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9章 玩弄人心

第9章 玩弄人心

        徐太平刚收的狗腿子第一个站出来。

        吴六一掏出褡裢。

        将褡裢中的零碎银角子和一大把铜钱倾倒在长条桌上。

        朗声道:“徐爷,小人的命都是您的,何况这么点小钱,只恨小人钱少,不能表达小人万分之一的感激之情。”

        而后是王大山。

        王大山也摸出一大把铜钱:“徐爷,小的就这点,回头赚了钱,再孝敬徐爷。”

        两个榜样领头。

        其他捕快再也僵持不住。

        一拥而上。

        徐太平却忽然喝止:“等等!”

        众捕快又僵在原地。

        以为徐太平生气了,顿时七上八下。

        徐太平却扫视众人:“谁识字?”

        有老捕快周大富颤颤巍巍地举手:“小的识字。”

        “能写?”

        “能。”

        “好,”徐太平赞了一句:“从现在起,你就是本捕头的书记官,本捕头身边但凡是写写画画的事情,都由你负责。”

        周大富大喜:“多谢徐爷。”

        徐太平略微沉吟:“嗯,你好歹是个读书人,有一技之长,每个月给你加五钱银子。”

        五钱,就是半两。

        其他捕快三两。

        周大富只因会写字,就涨到三两半。

        这也是个大数字。

        一两银子兑换一千枚铜钱。

        半两就是五百枚。

        这年头,街面上卖的饼子,四五个铜钱一个,普通人俩饼子能吃饱,一天三顿都买饼子吃,需要三十个铜钱。

        五百个铜钱,够一个成年男人吃二十天饼子。

        如果自己买米粮做饭,吃一个月还有剩余。

        所以。

        周大富闻言,大喜。

        直接趴下,给徐太平磕头:“多谢徐爷,多谢徐爷。”

        徐太平挑挑下巴:“起来,干活儿。”

        周大富连忙爬起来,屁颠屁颠地站到徐太平身侧:“徐爷吩咐。”

        “把他们的孝敬记下来,谁出多少,务必准确,一个铜板都不能错。”

        “好嘞。”

        周大富记账。

        吴六一收钱。

        王大山维持秩序。

        最后一算总数,折合五两多点银子。

        平均算,每个人贡献了一百来个铜钱,好像不少。

        但吴六一一个人就贡献了差不多二两银子。

        所以。

        吴六一的脸色很凶狠。

        恶狠狠地扫视那些掏钱少的捕快。

        徐太平却依旧笑眯眯,甚至问了一句:“心疼不?”

        众捕快急忙摇头。

        其实,早就心疼死了。

        他们收入本就不高,而且经常被克扣,哪有那么多余钱?

        但再心疼,也不能说。

        这是老规矩。

        每个捕头上任,都得来这么一次。

        不上孝敬?

        那就是不想要这份工作。

        这工作虽然不咋地,是杂役,但好歹穿着带“捕”字的灰马甲,是官方制服。

        而且,偶尔也能有点油水。

        比更底层的百姓要滋润许多。

        所以尽管很心疼,可是该上的孝敬,却一点不少。

        徐太平见状。

        笑笑。

        朝吴六一摆头:“六一啊,把这些铜钱还给他们。”

        吴六一愕然:“啊?”

        王大山、周大富也猛地抬头,不可思议地望向徐太平。

        其他捕快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目瞪口呆地看向徐太平。

        这又是闹哪一出呢?

        徐太平心中暗笑。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现在,刚才舍不得掏钱只送了几个铜板的家伙,该后悔死了吧?

        却施施然道:“本捕头也曾是捕快,如何能不知道大伙儿都过得艰难?

        “既然知道,又如何忍心盘剥你们。

        “可是,规矩就是规矩,规矩不能破,这孝敬,本捕头不得不收。

        “所以呢,只能破例一次。

        “这孝敬,上了账本,就等于到了本捕头的心里。

        “本捕头感受到你们的心意,也就行了。

        “钱呢,原封不动退回去,也是本捕头回敬你们的一点心意。

        “我这人就这样,你们对我好,我也对你好。

        “你们对我几分好,我就对你们几分好。

        “明白了?”

        不等众捕快答话。

        直接摆手:“吴六一,周大富,退钱。”

        吴六一和周大富不敢怠慢。

        又对着账本一五一十地退回去。

        退到最后。

        徐太平忽然喊住:“等等,那个花钱,给我留着。”

        花钱。

        非流通钱。

        是民间铸造,纹饰多为吉祥喜庆的文字或者神兽、宗教符号。

        这类铜钱,统称花钱。

        徐太平看到的这枚花钱,挺厚实。

        包浆也润。

        一看就有不少年头。

        正面雕着“太平”二字。

        反面则以单线条勾勒出一名带刀骑士纵马奔驰的剪影。

        吴六一见状怒喝:“哪个王八羔子敢用花钱来糊弄徐爷?”

        徐太平却摆摆手:“我觉得挺好,有我名字,便是与我有缘,这花钱,我就收下了,就当是你们所有人共同的心意。”

        吴六一立刻满脸堆笑:“徐爷仁慈。”

        徐太平没理会。

        而是缓缓起身,看向众捕快。

        淡淡道:“规矩走完,本捕头自此正式上任,丑话说在前边,想跟着本捕头吃肉,只有俩字——听话!

        “听话!

        “听话!

        “还踏马是听话!

        “只有听话,只有跟本捕头一条心,才有资格跟着本捕头吃香的喝辣的,否则,趁早离开!

        “若是让本捕头发现有人阳奉阴违甚至吃里扒外,本捕头有的是手段收拾他!

        “言尽于此,好之为之!

        “散会!”

        这半天。

        众捕快的心情急速上下起伏。

        忽高忽低。

        忽上忽下。

        可就在这不断地起伏中。

        再无人敢小看徐太平。

        更有捕快恨不能为徐太效死。

        县衙内。

        县令书房。

        周玉成看完全过程。

        默然。

        片刻后轻叹一声:“这个徐太平,是个人才。”

        徐青立刻跟上:“确实,一整套手段流畅自然,恩威并施,打压拉拢,不到半天时间就把这群杂役收拾得服服帖帖,俨然积年老吏,极高明。”

        周玉成点头。

        又摇头:“可惜,杂役出身,又不识字,天赋也一般,县级捕头已是极限。”

        徐青也满脸遗憾:“确实可惜了。”

        周玉成摆手:“按计划行事,嗯,不用等明天了,现在就把水鬼杀人案给他。”

        “是,东家。”

        捕快班。

        徐太平拿到卷宗。

        内心狂喜。

        表情却满是愕然:“徐师爷,这案子,真的给我?”

        徐青面无表情点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第一把火,是县太爷对你的考验,也是一个机会,要是能在五日内破案,县太爷不但有赏,还会重用你,否则……”

        否则什么?

        那还用说?

        当然是不重用。

        甚至过段时间直接一脚踢开。

        徐青面色凝重地接下。

        送徐青离开。

        然后。

        捕快班炸了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