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网游竞技 - 三家同聘侯门主母误惹奸臣江清月东陵厌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84章 孙晓晓对薛非暮的报复

第84章 孙晓晓对薛非暮的报复

        孙晓晓感觉到身下大股大股的热流,从身体里冒出来,顿时脑中空白一片。



        她立马想到那碗药……



        怎么可能……



        怎么会……



        这可是侯府的血脉,她怎么能……



        表哥他知道吗?



        孙晓晓痛到眼睛模糊,她泪水汹涌,不停的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不会的不会的……”



        她喃喃的说着,随即晕了过去。



        竹香院里乱成一团,丫鬟们把人扶到床上,又去请大夫。



        整个竹香院都是血腥味。



        下了一夜大雨,次日天放晴。



        孙晓晓幽幽醒来,想到自己的孩子,抬手捂住小腹。



        “夫人。”



        “孩子,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丫鬟低着头:“夫人,大夫说……大夫说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会有的……会有的……什么叫会有的……



        “我的孩子明明在我的肚子里,怎么可能会没有,我明明喝了安胎药的……”



        “夫人没有喝安胎药,夫人喝的是堕胎药。”



        孙晓晓愣住,随即双目瞪圆,歇斯底里的大吼着:



        “孩子,我的孩子……”



        “为什么,为什么她让人端了堕胎药给我。



        “为什么?为什么?虎毒还不食子?他们为什么这么做?看我孙府落魄了?可是我是她的亲表妹呀,这里还有我的亲姑姑,为什么这么对我?那是我的孩子,孩子有什么错,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都是老夫人害的,孙家好的时候,巴着孙家叫亲家,孙家不好的时候,连自己的亲孙子都敢害,这样的人一定不得好死……”



        孙晓晓一张脸憋得通红,她从床上下来,丫鬟拦都拦不住:



        “夫人夫人,顾着身子要紧。”



        孙晓晓仿佛没听到,直接往慈松院而去。



        到慈松院门口,便忍不住开口了:



        “老夫人,为什么,这是你的亲孙子,你却要害他。你亲手害了自己的孙子,不亏心吗?去到地下之后,怎么对得起侯府的列祖列宗。”



        屋子里,老夫人听着这些话,手上的佛珠转得飞快:“快快快,堵住她的嘴。”



        李嬷嬷赶紧出去,让婆子丫鬟去堵孙晓晓的嘴。



        孙晓晓刚刚失了孩子,这会几乎要魔怔了,看到李嬷嬷,如惊弓之鸟一样反扑了上去。



        “老毒妇,老妖婆,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却连自己的亲孙子都下得去手,天底下都没有你这样恶毒的人。”



        孙晓晓看到李嬷嬷,直接就骂出口了。



        一时也不知道她是骂李嬷嬷还是老夫人,后头的丫鬟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



        孙晓晓恨极了,什么话都骂得出口,不堪入耳。



        屋子里的老夫人心虚,不敢对孙晓晓怎么样。要不是这个档口,不能节外生枝。她直接就让孙晓晓一尸两命了。



        不过正好,能以不敬长辈为由,将她休了。



        李嬷嬷直接上手捂住了孙晓晓的嘴,几个婆子钳住她,把她架走了。



        孙骁骁刚刚失了孩子,本就体弱,骂了这一会已经脱力,被几个婆子这么一折腾,晕了过去。



        不知道她前脚刚走,后脚老夫人便让人把薛非暮请了过去。



        老夫人的意思是,直接把孙晓晓休了,既能避免孙家牵连侯府,又能腾出正妻的位置。



        正好现在有理由。



        薛非暮没有答话,有些不愿。



        他不愿意自己的女人,以后再嫁其他人。



        “休妻大可不必,毕竟是亲表妹,孙家又是我外祖家,她又刚刚没了孩子,若我再休妻,她要如何活?



        “便贬为妾室吧。一个妾室不碍事。”



        要不然,他如果休妻的话,那几万两银子,还有孙晓晓的嫁妆,就都要退回去,实在是不划算。



        薛非暮分析了一通,老夫人自然是说好。



        孙晓晓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听到把她贬为妾室的话,又哭又笑,闹腾了整整一夜。



        再一觉醒来,孙晓晓只睁着眼睛默默流眼泪。



        竹香院的下人也不敢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传来一阵喧嚣声。



        孙晓晓的贴身丫鬟过来,把外头的情况说了,语气急切。



        “夫人夫人,褚姨娘带着府里的钱跑了。”



        孙晓晓愣住:“什么?你说什么?”



        那丫鬟又把外头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孙晓晓听完,大声的笑起来。



        她向来看褚婉儿不顺眼,今儿愣是把她给看顺眼了。



        “夫人夫人,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呀?这可是孙家送过来的钱,这可是夫人你的钱。”



        孙晓晓还在哈哈笑着:“什么我的钱?这早已经不是我的钱了,进了侯府,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但放在侯府,倒不如给褚婉儿那个贱人带走。



        “我宁愿便宜褚婉儿,也绝不便宜了侯府。”



        那丫鬟听着这话,只觉得孙晓晓是疯了,却不敢多说别的。



        外头已经乱成了一团糟,慈松院,老夫人狠狠的垛着拐杖,把褚婉儿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给骂了一遍。



        “挨千刀的贱人,居然做得出这种事,平时看着老实,居然敢把府里的钱全都带走。



        “她定然早有预谋,若不然,那一日也不会说要留一部分钱,我真的看错她了,还以为她对侯府忠心,以为她一心和暮儿过日子,万万没想到,居然,居然……”



        李嬷嬷在旁边不停的给她顺气:“老夫莫气了,世子已经派人去找了。放心,她一个女子,能走到哪里去?很快便能找到,只要找到,便能把钱要回来。”



        “但愿如此,但愿如此。”老夫人说得咬牙切齿,狠狠的顿着拐杖:



        “真是作孽呀,侯府是犯了什么错?居然碰到了这群妖魔鬼怪。”



        慈松院的下人们知道府里出了事,老夫人心情不好,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



        妙文院的几个丫鬟,都被打得血肉模糊了,愣是一点消息都问不出来。



        侯府里,人心惶惶。



        每一个丫鬟小厮都被问了好几遍的话,想要从中套出一些有用的消息,但皆一无所获。



        入夜了,老夫人还等着消息,却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气得吃不下睡不好。



        整整一夜,睁着眼睛到天亮。



        她好不容易才从孙家要来这些东西,又坚决不给孙晓晓拿走,都不想,却让褚婉儿那个贱人摘了桃子,她心中哪里能平衡。



        若褚婉儿被抓回来,她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又等了一日,到傍晚时薛非暮终于回来了。



        老夫人见着人赶紧问话:“怎么样人抓到了?”



        薛非暮叹了口气:“还没有,能派出去的人都派出去了。”



        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不能大张旗鼓,对外只说有下人偷了重要的字画,好歹维护侯府颜面。



        老夫人:“她一个妇人能去哪里?而且她来京城不久,在京城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人帮她,她会不会回北境了,拿了那么多钱,足够盘缠的。”



        “这一路,也已经让人去追了,快马加鞭,肯定能追上。”



        他话里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茫茫人海,大海捞针,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老夫人面色有些怨怪:“你还说她性子温顺,善解人意,现在倒好,那么多钱,说拿便拿走了,一点余地都不留,她是半点活路都不给侯府啊?你看看你找的这些都是什么样的人。



        “若你当初能跟江清月好好的过日子,哪有今日这般的事情。”



        说到江清月,薛非暮有些晃神。



        他似乎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再听到的时候,一股异样的感觉落在心口。



        这个名字,遥远又陌生。



        现在,侯府的烂事一摊接一摊,衬得江清月就像天上的皎洁明月一般。



        竟让他生出一股自惭形秽的感觉来。



        若不是江清月是他的发妻,他几乎都要觉得现在的江清月他高攀不上。



        老夫人还在旁边说:“江清月再如何,也是大家闺秀,现在却被这么个东西,害了咱们侯府。她现在又是郡主,得皇上贵妃青眼,就是丞相都对这个妻妹照顾有加……”



        “等把这些事了了,我就让清月回来,这正妻之位给她留着。”



        老夫人皱了皱眉,没同意也没拒绝。



        现在的江清月对侯府有些用处,虽然不洁,以后处理了就是,眼下,是薛非暮能找到的最好的正妻了。



        “先把褚氏找回来吧。”



        “祖母放心,一定能找到的,她一个人不敢孤身上路,定然是跟着商队或者找镖局,我已经去问过了,很快就有有消息。



        “还有城卫司也去帮我查了,只要出城,就有痕迹。”



        老夫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若出了城,你上哪去抓。”



        薛非暮目光看向窗外漆黑的夜色,开口道:



        “我已经派了人,在去边境的必经之路上等着,无论她怎么躲怎么藏,只要她到北境,我就一定能抓到她,除非他这一辈子都不回北境。”



        “不错,如此倒是一个好法子。”



        外头,李嬷嬷来传话:



        “老夫人,孙姨娘来了,此时跪在院门外。”



        “哦,她爱跪就让她跪着吧。”老夫人往外头看了一眼,看孙晓晓低眉顺眼的样子,很是解气。



        听到孙晓晓的名字,薛非暮面色不太好看,跟老夫人把情况禀报了一遍,便起身出了门。



        院门口,薛非暮一眼就看到跪着的孙晓晓,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生怕孙晓晓叫住他。



        但是没有,孙晓晓抬头看到他了,一句话都没说,又低下了头,继续跪着。



        路过她身边的时候,也没有说话,倒叫他停下了脚步。



        “既然还病着,便不必跪着了,你回去吧。”



        孙晓晓低着头起身,跟薛非暮保持距离,蹲身行礼:“多谢表哥。”



        这样不哭不闹不贴着他的孙晓晓,薛非暮竟然有些不习惯。



        听着她依然叫他表哥,叹了一气:



        “孩子以后都会有的,你放心。”



        “是。”



        孙晓晓开口:“听闻褚姨娘把府中的钱全部卷走了。我实在心疼,不知道追回来没有。”



        “还没有。”薛非暮有些不耐了。



        孙晓晓:“我也想帮一下表哥,为表哥分忧解难。”



        “你有什么办法?”



        “如果城内找不到,褚姨娘很大可能会回边境。在城中找人,表哥更有办法,不过出了城,就有些困难了。



        “表哥或许不知道,我外祖家经商,虽然生意做得不大,但也还有些门路,若是找人,他们帮忙再合适不过。”



        听着这话,薛非暮正眼看了孙晓晓一眼。



        孙晓晓外祖家的生意,都在京城外,和来往商队相熟,如果能得他帮忙,确实比他自己派人要好许多。



        “表哥不若去一趟竹香苑,把去北境这一路的城镇写下来,我让人给外祖送过去。”



        一听说要去她的院子,薛非暮心知肚明孙晓晓是有一些争宠的心思。



        不过现在,他也乐得满足她这个小愿望。



        当务之急,是要把钱追回来。



        “走吧。”薛非暮把孙晓晓扶起来,二人一同往竹香苑而去。



        薛非暮坐在桌前,写沿途的城镇名字,他回忆着他们回时的路线,全部都一一记了下来。



        孙晓晓不哭不闹不要求,贴心的泡了茶。



        倒教薛非暮觉得她懂事了许多。



        不知道是不是今儿太累,还是入夜困顿,喝完茶之后,他有些昏昏欲睡,便直接歇在了竹香院。



        夜半三更,竹香院传来一道杀猪般的尖叫。



        把慈松院的老夫人都从睡梦中惊醒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一旁守着的丫鬟不明所以揉着揉眼睛:



        “老夫人,怎么了?”



        老夫人感觉是自己做梦了,没说话又继续睡去。



        她心中想着钱没有拿回来,睡得并不安稳。



        迷迷糊糊间,听到外头传来一声响动,随即便是丫鬟的惊呼。



        “老夫人,不好了,不好了,孙姨娘她……世子她……”



        丫鬟支支吾吾,不知道该如何说。



        老夫人惊醒,听到世子两个字心头大跳:“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好好说。”



        丫鬟支支吾吾说不出口,随后进来的婆子飞快开口道:



        “老夫人,孙姨娘趁着世子睡梦中,割……割了世子的子孙根,切了喂狗,老奴去的时候,狗已经吃干净了……”



        老夫人眼睛一花,晕了过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