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26章 狗腿子

第26章 狗腿子

        徐太平于卯时初离开王老根家。

        在一条小巷子里恢复容貌。

        找一家早餐摊位,施施然吃早点。

        刚开始人很少。

        但很快就多了起来。

        有人认出他。

        “徐爷?您可是稀客啊。”

        “真是徐爷。”

        “徐爷,您也来这儿过早。”

        “徐神捕,谢谢你呦,抓了俩妖怪,要不然,哎呦,不敢想啊……”

        “谁也没想到这吉庆坊里竟然藏着俩妖怪。”

        “我就说吉庆坊这两年出的命案有点多,原来是妖怪作祟,多谢徐神捕。”

        “徐神捕一个时辰就破了水鬼杀人案,当真断案如神。”

        “嘿嘿嘿,说起来,徐神捕也还是咱们吉庆坊的人嘞。”

        徐太平笑呵呵地和老街坊们闲聊。

        豆腐脑很好吃。

        滑嫩爽口。

        搭配肉沫浇头和满满一大勺红辣椒油。

        他一口气连喝三碗。

        还吃了两张大肉饼。

        吃饱喝足。

        朝摊主招招手:“老伯,多少钱?”

        摊主陪着笑脸作揖:“送的,送的,徐爷有空尽管来吃,不收钱。”

        “这可不行,把我当什么人了?”

        “哎,徐爷,不是那个意思,就是一点心意。”

        “做早点生意不容易,该多少是多少。”

        “这……”

        摊主见徐太平坚持,只能点头哈腰地:“一共四十六文钱。”

        徐太平点头:“行,我记着了,不过今天早晨出来得早,没带钱,回头给你送过来。”

        “哎,哎,没问题,信得过徐爷。”

        等徐太平离开。

        摊主呸了一口。

        小声咒骂:“什么玩意,说得好好听,结果还是白吃白喝的,呸!该死的狗腿子!”

        摊主女儿红着脸低声道:“爹,徐爷不是那样的人,或许真是忘了带钱了。”

        “狗屁忘了带钱,这些狗腿子上街,什么时候带过钱?还踏马不如明抢呢。”

        “爹,你别说了。”

        “哼,什么苟比神探,有本事来抓我。”

        “爹……”

        徐太平自然不知道摊主的愤愤不平。

        施施然回到县衙。

        泡一壶茶。

        坐等捕快们来上班。

        卯时四刻。

        众人齐至。

        徐太平拍拍手掌:“今天的主要任务还是查案,以及配合县兵缉查妖怪的。

        “但还是那句话,安全第一。

        “另外,听到哨声,必须第一时间支援,哪怕在外围摇旗呐喊,也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否则,别怪本捕头心狠手辣。

        “我这人,对你好是真好,对你要求高也是真高,受不了的早点离开的。”

        众捕快凛然。

        这时。

        徐青摇着扇子推门而入:“徐捕头,县太爷手令。”

        徐太平连忙起身:“师爷,请坐,请坐。”

        “不敢耽误徐捕头做事,拿着,立刻照办,完成后回禀县太爷。”

        “属下遵命。”

        待徐青离开。

        徐太平打开手令。

        扩招捕快?

        二十人?

        徐太平看完,顿时大怒。

        玛德。

        说招就招。

        倒是批银子啊?

        就一张手令,让老子空口白牙去招人?

        草。

        这分明是割老子的韭菜,看不得老子兜里有银子。

        徐太平心中暗骂。

        却朝众捕快晃晃手令:“你们的日子不好过了。”

        众捕快大惊。

        “徐爷,怎么了?”

        “县太爷有什么吩咐?”

        “不会是让咱们去抓妖怪吧?”

        “徐爷您说个话。”

        “……”

        徐太平轻笑一声:“县太爷说了,为了应对可能存在的妖怪入侵,要招募二十名的新捕快。”

        众捕快面面相觑。

        徐太平笑笑:“简阳就这么点大的,油水也就那么多,多出来二十个人跟你们竞争,你说,你们得日子能好过吗?”

        众捕快这才反应过来。

        顿时如丧考妣。

        油水啊!

        跟着徐爷才过两天好日子,就踏马有人来抢位置。

        不说金银那些东西。

        就这个伙食,谁不羡慕?

        来二十个新捕快,伙食标准肯定下降。

        连踏马床铺都会更拥挤。

        狗官啊。

        小小一个简阳县,招那么多捕快干啥?

        抓妖怪?

        那是县兵的事,跟捕快有屁关系?

        又不是州郡级的捕快。

        州郡里的捕快都是修士,都有朝廷任命书,都有朝廷俸禄,干点降妖除魔的活儿很合理。

        可县里的捕快全是杂役,连正经俸禄都没,哪有那么多事?

        是以。

        众捕快瞬间怨气冲天。

        徐太平见状,再暗暗发笑。

        却摆摆手:“县太爷发令,这事就这么定了,不过……”

        众捕快被“不过”二字吸引,立刻心生期盼,眼巴巴地盯着徐太平。

        徐太平故意顿了几秒钟。

        才轻飘飘道:“咱们是老熟人,关系总归更近一些,能照顾你们的时候,还是尽量会照顾你们。”

        众捕快闻言,大喜。

        “徐爷念旧情,了不起。”

        “还得是徐爷有人情味儿。”

        “徐爷,我们跟着你干一辈子!”

        “徐爷……”

        徐太平摆手,打断众捕快的恭维:“但是……”

        众捕快又瞬间安静。

        再次眼巴巴地望着徐太平。

        大气都不敢喘。

        徐太平环顾众人,表情逐渐严肃。

        待众人紧张起来,才接着道:“但是,捕快班不养废物,尤其我手底下不养废物。

        “我和兄弟们拼命捞回来的好处,也不会让废物白白拿走。

        “所以,想不被新人抢了位置,想保住自己的地位和好处,就给我认真做事,好好表现。

        “不然,随时都会被替代。

        “还是那句话,捕快是杂役,但愿意干这个活儿的,多得是。”

        说完。

        将县令手令收起来。

        再拍手掌,吸引众捕快的注意力:“今天计划不变,该查案查案,该巡逻巡逻,今天晚饭之前,我会选三个大队长。”

        这话一出口。

        众捕快瞬间来了斗志。

        还得是徐爷。

        念旧情。

        县令要招人,徐爷却摁着不动,并优先在老部下里面提拔三个大队长。

        这样,便是塞二十个新捕快进来,也动摇不了这批老人的地位。

        哎。

        误会徐爷了。

        徐爷嘴上说得毫不留情。

        实际行动却给足情分。

        好头儿!

        徐太平则很满意众捕快的反应。

        情分?

        老熟人?

        照顾?

        不存在的。

        就是一群工具人而已。

        扩编这事无法避免,那就只能想办法激活这群捕快的斗志,让新旧两拨人保持一定的对立和竞争,提升管理效率。

        我真踏马是个管理天才。

        徐太平暗暗摇头。

        继续分派任务。

        而后。

        带领一队捕快直奔王老根家。

        按流程审问,做笔录。

        在王老根那快要坍塌的老房子里待了半刻钟。

        率队直奔吉庆坊隔壁的平安坊王水生家。

        王水生家的条件也一般。

        但好歹有个小院子。

        屋子也是青砖盖的,比王老根住的土坯房强不知道多少倍。

        敲门。

        无人应答。

        翻墙而入。

        王水生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走出来:“谁啊?”

        睁眼看到徐太平一群捕快。

        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