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23章 抄家

第23章 抄家

        听到“抄家”二字。

        众捕快这才反应过来。

        这可是抄家。

        是他们最喜欢的工作内容。

        没有之一。

        每次抄家,都能多少捞点好处。

        哪怕是平民之家,也不例外。

        何况这王明虎家虽然不大富大贵,但也足够殷实,随手掏点什么,就够半年好活。

        所以。

        瞬间兴奋。

        徐太平却又喝道:“任何人不准中饱私囊,敢犯者,没收财货,逐出捕快班。”

        众捕快凛然。

        一番大清查,竟然查出数百两黄金和六千多两银子。

        还有些许金银器物和古董。

        总价值超过一万两。

        甚至还有一把大砍刀,可吹毛断发,切金断玉不在话下。

        用捕快的牛尾刀对砍。

        牛尾刀直接脆断。

        而大砍刀的刀刃上却连一丝划痕都没有。

        分量也颇重,足有五十多斤。

        很明显,是豹子精的武器。

        可惜。

        太沉。

        徐太平能拎起来,也能耍两下,却没办法用于实战。

        可惜了。

        徐太平放下大砍刀。

        在一堆银子里摸出二百两。

        然后摆摆手:“贴封条吧,封好,送入县衙,方便县太爷检查。”

        又在众人热切的眼神中拍拍那二百两银子:“这边是咱们的辛苦费,其中五十两充公,算伙食费,我再拿五十两,剩余一百两,你们分了。”

        众捕快大喜。

        十一二个人分一百两银子。

        一人就能分到九两左右。

        这是往常三五个月的工资。

        太多了。

        根本花不完。

        是以连连道谢:“多谢徐爷。”

        “徐爷真的大气。”

        “能伺候徐爷这样的头儿,是我老八这辈子的福气。”

        “这可是救急救难的活命钱啊。”

        “家里等着米下锅呢,徐爷这赏赐,真得救我一家老小的命,回去给徐爷立个生祠。”

        “……”

        当场分发。

        一人八两多点的银子。

        众捕快欢天喜地,高兴得不知道姓啥。

        对徐太平,更是满口道谢。

        有周大富这样的积年老吏,经历过不知道多少任捕快,还从没见过这么大方的。

        直接分钱。

        这比西边的佛门菩萨还仁慈。

        是以,感谢之声不绝于口。

        甚至有捕快直接磕头。

        “砰砰砰——”

        “徐爷,我不磕几个,这银子,我拿着不踏实。”

        众捕快哄然大笑。

        院子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这时。

        吴六一咳嗽一声,将其中一半银子捧到徐太平跟前:“徐爷,这是我的孝敬。”

        徐太平扫了一眼。

        心生感慨。

        总算踏马看着回头钱了。

        这狗腿子没白收。

        真懂事儿。

        有前途。

        值得培养。

        却没动手。

        只是微微点头。

        吴六一识趣,将银子小心摆在徐太平身边的桌子上。

        王大山见状。

        咬咬牙。

        也跟上:“徐爷,这是小人的一点心意,请您笑纳。”

        郑博文也不甘示弱,直接把大部分银子掏出来:“徐,徐爷,小的孤身一人,花销不大,这银子您先收着,买,买个丫鬟。”

        然后是周大富。

        几个捕快见状也陆续跟上。

        但肉疼之极。

        刚到手的银子,还没暖热呢,又要孝敬一半,谁不心疼?

        可是。

        想到徐太平刚上任那一番做派,又不敢不上供。

        再被记一笔,能不能留在捕快班不知道,但肯定再没有这样的好事儿。

        徐太平也不催促。

        等所有人上完孝敬。

        才轻笑一声。

        “心疼吧?

        “心疼就对了。

        “这白花花的银子,谁不爱呢?

        “你们爱,我爱,师爷爱,县太爷也爱。

        “你们孝敬我,我也要孝敬师爷,孝敬县太爷,更要打点牢头书记库管衙役游缴这些同僚,上上下下打点好了,咱们捕快班才能安生,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众捕快连忙点头。

        这是事实。

        想干正事儿,必须把上上下下都打点好。

        稍微有个疏漏,就有可能被卡住。

        在一个县衙里混饭吃,谁都有求到别人的时候。

        可心疼还是心疼。

        徐太平叹口气。

        恨铁不成钢道:“你们也不想想,我收这银子有啥用,加起来才几十两,够干啥?

        “啊?

        “你们当我愿意收?

        “这不是为你们好吗?

        “干咱们这个活儿,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个三灾六难,要么惹了不该惹的人,要么看了不该看的事,甚至直接一命呜呼。

        “真惹了不该惹的人,谁给你们说和去?

        “还不是我?

        “我空着手去,谁理我?嘴皮子磨破了也白搭。

        “还得是银子开路才好使。

        “运气不好,这死了,县衙会给你们发抚恤银子?还不是本捕头自掏腰包?

        “所以,用你们的脑袋想想,我收的是孝敬?

        “屁!

        “我这是收你们的银子办你的事儿。

        “这银子也只是在我这儿存着,不出事儿则罢,出了事儿,这就是你们的救命钱和抚恤金。

        “心疼?要不是还指着你们干活儿,本捕头才懒得管这些破事儿呢。”

        众捕快听完这么一席话。

        顿时目瞪口呆。

        却又觉得极有道理。

        甚至暗暗后悔,后悔刚才孝敬得有点少了。

        有捕快更直接把所有银子掏出来:“徐爷,全给您,小人的后半辈子就跟着您了,反正小人无家无室,真要死了,徐爷花几两银子帮小人立个碑,也是小人的福分,总好过被扔进护城河里喂鱼。”

        几个同样没家世的捕快,也纷纷跟上。

        徐太平心下好笑。

        却面露不耐烦之色。

        摆摆手:“行了行了,说什么话呢,晦气,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在我这边做事,全凭自愿。

        “哪怕你不愿意跟着出外勤,跟我说一声,我留你在县衙看门也不是不可以。

        “我不怪你。

        “但是,做了选择,就不能反悔,跟着我,就一条路走到底,明白?”

        众捕快再凛然。

        齐声喝道:“明白。”

        徐太平满意点头。

        果然。

        做管理,还得是洗脑。

        掌握好尺度,用不了多久就能收获一批真正的死忠。

        这才几天。

        这批捕快在我的pua下已经进入状态。

        再来这么两三轮。

        他们敢往我身上披黄袍。

        可惜,战斗力差了点。

        一刻钟后。

        徐太平领着众捕快,抬着两个妖怪的尸体以及大小箱子的财货返回县衙。

        并直接送入县令周玉成居住的小院子。

        陪着笑脸行礼:“大人,王明虎全部财产都在这里,金银折合八千多两,还有地契、古董若干,宝刀一柄,妖丹两枚,请您查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