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老夫人送来的安胎药

        孙晓晓忍不住痛哭流涕。



        今日在孙家,已经哭了一遭,这会哭得更厉害。



        明明她孙府的两万两银子,还在侯府的库房放着。



        哪怕侯府看不上孙家了,也该看在这点银子的份上,维持该有的体面。



        可是他们居然如此过分。



        孙晓晓心中涌起一股兔死狐悲的凄凉。



        她忍着屈辱,从侧门进了府,想要去找薛非暮,她想问问薛非暮是怎么想的。



        老夫人再如何,她都能忍。只要薛非暮心里还有她,她就觉得一切都没关系。



        只是,等她回去之后,一问书房的小厮说:世子去了白姨娘处。



        孙晓晓听着这话,眼前一黑。



        她孙家遭遇了这么大的事,薛非暮还有心情和别的女人风花雪月。



        还去了白薇处,这是明晃晃的打她的脸。



        府里谁不知道,白薇毁了脸,之后世子从未见过她。



        在今儿这样的日子,世子却去了白薇的房中。



        她居然连一个毁了脸的丫鬟都比不上。



        孙晓晓跌跌撞撞的回到院子,大哭了一场。



        身边的丫鬟提醒,让她去库房想办法拿些银子出来。



        刚刚回来的时候,孙夫人特地交代她,孙家现在已经空了,一定要让她拿银子回去,起码让她大哥少判几年,少受些罪也是好的,银子没了可以再赚,但人没了就真的没了。



        听到丫鬟说这些话,孙晓晓想到在孙家时,自己的母亲生泪俱下的模样。



        当即便要去拿银子。



        只是钥匙在褚婉儿手上,府中不发话,褚婉儿不可能拿钥匙给她。



        她想着悄悄的让人搬出来,于是让丫鬟去打探,丫鬟回来直摇头,老夫人防她跟防贼似的,现在库房周围,加了一倍的护卫。



        她若想把银子拿出来,只有一条路,便是去求老夫人。



        但是有了前车之鉴,她几乎可以确定:她都不用开口,现在的孙家,老夫人一文钱银子也不会给她。



        她想到可以去找薛非暮,但一想到薛非暮现在在白薇那里,还不知道此刻两人是不是颠鸾倒凤的在做些什么,心中一阵醋意,又恼又怒又悲,却只剩泪如雨下。



        “走吧,去姑姑那里。”



        丫鬟皱眉道:“大太太向来不管事,上回夫人想要多拿些银子,大太太去了一句话都不敢说,现在过去,哪怕你跟大太太说了,怕是也没有什么作用。”



        孙晓晓哭道:“那有什么办法?靠我吗?我能做什么?钱进了侯府的口袋,他们就是不给,这偌大的侯府,除了找她我还能找谁。



        “老夫人那里她说不上话,但好歹也是褚婉儿正儿八经的婆母。让她去跟褚婉儿说说,说不好,褚婉儿就把钥匙给她了呢,总要想办法吧,难道就真的什么都不做?”



        孙晓晓心中满是怨怼,说着便往孙氏院中去。



        虽然知道去孙氏那里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她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能抓一个是一个,好歹做点什么,才能让心中不那么慌。



        两刻钟后,孙笑笑从孙氏院中出来,眼中是浓浓的失望。



        她算是知道为什么她这个姑姑在侯府不受尊敬,也没有地位,老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是因为她没有半点主见,没有主见就算了,连出头都不敢,她该求的求了,该说的说了,让她看在祖父祖母的面上,为孙家做点什么,她都不敢去。



        孙晓晓有些后悔,自己嫁到侯府来了。



        她不嫁到侯府的时候,孙家虽说身份低,但有一个嫁入侯府的姑姑,再加上她母亲娘家生意做得好,孙府也算能过得去。



        但是现在,没钱没人没权没势,大哥还坐了牢,而他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事情发生。



        孙晓晓再也忍不住,跪地痛哭了起来。



        天空轰隆隆,打了两声雷下起大雨。



        孙晓晓被丫鬟扶着回了院子,不知道是淋了雨的缘故,还是因为心中难过,没多久便发起高热来。



        第二日,雨过天晴。



        竹香院弥漫着浓浓的药味,孙晓晓睁开眼睛,头痛欲裂,喉咙沙哑。



        丫鬟见她醒了,脸上露出笑容,赶忙上前道:“夫人你醒了,夫人,太好了,夫人有了身孕。若世子知道,一定很开心。”



        “啊,你说什么?”



        丫鬟又回答了一遍。



        孙晓晓愣愣的,抬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居然有了身孕……



        她笑起来,这个孩子她盼了许久,终于是来了。



        只是来的似乎有些不是时候,不不不,太是时候了……



        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老夫人会不会动些恻隐之心。



        孙晓晓脸上的笑容越发扩大。



        “世子呢,快请世子来,我要第一时间告诉世子这个消息。”



        “夫人,世子入宫当职了。”



        “你去门口守着,一旦看到世子回来,便请过来。”



        孙晓晓让人梳妆好,喝了药,在院子里等着,这一等便等到了晚上。



        薛非暮是不想来的,但是架不住丫鬟苦苦哀求,还是来了。



        他一来,看到眼前的孙晓晓大吃一惊,整个人憔悴得不成样子,实在想不到才几日功夫,便成了这样,心中到底生了些恻隐之心。



        “孙家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也不要太伤心,这种事若是被冤枉的倒还好,主要是你大哥真的犯了事,实在是没有办法,要不然我怎么也会相帮的。”



        薛非暮劝了几句,孙晓晓听着这温柔的话,一时又哭了。



        昨晚她从孙家回来,没有任何安慰,只听到他去了白姨娘院中的消息,便觉得他薄情寡义。



        今日见了他,听他这般体贴的说话,那股怨恨一下又烟消云散。



        心口的委屈一阵一阵的,如排山倒海一般的情绪向她袭来,让她实在忍不住泪水。



        她央求道:“表哥,我出门时,我娘求我拿些钱回去。她说只要两万两,只要赔了对方,大哥便可以不用坐牢。



        “表哥,只要大哥出来,他一定会改邪归正,好好的重新开始,以后孙家也会有钱,等孙家挣了钱,第一时间便会把侯府的钱还上。



        “表哥,你可怜可怜孙家,可怜可怜我。”



        薛非暮原本心中有些恻隐之心,但一听她说两万,一下清醒过来。



        又想着褚婉儿说的,侯府有难的时候,孙家趁火打劫,趁机提出要求,现在孙家发生那么大的事,侯府也是有心无力。



        他不觉得有什么亏欠,若一定要说亏欠,还是孙家欠侯府的。



        他已经给了五千两银子,若不是看在外家的份上,他一文都不会出。



        “你大哥的事,我特地去打探了,不是钱可以解决的。哪怕你把这点钱丢出去,也是打水漂,不会起任何的作用。”



        孙晓晓哭得不行,“不会的,母亲说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咱们送些钱去,起码哥哥他不会受罪,总能保住一条命。



        “但现在我们什么都不做,大哥他这条命怕是就保不住了。”



        孙晓晓声泪俱下,薛非暮皱眉,只觉得她烦躁。



        想到昨日,老夫人和他说的话。



        孙家这是得罪人了,不然那么久的事,怎么一下子突然被爆出来,明显就是有人有备而来。



        而且事情都凑到一处,哪有那么巧的事,让他千万别往前凑,免得引火烧身。



        这时候,孙家的事,无论他想不想办,都不能办。



        这是他身为侯府世子的责任与担当。



        他不可能因为这点情谊,就让整个侯府陷入危险。



        这忙,他不仅不能帮,就连孙晓晓这个正妻,他都要想办法脱离关系。



        谁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因为孙晓晓是孙家女的身份,就把矛头对准了侯府。



        他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孙晓晓这个侯府主母是当不得了。



        没了这层关系,不仅能让侯府和孙家脱离关系,而且还能把正室夫人的位置让出来。



        等以后有合适的,他还能以正妻之礼迎之,到时候未必不能借助岳家的势。



        孙晓晓已经哭得不行,她想到什么,一脸激动,拉住薛非暮的手,放在自己小腹上,急急道:



        “表哥,我有孩子了,我们有孩子了。



        “今日刚刚听大夫说的,你高不高兴。你也不想咱们的孩子一出生,便没有舅舅吧,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咱们就当为孩子祈福,能不能帮一帮我大哥。”



        薛非暮一愣,看向孙晓晓的小腹,脸上表情变幻,随后抽出自己的手,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孙晓晓愣住了,不知道薛非暮这是什么意思。



        她坐在原地,一动不动,表情愣愣的,丫鬟来提醒,她也听不到。



        “你说,表哥他……为什么是这个表情?”



        丫鬟错愕:“或许是世子太高兴了。”



        “哦。是的,一定是的,表哥一直说,很想要孩子的。他定然是知道了我有孩子,便去求老夫人了。我就知道,表哥心里是计挂孙家的。”



        孙晓晓越想眼睛越亮。



        “快快,明日你们便去采买小孩的衣裳鞋袜,不不不,自己做,自己做的舒适也软。去孙家告诉爹娘一声,他们一定会很高兴。”



        “夫人,这会子,会不会太晚了。”



        “不晚不晚,就现在去,有个好消息,他们也能开心些。”



        “是,夫人,奴婢这就去。”



        孙晓晓喜滋滋的等着薛非暮的好消息。



        感觉这些日子受的苦,一下都感觉不到了。



        她现在有了孩子,在侯府说话也有了分量,哥哥的救命钱,未必拿不出。



        她坐在椅子上不敢动,和丫鬟们说话,这是这些日子以来,竹香院最平和的时候了。



        但是,约莫在薛非暮离开一个时辰之后,寿松院的李嬷嬷来了。



        孙晓晓看到李嬷嬷来,大喜过望。



        她就说表哥不会放任孙家不管的,一定是看在孩子的份上,特地去跟老夫人求了恩典,让她带着银钱回孙家。



        她理了理衣襟,脸上扬起笑容,起身上前,亲自去迎。



        李嬷嬷是老夫人身旁的人,她得给些脸面才是。



        她迎上去,在却没想到,李嬷嬷一脸严厉。



        “老奴见过夫人。”



        李嬷嬷这一声夫人,语气里听着,似乎并不太尊敬。



        话落,她后头走上来一个丫鬟,手中的托盘里放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她旁边还有四个婆子守着。



        孙晓晓心中本能觉得不好,连连往后推,



        “李嬷嬷,这是……”



        李嬷嬷冷笑一声:“这是老夫人命老奴送来的安胎药。”



        “安胎药。老夫人知道了?”



        “知道了。”



        孙晓晓看李嬷嬷这表情,心中害怕,脑子里懵住。



        就听到李嬷嬷又说:“老夫人听说了消息,心中高兴,特地让老奴来看望。



        “听闻夫人昨夜淋了雨,身子不好,如今有了身孕,老夫人特地去寻了大夫,配了一剂安胎药,夫人可别辜负了老夫人的一番心意。”



        李嬷嬷说着,让丫鬟把那碗药呈了上去。



        孙晓晓看着那碗药,不想喝。



        但李嬷嬷来的目的就是让她喝。



        “夫人趁热喝了吧,老奴也好回去交差。”



        孙晓晓看着李嬷嬷。



        丫鬟又把碗往前递了递。



        端起碗碗,喝了一口。



        那药苦得令人打哆嗦。



        这是她喝过的最难喝的药。



        看着她喝完,李嬷嬷松了一口气:“夫人好生歇息,老奴便先走了。”



        孙晓晓瘫坐在椅子上。



        她有些想不明白,她感觉老夫人不是很喜欢这个孩子,要不然的话也该过来看一眼。



        而且李嬷嬷的神色看起来也不是很好,似乎并没有喜悦之情。



        但是怎么会呢?



        她现在是正妻,生下的孩子,也是嫡子,表哥膝下还没有孩子,若侯府有嫡孙,老夫人不是应该高兴吗。



        想到这里,她暗道自己想多了,或许是自己太过敏感。



        “走吧,咱们去书房,去谢谢表哥。”



        老夫人知道她怀了孕,定然是表哥告诉的。既然他们向她示好了,她也该懂事些。



        孙晓晓起身,只是还没走两步,就感觉到小腹一痛,痛得她整个人几乎弯下腰来,她腿一软,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丫鬟吓坏了,赶忙来扶,却发现地上一大滩血渍。



        “啊……夫人……”丫鬟大喊。



        “快叫大夫。”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