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22章 心口如一

第22章 心口如一

        徐太平直接冲向王明虎家,一脚踹在大门上。

        “咚——”

        大门纹丝不动。

        徐太平声色俱厉地喝道:“一起动手!”

        众捕快连忙跟上。

        齐撞。

        “咚——”

        “咚——”

        “咔嚓——”

        大门应声而开。

        然后。

        众捕快大惊失色。

        “卧槽!”

        “什么东西?”

        “妖,妖怪!”

        “我的妈呀——”

        “快报县太爷——”

        “……”

        徐太平也满脸紧张。

        甚至有冷汗低落。

        却有条不紊地下令:“吴六一,你去报告县太爷。

        “周大富跟我进去探查情况,记录案情。

        “其他人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靠近。

        “周大富,愣着干什么,跟我来!”

        徐太平拔出牛尾刀。

        小心翼翼进门。

        沉声道:“做记录,发现豹子精一头。

        “已死。

        “被利刃穿口。

        “脖子有非致命伤。

        “小腹被抛开,有疑似妖丹扔在一边。

        “地面有打斗痕迹,但被清理过,无法辨认。

        “有残破衣衫,与前捕头王明虎生母相似。”

        再往里走。

        “发现化作前捕头王明虎妻子的狐妖一头。

        “被斩首。

        “小腹有贯穿伤。

        “衣衫被利刃破开,露出一条尾巴。

        “屋内摆设整齐,只有卧室窗户自内向外撞破。”

        刚做完记录。

        两道人影自空中落下。

        正是县令周玉成与师爷徐青。

        周玉成扫了一眼,立即冷喝一声:“调集县兵,将此地团团围住,其余人等,就地待命,接受审讯。

        “再传本官令,自即日起,实施宵禁。

        “并命各业百姓提供线索,有发现妖怪者,立即上报。

        “有隐匿不报者,视为谋反,立斩不赦。

        “徐太平,你随本官来!”

        徐太平神情肃穆。

        快步跟上。

        跟周玉成进入房间,拱手行礼:“大人,有何吩咐?”

        周玉成阴沉的眼睛死死盯住徐太平:“抬头,直视本官。”

        “大人?”

        “恕你无罪。”

        “是,大人,”徐太平小心抬头,挤出一丝笑意,又露出一点畏惧之色,眼神不断躲闪,说是直视,却与周玉成的视线一触而走。

        周玉成却轻喝一声:“心口如一!”

        浓郁的文气随着周玉成的轻喝,瞬间喷薄而出,笼罩徐太平。

        徐太平惊慌不安的眼神,立刻平静。

        周玉成见状,冷着脸喝问:“徐太平,你可知情?”

        “大人?知什么情?”

        “王明虎家有妖怪之事。”

        “回大人,属下不知。”

        “你如何得知王明虎家有妖怪?”

        “属下嗅到血腥味,联想到昨日王明虎小妾惨死一案,于是率捕快撞开大门,才得知王明虎家有妖怪。”

        周玉成听到这里。

        皱起眉头。

        这个捕头当真什么都不知道?

        却又接着喝问:“你以何种手段击杀豹子精狐狸精?”

        徐太平一脸茫然:“属下来时,豹子精与狐狸精已死,并非属下所杀。”

        周玉成死死盯住徐太平。

        沉默几息后。

        忽然改了话题:“徐太平,前日于县衙内施展儒道神通的高手是谁?”

        “属下不知。”

        “你可认识或曾接触过儒道高手?”

        “属下认识并接触过的儒道高手只有县太爷您。”

        周玉成再次沉默。

        随后。

        又问了一系列问题。

        徐太平无不仔细回答,包括一些隐私。

        良久。

        周玉成挥手,解除儒道神通,神情和煦道:“徐捕头,休怪本官无礼,实是此案非同小可,本官不得不谨慎行事。”

        徐太平拱手:“大人职责所在,属下怎会有怨言?”

        周玉成脸上笑容更和煦:“好,不愧是本县神捕,那你说说你对这个案子的看法?”

        徐太平小心问:“大人,能说?”

        “你尽管说。”

        “是,大人,”徐太平再行礼:“属下昨日来拜访调查,并未发现异常,可刚离开这里,王明虎外宅便发生命案,很显然,这是杀人灭口。”

        周玉成微微点头:“继续。”

        “属下又调查王明虎生前生活习惯,发现其早就抛弃老娘与娇妻,于城东另置外宅,且常住外宅,极少回家,这很不正常。”

        “哦?”

        “这说明,王明虎肯定发现了异常,发现娇妻是狐狸精,甚至发现娘亲是豹子精。”

        “那他为何不报本官?”

        “或许被威胁,或许……他与狐狸精豹子精是一伙人,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王明虎后来被掏了心脏,伤口尺寸与豹子精爪子吻合,可见王明虎并不甘心任由摆布,或者生出了别的心思,所以被豹子精灭口。”

        周玉成沉吟数息。

        赞许点头:“不错,说得通,甚至可以说是严丝合缝,王明虎一案,应当便是如此。”

        说到这里,起身笑道:“徐神捕,恭喜,又立新功,一日之内破获王明虎被害案,堪称神速。”

        徐太平连忙陪着笑脸道:“全凭大人教导,属下只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

        “哈哈哈,”周玉成哈哈大笑:“那这善后事宜,本官便托付给你。”

        徐太平拍着胸口道:“大人放心,属下一定仔细善后,并将两头妖怪尸体并妖丹、赃物、非法所得检点清楚送入县衙,由大人处置。”

        “嗯,徐捕头行事稳妥,深得本官心思。”

        周玉成说到这里。

        起身离开。

        到院子里。

        朝带领县兵抵达的县尉杨金堂摆摆手:“此案已破,留徐捕头善后即可,你率兵巡逻以及搜查妖怪。”

        杨金堂扫了一眼院子里的妖怪尸体,点头领命,率领县兵离开。

        霎那间。

        王明虎的院子里,又只剩下徐太平以及吴六一、郑博文、王大山以及十个捕快。

        徐太平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如释重负。

        又如遭大赦。

        瞬间汗湿全身。

        尤其后背,湿淋淋的,仿佛刚从水中捞出。

        更全身无力,差点瘫软在地。

        只因。

        刚才太过紧张。

        他完全没有防备,就被周玉成施展儒道神通“心口如一”拷问。

        如果不是“太平”花钱以及竹书给力。

        他一定会一五一十地全部交代。

        然后,被周玉成弄死。

        短短几分钟。

        可谓是险象环生。

        半只脚都迈进了鬼门关。

        万幸!

        金手指给力。

        运气也好。

        演技也还过关。

        成功骗过周玉成。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结果很完美。

        在周玉成那边,彻底洗清身上嫌疑。

        成为清清白白的一个小捕头。

        短时间内,不会再引周玉成怀疑。

        嗯。

        也不能大意。

        读书人心都脏,多疑是常态,说不定会杀个回马枪,或者玩欲擒故纵那一套。

        所以。

        缓了片刻。

        徐太平朝众捕快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抄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