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都市言情 - 重生超模在线阅读 - 96.第九十六章

96.第九十六章

        知道此时在席择的眼中,他看到的是什么吗?

        一开始洛城是打算帮明小玉卸妆的,因此他便站在明小玉的身前,微微俯下身子。而明小玉原本就是坐在椅子上自己卸妆的,所以此刻他便坐在椅子上,仰首看着洛城。

        于是,洛城背对着大门、稍稍俯身,明小玉则轻轻仰头,正面对着大门。不过明小玉就算是正面对着大门也木有用!他的身子完全被洛城这189cm的大高个给挡住了!

        所以说,长那么高干嘛!长那么高干嘛!

        你要是长169,你说席择能看不清么!!!

        知道现在席先生到底看到什么了吧?还不懂?那赶紧翻翻各路偶像剧!什么“我只是给她吹个沙子,亲爱的你真的看错了啊”、“我们不过是拣东西的时候正好重叠了身形,真的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啊”——没错,就是这种情形。

        不过虽然作者能写出如此狗血的剧情(?),但是席择显然不可能成为“一边动怒一边捂着耳朵,大喊‘我不听我不听’”的偶像剧女主角,于是他的目光从爱人的身上一扫而过,接着垂眸,冷静淡漠地扫向了一边的洛城。

        洛城:“……………………qaq”

        妈呀!为什么突然好冷!!!嘤嘤嘤嘤,我要回南极!!!!

        洛城下意识地就赶紧闪到了一边,终于,席择看到了明喻的大半个身子。见着爱人一脸惊讶的模样,席择大概也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从容不迫地迈了步子,走进屋里,顺手关上了门。

        “卡嗒——”

        没有随手关门好习惯的洛城应声抖三抖。

        俊美矜贵的男人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抖得和筛糠子似的洛城,席择径直地走到明喻的面前,当他注意到少年眼梢上的花纹时,席择微微一愣,接着抬手轻轻抚了抚那繁复美丽的纹路。

        “还没有卸妆?”

        明小玉失笑:“正准备卸。”

        一旁的洛城:(⊙□⊙)!!!

        席择淡定地颔首:“这种眼线倒是有点难卸,我来帮你。”

        一边说着,席择一边顺手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化妆棉和已经配置好的卸妆液。那动作顺畅的啊,好像理所应当似的,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间里还站着的另一个人。

        明小玉嘴角微微抽搐,忍不住地说道:“席择,洛先生还在一旁站着呢。”

        听了这话,正目瞪口呆着的洛城连忙摇头:不不不!我不在这!你看错了!!!

        少年的话,席择还是一直听进心里去的。于是他便先放下了手中的化妆棉,转首看向一边极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洛城,接着一脸惊讶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在这的?你在这干什么?”

        洛城干笑两声:“……我来……我来送东西。”顺便看看美人,能吃豆腐就更好了……

        在席择出现在那一刹那,洛城就已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之前曾经说过,能够登上时尚圈巅峰的顶尖超模,首先必须是有着傲人的天赋与实力,其次还得有极好的机会,最后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你不能和赵睿一样是个傻白甜。(赵睿:喂!)

        洛城的本性虽然不至于到赵睿那个程度,但是却也相差不远了,都比较没心机,只要确定不是坏人后,他就会大大咧咧,坦诚地与人相处。这种大大咧咧可不是杜若和徐绒绒的那种,洛城是真的没有太多的城府和心机。

        你要问,为什么洛城少了最后一点,他还能成为如此出色的顶级超模?

        唉,因为洛城他是个背景雄厚的富二代啊……

        不过即使从小养尊处优的长大、没有太多的心眼,但是洛城也知道一件事:席择不可能特意来到一个小模特的化妆间,甚至,还用如此亲昵随意的语气与这个小模特说话。

        诚然,这个少年美则美矣,但要是说能够让席择都折腰,洛城还是不相信的。

        洛城可知道,圈内有多少美女模特、甚至是美少年想要爬上席择的床,毕竟只要上了席择的床,那就是获得了一张登顶的快速车票。不过洛城却也知道,席择这人洁癖很严重,别说你想爬他的床了,你要是敢不经允许、随随便便地碰他的床一下,呵呵……席择表面上还和你客客气气的,转眼就能把你给卖了!

        而现在,席择竟然在用这样的态度与这个小模特说话。

        洛城的手心开始渗出了冷汗:他仿佛察觉到了一些不对的东西。

        听着洛城的话,席择微眯着眸子望了他许久,接着问道:“你呆在美国,多久没有回华夏了?”

        洛城闻言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但是这熟悉的话语却让明小玉猛地怔住,接着想起来:类似的话,席择是不是对曾舒说过?之后席择怎么说来着……

        “已经快一年没回来了……”洛城顿了顿,又补充道:“中间回去过一次,过年。”

        重重地叹了口气,席择轻轻摇首:“回去找你的经纪人,让她告诉你,你这一年里不知道的东西。”

        洛城一怔:“诶,雅姐要告诉我什么吗?不对不对,我还没打算回国呢!”

        见状,席择挑了眉头,语气平静地问道:“还不回国?”

        洛城先是一吓,接着他吞了口口水,重重地点头:“不回!”

        席择低低的“哦”了一声,接着淡定地说道:“那真是抱歉,刚才我给温雅打了电话,她应该已经买了从美国过来的机票,顺便冻结了你的银行卡。”

        洛城:“…………………………”

        qaq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早已被冻成了企鹅的洛城,此刻深深地感觉到了由内而外的疲惫。为什么!他明明都独立自强这么多年了,怎么一看到这个男人,还是心惊胆颤啊!他到底哪儿惹到了席择,要被这个男人如此欺压……

        难道,是因为明喻?!

        洛城惊骇地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向那边正在卸妆的两人。

        席择连头也没回,直接开口道:“出去的时候顺手把门带上。”

        洛城:“……”

        原本没打算离开的洛城,此时抱着一肚子的秘密,灰溜溜地往大门的方向走去。但是他才刚走到一半,便听明喻低笑着说了句什么,然后席择轻声回答“他不是外人”,接着又头也不回地问道:“洛城,你今天看见什么了吗?”

        那句“他不是外人”,让洛城脚下的步子顿了一瞬。

        接着他才笑眯眯地开了门,道:“席哥,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卡嗒——”一声,洛城真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明喻听着那清脆的关门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我没想到在洛城的面前,你会什么都不隐藏。这可不像你的性格,你和他关系很好?”

        席择垂着眸子,认真地用化妆棉擦拭着少年眼梢处的花纹,道:“你知道洛城的经纪人叫什么吧?”

        明喻翘起唇角,道:“温雅,缪斯的王牌经纪人之一,久闻大名。”

        “她曾经是我的助理。”

        明喻倏地一愣:“什么?”

        “洛城当年是丁博签下来的,后来丁博带了一年,之后就把他交给温雅了。”顿了顿,席择又补充道:“一开始洛城和我关系还是不错的,但是渐渐的,他到了叛逆期以后,就不怎么和我见面了。不过看样子,最近脾气是收敛了不少。”

        明喻:“……”

        刚才那个蠢萌蠢萌的二哈,真的会有叛逆期这种东西吗!可信度真的不高啊!!!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明喻忽然想到:“等会儿,为什么洛城突然不和你见面了?你难道做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你该不会欺负人家了吧?”

        席择垂眸,语气镇定:“没有,我是会欺负小孩的人吗?”

        明喻抬眸:“看样子是真有欺负了。”

        席择:“………………”

        过了片刻,席择叹气道:“他还在丁博手底下的时候,有次不小心把饮料洒在了我的身上,然后我温和地训斥了他两句,他就不怎么和我见面了。”

        明小玉:“………………您这温和的训斥,一定非♂常♂温♂和吧。”

        席择淡笑着勾起唇角,道:“多谢夸奖。”

        明小玉:“…………(/=_=)/~┴┴”

        谁在夸奖你啊!!!

        等到明喻的眼妆终于完全卸了干净后,他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的眼角,确认没有问题后,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化这种妆,没想到确实挺难卸的,今天幸好有你,要不然还真得麻烦洛城了。”

        席择闻言却是挑眉:“为什么没有化妆师来帮你卸妆?”

        明喻原本想回答“洛城说化妆师有事”,但是他才刚张了口还没说话,便忽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接着叹气道:“我大意了,大概是洛城把化妆师叫走了吧。”

        一听这话,男人薄唇一抿:“又是洛城?”

        想起刚才某只蠢二哈耍流氓的模样,明小玉耸耸肩膀,完全没有帮忙说话的意思:“我猜大概是这样了。”

        席择凤眸一眯,心里已经有了某些想法。而明小玉则不怀好意地在一旁看着,似乎看到了刚才某个凑流氓的悲惨未来。但是,小香菇啊,你说你这么蔫坏蔫坏的,早晚会遭到报应啊!

        比如说……

        这边明小玉正笑眯眯地假想着洛城耍流氓到底得到了什么下场,而另一边,席择却猛地搂住了他的腰身,在明喻诧异的同时,忽然垂首在他的眼梢处轻吻了一下。

        席择垂眸:“你想借刀杀人。”

        明小玉先是愣了愣,接着坦然道:“哦,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席先生,你愿意成为我的刀吗?”

        席择倒没有一下子就回答,他漆黑深邃的眸子在少年灿烂的笑脸上停顿了一会儿,接着忽然勾起唇角,道:“这个样子不错,我喜欢,很可爱。”

        话音刚落,席择便猛地低首吻上了少年的嘴唇,将那句“说说清楚,什么叫可爱”给堵了回去。唇舌间的律动让暧昧的气息在安静的化妆间里弥漫,男人攻城略地般的在少年的口腔里掠夺而过,而少年也毫不退让的,反击着用力地吮吸着对方。

        等亲到最后,可爱的小香菇干脆一把将某个男人按在了墙上,而席择则猛地一愣,等到反应过来之后,又将这颗想要造反的小香菇压了回去。

        等到两人都整理好凌乱的衣着、喘好气正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