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都市言情 - 重生超模在线阅读 - 82.第八十二章

82.第八十二章

        走廊的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点亮,那晕黄色的光线从席择的背后照射过来,在其身遭投下一层淡淡的光晕。

        开门以后席择第一眼注意到的便是挂在明喻脖子上的细项链,大概算是锁骨链吧,这项链极细,正好搭拢在少年脆弱高挺的锁骨上,十分迷人。唯有吊坠那一端挂着的一颗……额……水晶香菇,似乎不和风格了一些。

        见状,席择勾起薄唇,挑眉问道:“还记得那个大礼?”

        明喻直接就抵在门口了,他狡黠一笑,点头道:“是,还记得,你不给这礼,我可就不放你进来了。”

        闻言,席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但是唇角的弧度却没有一丝的下落。他佯装沉思,过了半晌,才问道:“那我就勉为其难地为你烧一桌菜吧。”

        明小玉:“……”

        过了片刻,明喻一脸正色道:“可以换一个礼物吗?”

        席择轻挑一眉:“不可以。”

        “……那我关门好了。”

        电光火石间,明喻刷的一下抬手就去拉门把手,可是席择怎能如他的意?倏地一下,席择便抓住了少年削瘦的手腕,接着在明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大步一跨,正式进了屋,顺带着还关上了门。

        明小玉:“……_”

        席择:“^_^”

        虽说明小玉是万分不想看到一桌子乌漆麻黑、无法辨认的菜,但是席择这都破门而入了,他也不好将对方赶出去啊。于是抱着一种“或许我还能在旁边看着一点”的想法,明喻主动提出在厨房帮忙的建议,在席择考量的目光中,硬生生地挤进了厨房。

        其实席择在敲门的时候左手里就提了一个大袋子,但是那时候他的手被大门挡住了,因此明喻便也没有发现。而等到席择将袋子里的菜全部拿出来以后,明喻看着那一个个的菜,慢慢的从这个“(⊙□⊙)”表情,变成了这个“(/=_=)/~┴┴”。

        明小玉:干什么干什么!这个虾仁,这个狮子头,这个里脊,还有这些肉片!!!

        你到底是想干什么!!!

        仿佛察觉到了少年悲愤欲绝的心情,俊美矜贵的男人淡定地将虾仁从保鲜盒里取出,然后语气平静地回答道:“哦,今天时间有限,我就做点简单的菜。比如红烧狮子头、水晶虾仁、糖醋里脊……嗯,再加上一个水煮肉片吧。”

        听着这些熟悉的菜名,明小玉气得是脸都红了,不过他哪儿知道,某个男人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发红的小脸蛋,意味深长地翘了唇角。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简直就让明喻惊悚得瞪大了双眼,就是当初他突然重生,也没有给他这么大的刺激,因为他竟然看到:这个男人娴熟流畅地做起菜来了啊!!!

        醋、酱油、料酒……这些调料在男人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它们自动自觉地出现在席择的手上,只要他需要,那么席择便可以连看都不看一眼地就直接拿起某样调料,然后姿态从容地往碗中、锅中搁上一点。

        比如说在放糖的时候,明喻记得自己总是十分纠结,要注意着千万不可以放少了、当然更不可以放多了。但是你知道席择是怎么做的吗?!

        他竟然连看都不看,拿着糖勺就往里头掂糖了啊!!!

        那细细的白砂糖随着男人手腕的动作,如同雪花一样洒落在里脊肉上。很快,甜酸的香味便从锅中向四周弥漫开来,那味道闻得一旁的明小玉是口水都快下来了,却见席择还是不紧不慢地颠锅。

        当席择拿起料酒往里头洒了些许后,明小玉惊悚万分地发现——

        这锅竟然起火了啊!!!

        ……人家明小玉虽然厨艺是平凡了一点,但还是知道放酒容易在锅中引火,而这突如其来的酒火通常能使得肉更加鲜美细腻,口感地道,但是这也只是理论啊,明小玉两辈子都没见过哪个朋友能做到这一点的啊!!!

        你能想象,这个男人竟然能够拥有这么好的厨艺吗?!!!

        那必须不能啊!

        这可是席择!

        席择烧菜很好吃?不管你信不信,反正现在的明小玉是信了。

        等做到水晶虾仁的时候,明小玉已经收拾起了脸上惊骇的表情,一脸镇定地帮着席择递碗、递盘子……是的,他发现在这个厨房里,他也只能做这种事情了。

        “不惊讶了?”席择一边放着白酱油,一边淡定地问道。

        明小玉嘴角微微一抽,点头道:“嗯,不惊讶了。”

        这还能怎么惊讶啊?!

        当明小玉看见这个男人在摆盘的同时,竟然还拿起一颗红萝卜和一把小菜刀,三下五除二地就雕出了一颗栩栩如生的花朵时,再多的惊讶也都转为了麻木,因为明喻大概也意识到了:上次他生病时候的那么多东西,估摸着还真是席择一个人煮的。

        想到这,明小玉不由好奇地问道:“我记得你不是有很严重的洁癖吗?”

        席择一边将水晶虾仁装进盘子了,一边看似随口地说道:“所以只有你和我,吃过我煮的东西。”

        男人的语气平静而无起伏,仿佛真的只是那么不经意地一说、没有任何其他意思,却让明喻稍稍怔了片刻。此时此刻,明喻竟然感觉到中午已经酒醒了的醉意再次袭上了大脑。

        翘起唇角,明喻似笑非笑地打量了这个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半晌,最后低笑一声,没有回答。

        赵睿总是说他撩妹技能一流?

        可是明小玉却深深地觉着,和这个男人相比,他可是一个撩妹新手了啊。

        ——我说啊,明小玉你到底知不知道,人家席择压根不会撩妹啊!他唯一点亮的技能只有一个,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就是:撩小香菇技能啊!

        菜不多,一共只有四盘,但是却精致得仿若是从顶级餐厅里端出来一样,漂亮鲜艳。那红烧狮子头肉汁鲜嫩,香气四溢,光是看着便能感觉到极佳的口感;而那水晶虾仁,更是各个晶莹剔透,透亮鲜滑,还用一些绿色的嫩叶(没文化的明小玉表示真不认识这东西)装点在盘子的四周,如同众星捧月般的将虾仁凸显出来。

        席择做菜,除了香和味俱全外,还必须有着令人无法挑剔的视觉美感。

        如果此时的明小玉有心情拿着皮尺去测量一下,那么他就会发现,所有摆盘用的嫩叶都以某个固定的距离间隔摆放着,最大误差不超过3毫米。而这种摆放的要求除了某个男人的偏执之外,也是他对审美的要求——

        既然这样摆放最为好看,那么就必须得做到。

        一个晚上的菜,吃得明小玉从一开始的矜持,满心想着“我不能屈服于恶势力之下,要淡定冷静”,慢慢地变成了“卧槽,这菜怎么这么好吃”,最后成为了“不会吧,怎么这就没了,我还能再吃十碗饭”的悲痛。

        席择并没有动几筷子,他只是随意地吃了两口后,便将筷子搁在了白瓷碗上,双手交叉,轻轻地托住下颚,用淡然含笑的目光凝视着桌子那边的少年。

        等到明喻吃饱喝足后,席择看着他那副餍足的模样,不由低笑出声,然后问道:“既然吃好了,那要不要去看看我要送你的礼物?”

        明喻猛地一愣,半晌他才反应过来:“你的礼物不是这桌菜吗?”

        席择挑眉:“那你是不想要其他礼物了?”

        明小玉立即摇首:“走,去看看你的大礼!”

        席择几乎是两手空空地上门的,除了那一大包菜外,他可没带任何其他东西。因此明喻此时便跟着他进了电梯,打算去席择的公寓里看看那所谓的大礼。

        很久以前席择就对明喻说过,他的公寓在这栋楼的顶层,不是说他的公寓在顶层的哪里,而是说:整个顶层,都是他的公寓。

        这间房子如同明喻曾经设想过的一样,干净、简单、大方、时尚。

        整个屋子一共只有三种颜色:黑白蓝。奢侈干练的暗黑,简洁天真的纯白,以及幽邃迷人的深蓝,这三种颜色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一种奇妙的视觉效果。当然,大多数的颜色还是黑白为主,只有极少数的深蓝点缀在其间,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到衣帽间吧。”

        在明喻打量这栋房子的时候,席择并没有打扰他,但是眼看着少年竟然没有了再抬步的意思后,席择顿时失笑,干脆拉起了少年的手就往某个房间走去。

        打开房门之后,明喻彻底地怔在了原地。

        不要说是时尚圈的人了,就算很多圈外人以及普通人,都喜欢在家中设计一个衣帽间、或者说就是换衣间。明喻上辈子也有一个,里面放了他出道以来代言过的各种服装、手表、香水、鞋子,真可谓是琳琅满目,还曾经被他的朋友赞叹为“时尚的天堂”。

        而这辈子,缪斯公寓实在是太小了,所以明喻也没有设计一个衣帽间。但是他新买的那套房子却已经开始精装修了,等到入住以后,那里可有一个很大的衣帽间。

        明小玉对自己的未来是非常有信心的,因此他将那间衣帽间设计得非常大,自认为在未来五年内可以不用再换了。但是和眼前的这个衣帽间比起来,却只能算是九牛一毛,压根没有一点点能够比拟的可能性。

        这间衣帽间一共有两层,就连明喻也没注意到的,在缪斯公寓的顶层还有一个阁楼,此时此刻,那个阁楼便被设计在了这个衣帽间的正上方,为它制造出了两层的格局。

        衣帽间的左侧,一溜过去全是各色男士高定礼服;而在衣帽间的右侧,则全部都是各种男士外套,从典雅大方的小西装,到冷肃翩长的风衣,它们按照各自的顺序排列妥当,就那么一个个按次序地挂在那里,看得明喻是双眸睁大,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而在房间正中央的三个大玻璃柜中,放着的则是各式各样的手表、领夹、袖口。正对面的墙上放了一整排的鞋子,从皮鞋到皮靴,应有尽有,在灿亮的灯光下闪烁着皮革优雅的气息。

        但是看到这,明喻却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我记得这只是你的一套房子?”

        席择淡定地颔首:“嗯,一套。”

        明小玉:“……那,在你其他的房子里,也有这样的衣帽间?”

        在明小玉这副“你可千万别说你有,要不然我代表广大读者打死你”的目光中,席择低笑着勾起唇角,他轻轻颔首:“嗯,基本上都有。别墅里的那间,比这个更大一点。”

        明小玉:“…………(┙>∧<)┙へ┻┻”

        真想代表月亮,消灭你这个万恶的有钱人!!!

        席择带明喻上楼,自然是要送他礼物的。而这份大礼,可不是气明小玉一顿。

        在明喻看到那套精美漂亮的礼服时,他微微一愣,诧异地转首看向席择,用目光询问对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而席择则肯定地颔首,道:“这是我送给你的一套高定。”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上次给你画了那♂幅♂画后,我有了一些灵感,所以一共做了两套衣服,这是男款,女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