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27章 做贼心虚

第27章 做贼心虚

        徐太平爆喝一声:“站住——”

        却只是不紧不慢地围捕。

        王水生娴熟地翻窗直奔后院墙,爬着梯子就跳下去。

        刚落地。

        就被早已守候多时的捕快摁住。

        徐太平冷笑。

        想跑?

        开什么玩笑。

        愿世界的小孩子过家家都知道要包抄后路。

        将拼命挣扎的王水生押回院子。

        徐太平已经施施然地坐在椅子上喝茶。

        斜睨王水生:“你自己开口呢,还是我帮你开口?”

        王水生拼命挣扎:“狗腿子!不得好死!有种弄死老子!让老子多活一刻钟,你都踏马是没卵子的杂种!”

        徐太平眯起眼睛。

        狗东西!

        嘴巴真臭!

        不过,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激将法。

        想激怒我。

        这是知道自己逃不掉,所以干脆以这种方式求死?

        不应该啊。

        早两年前,这王水生也是受了大刑的,却什么都没交代。

        据卷宗描述,这王水生在刑房的表现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只看了几眼,就尿了裤子,大刑之下把第一次做手工的具体时间都交代得清清楚楚。

        怎么现在就这么硬气?

        也不对。

        这不是硬气。

        这是明知道自己撑不住大刑伺候,所以干脆寻死。

        只是,这反而证明,这个姓王的确实心中有鬼,宁愿速死,也不愿意招供某些事情。

        呵呵呵。

        徐太平暗暗叹口气。

        可惜。

        我的目的是破案。

        只管王水生弑母一案。

        别的,跟我没关系。

        至少我现在管不着,也管不了,更不敢管。

        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

        简阳县上上下下都踏马不是好人,我能做的就是在简阳县大地震之前破更多的案子,激活更多的技能。

        所以。

        淡淡道:“王水生,你尽管骂,这种话,对我没有任何杀伤力,等你骂累了,再聊聊你连捅你母亲四十多刀的案子。”

        王水生依旧骂不绝口。

        可是。

        徐太平却再次叹口气。

        这王水生,果然有问题。

        听到我说要聊弑母案,他竟然有那么零点几秒的愣神。

        也就是说,这王水生根本没想到我是冲着弑母案来的。

        果然是个麻烦。

        徐太平心里记下这事儿,却没揭穿。

        而是再问一遍:“王水生,回答我,你,有没有杀害你的亲生母亲!”

        “我没有!”王水生疯狂呐喊:“我什么都交代了,你可以查卷宗,我当时说的话,全是真的!”

        “我现在只想听你说。”

        “你……”

        “你要么在这里说,要么就去县衙刑房里说。”

        “我,我说……”

        王水生又重新把两年前发生的案子讲了一遍。

        与卷宗记录一模一样。

        徐太平打开卷宗,重新对比。

        确实一模一样。

        甚至一字不差。

        呵呵。

        不用说。

        肯定有问题。

        这口供,背诵了多少遍?

        才能在时隔两年之后依旧记得清清楚楚。

        但徐太平依旧没揭穿。

        而是不厌其烦地追问各种细节。

        直到最后,才厉声喝问:“那你为何一见我们就逃?怕不是做贼心虚?老实交代!”

        王水生哭诉道:“小人实在是被打怕了,不愿意再受刑,所以看到诸位捕爷就,就害怕至极……”

        徐太平挑眉:“当真?”

        “千真万确,小人街坊邻居都知道。”

        徐太平摆头。

        吴六一将门外看热闹的邻居抓来两个,询问。

        邻居们纷纷表示,王水生自从进过一次刑房之后,再不敢跟捕快衙役们打交道,远远见着就绕道走,就像老鼠见了猫。

        还有邻居打趣:“这水生啊,确实吓破了胆,和他老爹一样成了废人。”

        “王老根坏了身体,王水生却是坏了胆子。”

        “碰上那事儿,谁也别笑话谁。”

        “正常人进了县衙,有几个能好生生地出来?”

        “那聚福号的傻少爷,就在里面待了几个时辰,出来也疯了不是?”

        “可不是咋地……”

        徐太平见火候差不多了。

        摆摆手。

        示意捕快放开王水生。

        而后喝道:“王水生,本捕头负责重审你的案子,在抓到凶手之前,你不准离开简阳城,否则,视为畏罪潜逃。

        “还有,别想着找替罪羊,本捕头眼里可揉不得沙子。

        “这案子本捕头看得分明,你们父子二人肯定有人没说实话,但不要急,本捕头挨个儿审问。

        “还没有人能从本捕头手底下逃掉。”

        说完。

        起身就走。

        同时喝道:“随我再审王老根,这次,本捕头要上点手段。”

        于是。

        徐太平又带人返回王老根家。

        留众捕快在外面守门。

        独自一人审讯王老根。

        午饭、晚饭都是捕快送进房间的。

        一直到亥时。

        徐太平才出门,带队返回县衙。

        并叮嘱众捕快明天早点点卯,天亮就到,有大行动。

        吴六一笑呵呵地问:“徐爷,什么大行动?危险吗?”

        徐太平呵斥:“不该问的少问!”

        吴六一讪笑。

        县衙对面的小巷子里。

        有一个人影注视着徐太平等捕快离开,立刻飞奔返回平安坊。

        速度极快。

        却又轻盈迅捷。

        这是武道修士所特有的轻功。

        这武道修士潜入一个大院子里。

        对了暗号。

        进门。

        跪下回禀:“香主,那徐太平在王老根家待了一整天,亥时一刻才离开,现在解散了,解散之前还说明天早晨有大动作,要手下捕快天亮就到县衙点卯。”

        房间里。

        有四个人。

        正中一人身形瘦弱,穿着一袭青衫,面容蜡黄,正是香主。

        香主两侧各站着一人,一男一女。

        男的身形魁梧,光头,手持一根鹅蛋粗的熟铜棍。

        女的身材娇小玲珑,穿着一身淡粉色劲装,面容也娇俏可爱,背上背着一柄长剑。

        还有一人,跪倒在香主面前,正是王水生。

        听完武道修士的汇报。

        香主抬抬手指,示意武道修士起身。

        而后轻声细气道:“简阳城鱼龙混杂,风云聚会,将有大事发生,务必约束帮众,不得惹是生非,胆敢坏我天下帮大事,灭门,诛族!”

        武道修士凛然:“属下这边传令。”

        香主摇摇头:“不急,先把王水生这事处理掉。”

        “如何处理?请香主示下。”

        “杀!”

        “属下这就动手。”

        “你不要出手。”

        “那……”

        香主扫了一眼瑟瑟发抖的王水生:“王水生,你让本座很失望,加入天下帮已有十年,却寸功未立,还差点连累帮派,你说,本座该如何罚你?”

        王水生战战兢兢地叩头:“求香主再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一定能找到那件信物。”

        “呵呵,十年了,你说你见过那件信物,本座不惜一切代价把你拉入帮中,职位、金银、女人给了你无数,结果至今毫无所获,本座怀疑……你在欺骗本座。”

        王水生更加惊惧,连连叩头:“属下绝对没有欺骗香主,若有谎言,属下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行,再信你一次,不过,你惹出来的麻烦,你自己善后。”

        “香主?”

        香主眯起眼睛,寒光闪烁。

        轻描淡写地吐出几个字:“你父亲王老根,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