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都市言情 - 重生超模在线阅读 - 56.第五十六章

56.第五十六章

        缪斯大楼的顶层,一共划分为三个区域。

        总裁办公室,董事大会,和席择的工作室。

        当明喻从电梯里迈步出来的时候,守在电梯旁的工作人员微微一愣,下意识地就想要询问对方是有什么事情。但是在他看清明喻的脸庞时,他却忽然停住了动作,然后轻轻弯腰,甚至还给明喻指明了去席择工作室的道路。

        明喻并没有感到惊讶。很久以前席择曾经说过,他随时欢迎自己来顶层找他,因此明喻也猜到了,这个男人恐怕从那一天起就预料到了,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像今天一样的来到缪斯顶层,所以提前做好准备什么的,那是理所当然的。

        向对方道过谢后,明喻便顺着玻璃走廊向大楼的另一边走去。

        这层楼十分安静,透明的玻璃和钢筋将走廊建设得仿若悬挂在半空中,倘若是有恐高症的人恐怕还会有一点害怕。席择很明显是个非常会享受的人,去往他的工作室的一路上,潺潺流淌的清水冲击着鹅卵石,颇有一种流觞曲水的古雅意境。

        明喻就这么一步步地走到了红木大门前,他轻轻敲门,在获得对方许可后便扭开了门把手。

        此时的席择正半俯着身子,不知在桌案上描画着一些什么,神情淡漠,镇定不迫。明喻进来后席择并没有开口,等到他将某一笔勾勒完了以后,才语气平静地说道:“洛城的事情我不会去管的,你让他自己去找沈翔商量,他在美国呆的已经够久了,该回来了。”

        闻言,明喻微微一愣,瞬间便明白了:对方这是把自己当成丁博了!

        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后,明喻道:“席择,是我。”

        手中的动作瞬间一滞,席择诧异地抬首看向明喻,后者正微笑着与他对视。两人对视了半晌后,明喻先问道:“没想到我会来?”

        席择薄唇微勾,将手中的施德楼铅笔放下,抬眸道:“是,没想到是你。”顿了顿,在明喻调侃的笑容下,席择意味深长地补充道:“比我想象中的,来得更迟了一点。”

        一听这话,明喻惊讶地问道:“你知道我会来找你?”

        席择不慌不忙地站起身、顺便整理了衣衫,接着他拿起放在桌子一旁的抽纸湿巾,一边仔细地擦拭着自己刚才握笔的手指,一边从容不迫地回答道:“嗯,你会来找我。所以这一次,是因为下个月的世界超模排行榜?”

        明喻抿唇轻笑,并不吭声。

        席择摇摇头:“看样子不是。那是因为《品格》的三月刊?”

        明喻唇边的笑意更深了一些,却仍旧没有开口。

        再仔细思忖了半晌后,席择淡定地说道:“因为卢臻昔。”

        明喻挑眉:“为什么因为他?”

        “看样子是他了。”席择深邃的眸中划过一抹戏谑的神色,他慢条斯理地将那湿巾扔进了干净的垃圾桶里,然后迈步走到明喻的身旁,仿若随口地说道:“因为我让沈翔多注意他一下了,嗯……看样子效果不错,你来找我了。”

        席择的这间工作室十分空旷,面积比明喻楼下的那间休息室至少大了五倍不止。这个男人在建筑装饰上显然是一个极端的极简主义者,整个房间采用了大片深蓝色与浅银色的搭配,除了在房间另一端设置了一个小型溪流,其他地方都看上去相当简素大方。

        明喻此时就靠着小羊皮沙发椅背,微微摇首看着席择,说道:“果然是你。能告诉我你决定打压他的理由吗?”

        席择抬眸思索了片刻,接着道:“因为我不喜欢他?”

        明喻:“……那卢臻昔倒是挺冤的了。你不喜欢他,他就少了很多资源。”

        席择语气平静地说:“他错失的那些资源都是公司分配给他的,他自己去争取得到的资源,沈翔绝对不会动。”说到这,席择顿了顿,语气中不由地带了丝笑意:“我大概猜到了,你今天是来打算欠我人情了。”

        听着这话,少年清俊秀朗的面容上划开一抹笑容,明喻反问道:“这你都猜到了?”

        席择淡定地道:“你来为卢臻昔求情。”

        “噗……”

        见着少年突然笑出声的模样,席择微微怔住,问道:“难道不是?”

        明喻郑重认真严肃庄严地摇首:“不,我没有想为卢臻昔求情的意思。我今天来这是希望你帮我引荐一下公关部的沈总监以及演员部的徐总监,如果让赵睿是做这些事的话,他可能会大费周章、甚至耗时颇久,但是如果是让你去做的话,那可能会非常迅速地就实现了。”

        席择诧异地上下打量了明喻许久,但是却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他思考了半晌,接着说道:“让赵睿去做这件事情,虽然耗费时间、但不会欠我人情。明喻,欠我人情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比如说,费大师欠了你一个人情,你就让他为你拍了几千张‘纪和雅’这次高定的硬照,还一力承担了后期修片的工作?”

        席择摊手:“费老得知我的这个要求后,非常高兴地答应了。”

        言下之意是:费大师认为,用这种方式还人情,真是太简单了!

        然而令席择诧异的是,即使知道“欠自己人情”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情,明喻依旧坚持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席择颇为无奈地打了个电话,将沈翔和徐温书叫来了自己的工作室。

        接下来的事情,席择并没有参与,在沈翔和徐温书急匆匆地赶来后,席择直接告诉他们叫他们来的用意,然后自己便坐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看着明喻与他们交涉。

        沈翔自然是知道明喻与席择之间的关系的,但是徐温书那可就一点都不知道了啊!

        徐温书今年40出头,是一个儒雅和善的中年帅大叔。之前周薇卓为了“明喻”这个人来找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记住了这个名字,并且将明喻安排进了袁哥的训练班里。而这一次,明喻竟然又找到了席择?!

        席择可和周薇卓不同啊!

        周薇卓还算是个脾气好、容易说话的人,况且明喻的经纪人是赵睿,周薇卓帮赵睿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席择什么时候还和明喻有关系了啊?

        席择这么一个腹黑冷漠、毒舌恶劣……咳咳,以上掐了别播,总而言之,席择并不是一个乐意帮助新人的活雷锋,这个明喻竟然能请得动席择?

        徐温书郑重地打量了明喻一眼,暗自想到:有♂问♂题!

        将自己的来意说明以后,明喻开门见山地直接问道:“沈总监,徐总监,是这样的,我想请问一下你们,最近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影视资源,男二号、男三号都可以,比较能锻炼演技、同时又很讨喜的,最好是适合刚出道的新人的。”

        一听这话,沈翔和徐温书诧异地对视一眼,接着两人纷纷侧过身子看向一旁的席择。

        只见席择正淡定地垂首吹着手中的热茶,没有一点反应。

        最后还是沈翔狠了狠心,直接说道:“如果是适合新人、又比较一流的资源的话,最近有两部电视剧和一部电影不错,都是男二号,对外形要求和演技要求都挺高的。”

        徐温书见沈翔竟然连这种内幕消息都说出来了,他仿佛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接着赶紧地补充道:“是的,那部电影叫做《战书》,讲述的是宋朝时期有一位将军……”

        等到沈翔和徐温书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全部都说出来后,明喻感激地与他们握手。但是等沈翔询问是否要让人将这些资源分配给明喻的时候,明喻却果断的拒绝了,惹得沈翔和徐温书一头雾水地离开了。

        等到红木大门再次“咔嗒”一声轻轻阖上后,席择才放下了手中的白瓷茶杯,语气平静地问道:“你不适合演戏。”顿了顿,席择又补充道:“尤其是刚才那三部戏。”

        明喻挑眉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适合演戏?我最近演技进步很大。”

        俊美矜贵的男人毫不避嫌地用怀疑的眼光看了明喻许久,最后他诚恳地说道:“为了你的前途着想,短时间内还是少接点戏吧,明喻。”

        明喻:“………………(/=_=)/~┴┴”

        你这是什么同情的眼神!!!!!

        憋屈了片刻后,明喻决定忘记对方的话:“我并不是想自己接戏。”话止于此,明喻没有再说下去,他问道:“你的人情打算要我怎么还?”

        席择拧着眉头思索了片刻,接着问道:“当我的专属模特?”

        明喻:“………………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席择一♂脸♂无♂辜地摊手道:“你看,我说了你又不答应。”

        明喻无语了片刻,最终还是忍不住地说道:“其实这个‘╮(╯_╰)╭’表情真的很不适合你。”

        席择仔细揣摩了一会儿:“那这样呢?^_^”

        明喻:“……………………”

        人设都崩坏了好么!!!!

        抱着一种“为什么我每次见到的席择都有点不一样”的心情,明喻乘着电梯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而明喻却不知道,在他走了以后,这个冷峻优雅的男人却渐渐收敛了笑意,有些为难地凝眉自语道:“这种感觉也不行?”

        ……精分是病,真的得治!!!

        不过虽然席择每次都会给自己打上一点补丁,在无伤大雅的情况下稍微改变一下自己,尝试着探索:到底什么样的模样,才能最为打动这个少年、让他自愿自主地真正成为自己的人。

        但是有一点到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变化的——

        毒♂舌。

        你要是能不这么毒舌损人,人家明小玉恐怕早就拿你当死党了有没有啊!

        等到丁博忙完了事情回到工作室的时候,他刚躺倒在沙发上还没抱怨,忽然便听席择语气郑重地说道:“今天晚上去若尚吃饭吧。”

        丁博:“……啊?!”

        过了半晌,丁博忍不住地问道:“干嘛这么特别地要去吃饭?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闻言,席择薄唇微勾,轻挑一眉:“我心情好,算不算事情?哦对了,你记得把洛城的事情解决了,如果他的经纪人在用餐的时候打电话进来,这顿饭你来结账。”

        丁博:“#$#@%#$!$$%#$!!!!”

        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