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孙家到侯府借钱

        忠勇侯府。



        孙晓晓看着焕然一新的竹香院,喜笑颜开。



        她成了薛非暮的正妻,名正言顺的世子夫人。



        以后,这府中就是她做主,谁也不敢说一个不字。



        那些贱妾,她想打骂便打骂,想发卖便发卖。



        谁也不能说什么。



        “去,把褚姨娘叫来。”



        说到褚婉儿,孙晓晓就恨得牙痒痒。



        她是这些日子,才知道当初褚婉儿掉的那个孩子,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亏她之前还愧疚了那么久。



        孩子掉落的时间,和她来侯府那日整整差了一日,这贱皮子却做出那副样子,让她们生了误会。



        孙晓晓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当即去禀报了孙氏。二人好好的把褚婉儿狠骂了一顿。



        褚婉儿委屈得不得了,却不敢反驳半句。



        只是饶是如此,孙晓晓也没想过放过她。



        丫鬟应声,去妙文院叫了褚婉儿。



        褚婉儿是一万个不愿意来,但是却不得不来。



        自从孙晓晓上侯府族谱那一日她闹了一场,薛非暮给了她一耳光,她到现在都没有再见过薛非暮。



        这几日,孙晓晓每日都让她来。



        来了之后先让她跪上三四个时辰,等到日落夕斜才出现,然后磕着瓜子对她奚落一番。



        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明明之前回京的时候,她想的是自己做这侯府的女主人。



        可是现在……



        和她想的,南辕北辙。



        褚婉儿心里怨恨江清月当初不留情面没有给她平妻之位,若不然自己现在绝对有机会和孙晓晓争一争。



        也怨恨薛非暮言而无信,说好的会好好待她,但是回了京之后,和从前,判若两人。答应她的事都没有做到。



        更怨恨孙晓晓小人得志,这般磋磨她。



        只是她怨恨归怨恨,却什么办法也没有。



        褚婉儿到了竹香院,看着这个昔日自己住过一日的院子,内心的怨气直直往上冒。



        她死死的攥着自己的衣角。



        在往常跪的地方老实的跪了下来。



        脑中想着,只要等她一朝翻身,她绝对要孙晓晓把她今日所受的屈辱,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她跪在院子里,憋屈得一言不发。只是,今日似乎和往日不同,往日她跪在这里,竹香院的丫鬟都得来嘲笑奚落她一番,今日却没有动静。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是哪个院里的丫鬟,看到她在跪着,过来扶起她,说道:



        “褚姨娘,怎么还在这里跪着,前头都出大事了。”



        “怎么,什么大事?”



        “孙家出事了,孙家的庄子上出了两条人命,以前一直被压着,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捅了出来。孙家这些日子焦头烂额,好不容易处理好了事情,今儿又爆出来,孙家大公子强抢民女,人已经下狱了。”



        褚婉儿听着孙家出了事,很是解气。



        但是没明白:“那关侯府什么事?”



        丫鬟道:“刚刚孙家的管事,来问孙姨娘借钱。借到咱们府上来了。”



        褚婉儿:“那这钱是给还是不给?”



        那丫环道:“自然是要给的,之前孙姨娘要扶正的时候,孙家一下送了三万两的礼,给了薛家族人,还剩两万多两,这银子又是在孙姨娘手上安置着,这个时候孙府有难,自然是要帮的。”



        褚婉儿想到什么,问道:“那老夫人跟世子不管吗?”



        “哪里不管,是管不着。侯府前段时间缺银子,全靠孙家出钱。现在孙家出了事,孙家没办法才找到了侯府,说等以后宽裕了再补回来。



        “老夫人自是不同意,到口袋里的银子,哪里还能吐出去,奈何银子由孙姨娘掌管着。”



        这丫鬟一口一个孙姨娘,褚婉儿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对孙晓晓有意见的丫鬟,怕是还对孙晓晓怀恨在心,这种人是最好为我所用的。



        褚婉儿看这个架势,今儿不跪也没人知道了,起身便要回去。



        反正怎么样孙晓晓都会磋磨她。



        她拔下头上的一根金簪子,递给了那丫鬟。



        好言好语地让那丫鬟送她回妙文院,那丫鬟见着那么好的簪子,喜不自胜,收了下来。



        一路上又和褚婉儿透露了许多消息。



        褚婉儿心中高兴极了,觉得自己这一趟真是因祸得福。



        虽然说受了罚,但也得到了好些消息,又把手腕上的一个镯子褪给了她。



        那丫鬟原本还不敢收,推辞一番,到底还是收下了。



        当即把自己知道的倒了个底朝天,把孙家的一点事,仔仔细细的都说了一遍。



        褚婉儿从前也是武将之女,多少也有些见识。



        知道了这些消息,再把眼前的事情一推敲,很快就还原出了事情的原貌。



        孙夫人的娘家,应该已经跟孙家脱离了关系,要不然怎么也不该到侯府来要钱。



        孙晓晓刚刚成为世子夫人,这个时候要钱没得惹侯府不快,实在是不划算,若不是到了万不得已,都不会走这一步。



        商人再厉害,也不敢和官权作对。



        褚婉儿仔仔细细的听着,企图从中找到一些什么可以为她所用的消息。



        以后可以用来反制孙晓晓。



        孙晓晓靠着孙家才有今日,但是若孙家不可靠,那孙晓晓也就不足为惧。



        只是在她听到那丫鬟随意说的一句话时,瞬间让她心中警铃大作,一个激灵,整个人严肃起来。



        “姨娘不知道,那庄子上死了的其中一个佃户,他兄弟就是西北军营的,似乎和世子还是一个营的,那一战死了许多人,他兄弟侥幸活了下来,若不是少了一条腿,就要被人检举揭发是逃兵了,他们回来好些人,相互作证才逃过,你说有个这样的兄弟,可不得为自己的弟弟出头嘛……”



        逃兵两个字,让褚婉儿一时如遭雷击,愣在原地,后头再说了什么,她都没有听到了。



        到了妙文院,丫鬟也说得差不多,准备离开,看褚婉儿怔忪,握着刚刚褚婉儿给的东西,多说了一句:



        “多谢姨娘,若奴婢听到什么消息,再悄悄通知姨娘。”



        褚婉儿回过神来:“好好好,辛苦你了。”



        丫鬟离开,褚婉儿回了院子,心中焦灼,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边境有人回来了,还是和薛非暮一个军营,薛非暮作为将领,肯定会被认出来。



        现在已经有怀疑逃兵这个事,说不好薛非暮就会被人发现。



        被人发现的话,薛非暮跑不掉,侯府跑不掉,她也跑不掉。



        到那时,她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行,她还那么年轻,她才二十岁不到,她不想死。



        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要离开京城。



        她还有家,她可以回边境,她的母亲哥哥嬷嬷都在那里。



        她还那么年轻,回去了过个一年半载,还能嫁人生子。



        她还有好的前程,而不是为了别人,死在这侯府后宅中。



        这几日听底下丫鬟说,京城中多了许多外地商人,进出城的人都多了许多。



        若她离开,正好有这些人掩人耳目。



        当这几件事连起来的时候,褚婉儿几乎在一瞬间便下了决心要逃。



        她脑中想到薛非暮。



        念着往日的情谊,她自然也有些舍不得,但是,这次回来,这短短的时间里,薛非暮的表现,也实在让她心寒。



        平妻的位份没有给她,后面说给她好的院子,也才住了一日。



        她掌管中馈,招待客人,最后出了事却都怪在她一个女子头上,还打了她二十板子。



        她至今都记得,那板子落在身上的感觉,在那之前,她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这一日。



        她冤枉又委屈,但薛非暮却像变了个人似的,根本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只安慰了两句,后面就跟没事人一样,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再后来,失了孩子,她痛不欲生,但薛非暮却纳了别的姨娘……想到这里,褚婉儿泪如雨下。



        刚刚,她有一瞬间想过,是不是要把消息告诉薛非暮,让他提前做准备。



        但是随后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逃兵一但被证实,死路一条,而且亲人也一定会受牵连。



        薛非暮想要活命,想要保住侯府,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把责任通通推到他人身上。



        她这个和他一起从边境回来的人,就是最好的靶子。



        以前她不会这么想,但是现在,经过了这段时间发生的那么多的事情,她觉得,薛非暮一定不会顾念情意。



        褚婉儿心里打定了注意,再想到薛非暮对她不好的那些事情,半分留恋都没有了。



        退一万步说,侯府没事,她也不想再待了。回了边境,她还是那个大小姐,在这里,她指望着薛非暮的怜惜做妾,实在不甘。



        若早知道是做妾,若早知道侯府败落至此。她绝不会和薛非暮回京。



        只不过……



        她如果想从京城回到边境,盘缠必不可少。



        之前他们从边境回来,一路上也花费了不少钱。



        进侯府时,她身上也是带了些银票的,但是在侯府这些日子,竟是花得差不多。



        那一次,她执掌中馈,差点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搭进去。



        虽然后面都很小心翼翼,但是自从孙晓晓进门,她便没有再拿过公中一文钱。



        想要什么都没有,就连月银,也是一拖再拖。



        几两银子,她不想争吵,算了便算了,但是没想到孙晓晓变本加厉,连整个妙文院的人,都直接不管了。



        没办法,她只能拿自己的钱贴出来,只留了两个丫鬟,衣食住行,除了院子不出钱,其它的一概自掏腰包。



        原本这些也花不了太多钱,但是孙晓晓时不时还找她麻烦,她不得已,又要打点下人,老夫人那边也要讨欢心,少不得送礼,薛非暮那里,时不时送些吃食过去,都要好的,大大小小下来,她那点为数不多的银子,便已经所剩无几。



        这点银子,想要回边境,万万不够。



        要回去,一定要有银子才行。



        薛非暮没有银子,侯府也没有,孙晓晓倒是有银子,但是不会给她。



        褚婉儿心中焦急,一开始不知道这件事还好,现在想通了,感觉这侯府一刻都待不得。



        她越早离开侯府越安全。



        当逃兵的是薛非暮,又不是她,哪怕知道她走了,也只是妾室回娘家,又不犯法。



        北境那么远,不会有人因为这点事去抓她。



        只要她回去,就能重新开始更好的人生。



        想到这里,褚婉儿归心似箭。



        再想到钱,不免有些心急如焚。



        就在这时候,刚刚那个丫鬟又来了。



        “姨娘,前头又闹了。”



        “发生了什么事?”褚婉儿问道。



        “前头库房吵起来了,孙家来借钱,孙姨娘要给钱,但老夫人坚决不同意。



        “钥匙掌管在孙姨娘手中,孙姨娘不管,就要去库房拿银子,老夫人收到消息,当即带着人,也去了库房,让人把着库房门不让人进去。



        “两方僵持着,已经有人去请了世子,这回差不多也该来了。”



        褚婉儿听着孙晓晓和老夫人闹起来,心头大快。



        “姨娘,奴婢看着,这事一时半会是歇不下去了。世子怕是也没有办法。一个是祖母,一个是外家。



        “双方不可开交,老夫人寸步不离,让孙姨娘交出钥匙,孙姨娘不肯。刚刚,听说有管家提议把库房钥匙交给大太太拿着。



        “老夫人防着孙姨娘,孙姨娘不放心老夫人,照理来说,交给大太太是最好的。但是大太太偏又是孙家人。



        “哎,姨娘不争,这一回,怕是要便宜白姨娘了。”



        这话一落,褚婉儿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什么眼睛一亮。



        这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若是库房钥匙放在她这里,她的盘缠可不就有了。



        褚婉儿好好的谢了丫鬟一番。



        当即便要出去,不过才迈了一步又倒回来。



        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了一番,才又出了门。



        一路往库房去。



        还没到库房,便听到里头争吵的声音。



        薛非暮已经到了。



        孙晓晓大哭着:“母亲说了,之前既然送了侯府,就是侯府的,不过是借用,以后就会还回来。”



        薛非暮点点头:现在人命关天,先用了钱再说。



        “这点银子孙府会没有?我看你们就是想反悔,扶了正,就想要回去。现在侯府也紧要着,马上端午节,后头乞巧侯府要给族里办宴会,还有中秋,都是眼下就要准备的了,这点银子怕是都不够。”



        老夫人态度明确,进了侯府的东西,就别想再拿出去,说什么也不给。



        薛非暮皱眉:这些确实都是侯府的习俗。



        他没回来倒还好,他回来了,该办的都要办,若不然,教真让人觉得侯府败落了。



        只是这会,双方说的都有理,他也有些犯难。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