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江清月不会原谅他

        屋子里落针可闻,外头呼的一声惊雷,只片刻功夫,便哗啦哗啦下起大雨。



        屋子里掌了灯,越显得静谧。



        江清月开口,语气平静:



        “那时,我年纪小,我娘已经不在了,江夫人曹氏对我不好,却因为我是女儿,也没有想过要我的命,但也没有想要好生教养我。



        “把我丢在角落里不闻不问,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很自由。



        “母亲教过我绣活,我要活着,拿了仅剩的几个铜钱,自己买了针线和布,做绣品,悄悄的从后门溜出去换钱,买吃的。



        “西角门是最没人注意的门,我每次都从那里出去,守门的婆婆看我可怜,见我溜出去也不说,只叮嘱我要早些回……”



        江清月缓缓开口,说出了这个故事的另外一个版本。



        这个版本,跟东陵厌脑中的场景,契合得严丝合缝。



        东陵厌清楚的知道:



        江清月,才是那个他要找的人。



        江清月,才是他真正的恩人。



        而聂千锦,是一个假货。



        两方的故事一结合,东陵厌脑中模模糊糊的浮现了一个人。



        那也是一个小女孩,就住在那附近,每次路过他的时候,都会上来踢他一脚,骂骂咧咧,说他挡了道。



        她经常看到他们二人在一处,说出些尖酸刻薄的话,实在难为听,只是他那个时候命都难保住,并没有将这些话放在心里。



        现在跟江清月的版本一和,那些话语一段一段的传入耳中。



        当时他就觉得,那个女孩小小年纪如此恶毒。



        只是他没有办法,其它地方他都不能去,只有这个偏僻些的地方没人来乞讨,他在这才没有人来驱赶他。



        但饶是如此,他也依旧遭受了不少的白眼,其中那个尖酸刻薄的女孩尤为甚。



        而且有好几次,她看到来帮自己的女孩,都会上前冷嘲热讽一番。



        有时候她骂骂咧咧,就坐在对面编织草鞋看他们,想来就是因此听到了那些话……



        之前他问聂千锦的时候,有些事情聂千锦并答不上来,他还有所怀疑,只是聂千锦解释说时隔久远,记不全也是有的。



        他没有找到其他人,而聂千锦又能说出其中一部分,再加上他表现出来的温柔形象,还有她的解释合理,他自然便把聂千锦认成了那个人。



        万万没想到,他大错特错。



        聂千锦不仅不是帮他的那个,不是救他的那个,还是众多踩他人其中的一个。



        他真的瞎了眼,猪油蒙了心。



        东陵厌只觉得心中涌起一股被欺骗的愤怒,还有自己做了错事的巨大愧疚。



        他居然为了这么一个人,伤害了真正的恩人。



        还因此伤害了他们的孩子。



        当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东陵厌的额头冒出细细的冷汗,脸上苍白一片,整个人都没了神采。



        他是有多糊涂,才会犯下这种大错。



        若是一个普通的陌生人,他都不会这般气愤,可这是伤害过自己的人,他居然为了一个伤害了自己的人,而伤害了自己最想要报恩的人。



        东陵厌心如刀绞。



        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此时此刻恨不能将聂千锦千刀万剐。



        她骗自己就算了,还害自己失去了一个跟江清月的孩子。



        聂千锦罪无可恕,他居然还处处维护她,觉得她良善,以为她是好人。



        老天爷,他究竟做了什么?



        东陵厌心中的愧疚达到顶点,无法言语。



        他记得,和他有交集的那个小女孩,穿得一身粗布麻衣,他从来没有将她往大家府邸的小姐想去。



        却不想,江清月作为庶女,和他是一样的境地。



        只不过她是女儿,对主母的威胁不够大,还有片瓦遮身。



        而她给他的那些钱,都是她一针一线夜以继日的辛勤,换来的。



        他真该死啊……



        原来自己找了许久的人,就在自己身边。



        原来他最该感谢,最该保护的,就是那个自己放在心上的人。



        而他,却为了其她的人,深深伤害了她。



        东陵厌恨不能戳瞎自己的双眼,又怕自己废了,以后没人保护她。



        他看向江清月,眼神中满是愧疚。



        在江清月要看过来的时候,慌忙收回眼神,他,不敢看她。



        屋子里静得可怕。



        他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那种无力的感觉,几乎要让人奔溃。



        他从未有过这般挫败感。



        他低下头,面对着江清月,缓缓跪了下来:



        “对不起。”



        江清月看向他。



        这个结果是她没想到的。



        不过心中终于了然:当初,侯府老夫人将她送上将军府的榻,是这个缘故。



        也原来,他和东陵厌,曾经有这般交集。



        虽然他们有旧。



        虽然他有缘由。



        虽然他认错道歉了。



        但是,江清月并没有因此便原谅他。



        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他曾想要她的命,他曾对他们的孩子,都没有半分恻隐之心。



        他们之间,横亘着人命,那么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回头。



        至于她年少时待人,做过的事情,她也并不后悔,当初选择以善良待人,也没想到会有今日的后果。



        造化弄人,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缘分。



        过去的事情,不能被困囿,人,总是应该往前看的。



        想通了这些,她把这件事攀在了脑后。



        不和自己过不去,不和自己较劲,她该对自己好一点。



        江清月深吸一气。



        想到自己要见东陵厌的目的,便是解决聂千锦这个麻烦。



        现在,聂千锦不足为惧。



        其它的,想来东陵厌会知道应该怎么做。



        她不用担心了。



        达到了目的,江清月没有再要停留的意思。



        “将军回去吧,别跪着了。”



        说完,江清月便走了。



        外头还下着雨,绿浣举着伞过来,护着江清月回了院子。



        堂前,东陵厌依旧跪着,甚至不敢回过头来看一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抬头,看着这空荡荡的前堂,心中被剜了一样难受。



        他想一直在这里跪着,跪到她原谅他为止,又怕她觉得这是他的逼迫,对他更为厌恶,他不敢。



        他已经做了那么多令她伤心难过的事情,不敢再有任何一点差池。



        他怕,怕她从此以后再不理他了。



        知道了真相,她以为他会哭会闹会埋怨,会不甘,但是她没有。



        越是这样,她越是心慌。



        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能弥补所犯下的过错。



        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他别跪着。



        他听她的话,她会不会对他的印象好一些。



        东陵厌颤抖着身形,从地上站起来。



        往门外而去。



        外头,雨下得很大,哗啦哗啦。



        他毫不犹豫,便走向了雨中。



        雨水几乎瞬间便打湿了他的衣裳,却浑然不觉。



        他走在雨中,廊下昏黄的灯,跟雨幕隔绝,灯光穿不透。



        越发显得暗处寂寥。



        他就这么湿着身,走出了别院,再一路这么走着,回到了将军府。



        到了将军府,门房见着东陵厌淋成这个样子,吓了一跳:



        “将军可要备水沐浴?”



        东陵厌没有停留,似乎听不到他说的话,径直往前头而去。



        只片刻,便消失在夜雨中。



        身体记忆让他一路走向了书房。



        书房亮着灯。



        远远的,就看见景淮拿着一本书在看。



        东陵厌进了屋,身上的雨水顺着衣袍滴落在地上,很快便蜿蜒成一摊水渍。



        椅子上的景淮听到动静就知道是东陵厌回来了。



        他看着手上的小人书,正津津有味,头都没有抬一下,便开口:



        “哟呵,还知道回来,不是我说大哥你,喜欢人家就老老实实的说,愣是憋在心里藏着掖着,你不说那谁知道呢。



        “你说说你,喜欢人家却又把人亲自送进牢狱,还差点……,唉,这下好了,追妻路漫漫。



        “不过,我看你这样子挺好的,总比以前冷心冷面的模样强,还被那劳什子贵妃吊着,我早说了,江家姐姐最好,你还偏不信。”



        景淮絮絮叨叨,眼睛还在小人书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着话。



        只是他说了一大溜,也没听到门口传来声音,他随意的把书往旁边一挪:



        “大哥你怎么不说话?吃闭门羹了吗……”



        他一句话没说完,就看到浑身正在滴水的东陵厌,吓了一跳。



        赶忙收起书本,两腿往地上一放,跑了过去。



        “大哥怎么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吵架了?”



        东陵厌一言不发,缓缓的转过头,看向景淮。



        他头发贴在额角,眼尾泛红,整个人失魂落魄,狼狈至极。



        景淮被吓坏了,他什么时候见过大哥这般模样。



        “大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别吓我。”



        景淮的担忧是真的,东陵厌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景家的人对他都很好,景淮更是一心敬仰他,将他当成亲大哥一般对待。



        跟其他人的虚与委蛇,逢场作戏完全不同。



        当初的江清月,看向自己的时候,有过娇羞,有过依恋,也有过期待,他也看得真真的。



        可是聂千锦根本不一样。聂千锦只在他面前装了几回柔弱,哭了几次,又说了些只有他才会知道的话,他怎么就会被骗得明明白白。



        明明聂千锦……他从未看见过她的真心,他怎么就会固执的以为就是她。



        他真的好蠢啊。



        现在回忆起来才发现,聂千锦面对自己的时候,只有利用和算计。



        他是真的看不出来吗?



        还是看出来了,自欺欺人视而不见?



        他不能原谅自己,居然做了这么蠢的事。



        东陵厌眼神涣散,把景淮急坏了。将他扶到桌前坐下,让人去准备热水沐浴。



        “大哥,无论如何你都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啊。姑姑若在,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



        东陵厌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是啊,母亲疼爱她,景淮敬重他,江清月依恋他,他怎么就看不出聂千锦的那副嘴脸?



        他怎么就看不出?



        怎么就看不出江清月对自己的感情……



        可是他辜负了她。



        用最残忍的方式。



        景淮件东陵厌一直不说话,急了团团转。



        “大哥,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话呀,你别憋在心里,有什么你和我说。



        “是不是跟江家姐姐吵架了?吵了就吵了,女子你哄哄就是了。



        “你只要好好跟她说,态度好些,她就会原谅你的。”



        东陵厌紧抿着唇。



        景淮看他一言不发的样子,想到什么,试探着开口:是不是因为孩子的事情。



        说到孩子,东陵厌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景淮了然,叹了一气。



        当初这件事,他是尽力劝了,只是,那时候无论他如何劝说,东陵厌就是不松口。



        有今日,他也不冤。



        “早知道,我就应该拦着你,坚决不让你把那碗药送过去,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错已筑成,也没有办法。



        “若是因为这件事,江家姐姐说你什么,你受着就是。这件事我一个外人看来,也都是你对不住她。



        “聂千锦的事情真相如何,外人不知道也就罢了,你我心知肚明,却一心要江家姐姐陪葬,江家姐姐一定伤心得不得了。



        “还有那个孩子,对自己的孩子都没有一分恻隐之心,那确实太伤人了。”



        东陵厌低下头,整个人埋在臂弯里呜咽着,低吼的哭起来,把景淮吓傻了。



        他从未见过东陵厌这副样子,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只得静静的在一旁陪着,他看得出来,他大哥是真的动心了。



        只是……



        哎。



        只希望这二人,能把事情说开,破镜重圆吧。



        外头的雨依旧下大,东陵厌的声音淹没在雨声中。



        景淮就这么陪着。



        听着没声音了,才宽慰着开口:



        “大哥,先沐浴换身衣裳吧。”



        东陵厌没动,景淮上前想去扶他起来,一碰他,他便脚下一软瘫倒在地上。



        景淮吓住了,赶忙扶住,发现东陵厌已经发起高热来。



        “大哥大哥。”



        景淮惊呼,赶紧让人去叫大夫,然后把东陵厌扶到了床上,给他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迷迷糊糊中,东陵厌一把抓住景淮的手臂,面色痛苦:



        “我弄错了人,当初的那个小女孩,不是聂千锦,是她,从头到尾都是她。



        “我怎么这么笨,你都说过她们的声音像,我却从没那样想过。”



        说完,他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晕了过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