……在替她出气。



        江清月往季昀之看了一眼,飞快垂下眼眸。



        耳边响起季昀之的声音:



        “江夫人说了那么多,想要本相承认将江大小姐藏了起来,就是不相信江大小姐同人私奔了。”



        曹氏低头:“自是不信的。”



        季昀之叹息,让人看不懂他的心绪,一句话说得有些慢:“江大小姐有了一个月左右的身孕?”



        “啊……”曹氏愣了一下,随即满眼不可置信的摇头:



        “不不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季昀之:“本来这件事本相并不愿说,为了江大人的名声,也想给江府留些脸面。



        “但现在,江夫人不讲道理,不依不饶,还反咬一口,那本相只得直说了,若不然本相得背上莫须有的罪名。”



        他说完便看向江朔。



        江朔看了曹氏一眼,随即回答:



        “丞相大人自然不会性口雌黄,内子担心兰儿,言语无状,还请丞相大人见晾。



        “不过,此事事关重大,丞相大人如此说,可是有证据。说实话,下官是不信兰儿会做出这种事,但是,如果兰儿真的做了错事,那么江府,一定会给丞相府一个交代。”



        季昀之点点头:



        “江大人还是讲道理的。”



        一句不轻不重的话,丞相却特意点了出来,又让曹氏心中沉了一下。



        江大人讲道理,江夫人却不讲道理。还好她解释担忧女儿也说得过去。



        只要季昀之没有证据,那么她最多只会被江朔说几句。



        无关痛痒。



        只是,当她看到接下来进屋的人,傻眼了。



        季昀之让管家把外头候着的人请了来。



        江朔一看就认了出来,这是江府的大夫。



        他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看向曹氏的目光带着怒火,凌厉非常。



        季昀之仿佛没看到,问道:



        “刘大夫,上次江大小姐回门,身体不适,可是你诊治的。”



        那大夫哆哆嗦嗦的磕头:“回丞相大人的话,是草民。”



        “说说,是什么症状?”



        “江大小姐是因为害喜。”



        “有孕多久?”



        “一月左右。”



        “江夫人可知道?”



        “知道,江夫人就在一旁。后来江夫人给了草民十锭黄金,让草民不要告诉其他人,还让草民离开京城。”



        他原本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在命面前,一点为了钱做的承诺不值一提。



        “行了,你下去吧。”



        “是,多谢丞相大人。”大夫如遇大赦,擦了一把汗退了出去。



        季昀之看向曹氏:



        “江夫人可还有话说?”



        曹氏整个人懵了,脑瓜子嗡嗡作响。



        刘大夫的出现,让她刚刚做的一切,都像跳梁小丑一般。



        原来,从一开始季昀之就什么都知道,但是还是装作不知道。



        面对这种事,他居然可以收敛得那么好。



        甚至还能一点一点放出证据,耐心的看她睁眼说瞎话。



        她一直以为季昀之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因为没有男人会受得了这种侮辱。



        若有证据,一开始就会摆到他们面前来,让他们给交代。



        但是没有。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蠢,她在以一个内宅妇人的心思,去揣摩一朝丞相。



        她面前的是一朝丞相,她居然狂妄自大的演了一出大戏。



        她有一种被扒光的即视感。



        曹氏心中不安……



        除了在丞相大人面前丢脸,还有,这一通下来,她不敢想象江朔会怎么看她。



        她向来在江朔面前是另外一副面孔的。



        这个时候,她根本不敢抬头,似乎已经感觉得到江朔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她低着头,不让人看到她心虚之下闪躲的眼神,硬着头皮为自己叫屈:



        “老爷,冤枉,根本没有的事,妾身也不知道刘大夫为何这么说。”



        这个时候,她在季昀之面前已经暴露了,再怎么都挽回不了,便只能尽力别失去江朔的信任。



        无论如何,她都要喊冤。



        只要江朔还相信她,无论发生什么,她回了江府,便依然是一府主母。



        季昀之不说话,静静的看着曹氏表演。



        他今日,这般动作,就是为了拿曹氏开刀。



        上回他去别苑,说到江府将她逐出族谱的事,说到曹氏,她神色很不对。



        他回去后便让人好生查了查。



        才有了今日这一出。



        除此之外,便是用这件事来试探江朔的底。



        江朔是兵部尚书,在朝中还算有影响力,这些年也搭建了自己的关系网。



        今日,他便要用这件事撕开一个口子。



        一点一点把江朔从那个位置上撬起来。



        江朔好面子。



        那么他便撕掉他伪君子的皮。



        今日的事,他目的明确。



        一要给曹氏找麻烦。



        二要毁了江家的名声。



        三……要和江佩兰,名正言顺的脱离关系。



        “江夫人还是别演了,如果刘大夫不够,本相还有其它的证据。



        “若江夫人不服气,那么本相可以一样一样拿给江大人看。”



        曹氏的哭声戛然而止。



        眼神慌乱。



        一切的演戏都在此刻显得苍白无力。



        她想求情,抬头看向季昀之,待看到对方望着她好整以暇的目光时,吓得浑身一身鸡皮疙瘩。



        她恍然大悟:自己小看了丞相。



        她怎么忘了:这可是大周的丞相。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她很容易就能糊弄过去。



        曹氏慌了。



        这回是真的慌了。



        终于认清了现实,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若她求饶,或许还有余地。若她把人当傻子,一定下场凄惨。



        她一咬牙,对着季昀之磕了两个头:



        “求丞相大人开恩。



        “兰儿她……,她定然是被蛊惑的。”



        季昀之直接打断她的话:



        “所以,你终于承认江大小姐,红杏出墙了?”



        曹氏闭目,泪水落下来:



        “是。”



        “江大小姐有一个月的身孕,你知道。”



        “……是。”



        “你让刘大夫离开京城,且贿以重金,就是知道江大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和本相没有任何关系?”



        “是。”



        曹氏不敢再挣扎了。



        老老实实的回答。



        但是季昀之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所以,开始你们一进门,本相说江大小姐不见了,和下人私奔了,有孕了,你说的那些话,都是故意的。”



        “……是。”



        “故意给本相泼脏水,故意把本相说得不堪,为了给江大小姐脱罪,故意睁着眼睛说瞎话,倒打本相一耙。”



        曹氏死死的咬着下唇,任命一般的闭上眼睛,艰难的回答:



        “是。”



        她万万没想到,季昀之这么不近人情。



        严格算来,她还是他的丈母娘。



        她都承认也便罢了,怎么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把刚刚那些话,再确认的问一遍。



        她有一种………死了还被拉出来鞭尸的即视感。



        季昀之是一点脸面都没有给她留。



        半点不顾念江佩兰嫁他三年的情分。



        实在……太过分了,



        曹氏羞愤,现在被这般咄咄逼人的问,生出了几分恼怒,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



        今日的事,确实是她做错了。



        终于,季昀之停下了询问。



        看向江朔:“江大人可有什么要说的?”



        “下官无话可说。”



        季昀之收回目光:“也是,该说的江夫人都说完了。”



        江朔心下一沉。



        他推曹氏出来做探路石,所以一直没有阻止,季昀之一眼就看了出来,且配合他演完这一出戏。



        他没由来的后背一阵凉意。



        从前的丞相,天之骄子,有才学,有能力,有手段,面对文武百官丝毫不怵。



        但到底年轻,经验少,他们在朝堂钻营多年还能拿捏一二。



        而现在,发生那么大的事,丞相还如此沉得住气从容不迫,和他们周旋,他一点边都摸不到。



        他不得不承认,经过三年的浸润洗礼,丞相大人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他转移话题,开口:



        “无论如何,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兰儿。若丞相大人有消息,务必告知下官。”



        “自然。”



        季昀之当即让人把能证明江佩兰私奔的人证物证都带了来。



        “江大小姐办了路引,用的是她身边丫鬟的名义。



        “那一日,江大小姐要去上香,不多久她的丫鬟便来报说,她误入了林子,找不到了。



        “待本相的人赶到,便只找到她破烂的外衫,还有一只她出嫁时戴的金簪,能证明她的身份。



        “为了避免人发现,她只随身带了少量的银票,但是首饰却戴得比平日里多了好几件,且件件贵重。



        “这是那马夫的消息,原本他是卖身入府,府中也有他的卖身契,但是在一个多月前,江大小姐把卖身契还给了他……”



        季昀之一件一件的说完。



        曹氏已然面色惨白,说不出话。



        从那只金簪出现,她就知道一切是真的。



        这只金簪,是江佩兰出嫁时,她亲手戴在她头上的,



        但是江佩兰不太喜欢那上面的花样,平时几乎不会戴。



        居然会在上香的时候戴,最后还落在了地上。



        什么用意,昭然若揭。



        她闭上眼睛,泪水落下来。



        江朔的面色也不好看。



        除了江佩兰的事情是真的,让他丢了脸,还因为他到现在都没看出来,季昀之究竟什么意思。



        季昀之又开口了。



        “江大人有没有觉得,江大小姐这一出,和贵妃娘娘落崖一事,如出一辙。”



        听到这话,江朔猛的变了脸色。



        大骂一声:



        “蠢货。”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