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33章 全员出动

第33章 全员出动

        群芳楼。

        密室之内。

        端坐着一个身高九尺的壮汉。

        豹头环眼,满脸针髯,满身肌肉如同钢铁打造,黑黢黢的,反射着金属一般的光泽。

        在壮汉身边,有三个千娇百媚的侍女环绕左右,浑身只穿着轻薄透明的纱衣,极尽香艳之所能。

        听到余飘飘的话。

        壮汉抬手拍飞一个侍女,恶狠狠道:“不可能!”

        余飘飘面无表情地回应:“你若不信,大可亲自探查。”

        “放肆!怎么跟本将军说话?”

        “包将军,你境界虽高,但在群芳楼,我才是主人,别说你,便是你家山君来了,也要听命,除非,你们青石山准备背叛大帝意志。“

        “你——”

        壮汉恶狠狠盯住余飘飘。

        黄色眼珠子里闪烁着残忍的光芒。

        手掌几次捏拳。

        要将余飘飘撕成碎片。

        但最终忍下。

        闷哼一声:“我那孩儿死得不明不白,尸体与妖丹更被送到县衙,决不能就此罢休。”

        余飘飘冷冷道:“我也有族人一同牺牲,但是,不要忘记大帝的叮嘱,要成就妖族独尊之盛世,就一定有牺牲,不只族人,就是你我,也有那么一天,如果你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立刻离开简阳县,免得关键时刻拖后腿。”

        “哼,管好你自己,少管闲事。”

        余飘飘冷冷道:“大帝计划实施之后,你就是去挑战周玉成,我也不会多说一个字,但在那之前——”

        说到这里,转身就走:“敢坏大帝计划,你知道后果。”

        壮汉澄黄的眼珠子里闪过一丝血色。

        有利爪自指头间冒出。

        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徐太平——”

        跟着。

        声音逐渐沉闷:“再让你苟活十来天!”

        捕快班。

        徐太平等众捕快点卯。

        发布上任之后第一个正式任务:“县兵中有个屯长,姓王,名勇,找到他,本捕头有赏。”

        众捕快,一听有赏,瞬间红了眼睛。

        别的头儿说赏,就是嘴上说说。

        但徐爷说有赏,那就一定有赏,而且肯定不少。

        只有少数几个老捕快变了脸色。

        吴六一也面带担忧:“徐爷,您说的那个王勇,是不是半年前的花魁遇害案嫌犯?”

        徐太平目光一扫。

        顿时了然。

        看样子,很多人不但知道这事儿,甚至还知道一些内情。

        要不然不会是这样一副表情。

        还行。

        捕快班里还算有几个长脑子的可用之人。

        不全是废物。

        想到这里。

        朝几个捕快招招手:“你们几个留下。”

        等其他捕快散去。

        才懒散道:“说说吧,你们知道些什么。”

        几个捕快面面相觑。

        面显难色。

        徐太平也不催促。

        甚至没有睁眼盯着他们,而是掏出一把小刀,自顾自地打磨指甲。

        然后才慢悠悠地说道:“你们说与不说,我不强迫,但王勇,我一定会抓捕归案。”

        几个捕快的脸色更难看。

        徐爷一定要抓王勇。

        他们几个要是一言不发什么都不说。

        那真就得罪了徐爷。

        徐爷要是……死在王勇手下,那还好。

        只要徐爷没死,肯定会跟他们几个秋后算账。

        但真说了。

        又会得罪王勇甚至王勇背后的城南王家。

        怎么办?

        这时。

        吴六一站出来:“徐爷,这事,小人一清二楚。”

        “哦?”徐太平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来,跟我说说怎么个事儿。”

        “是,徐爷。”

        吴六一整理好思路。

        凑到徐太平耳朵边上。

        低声道:“花魁死后,王勇嫌疑最大,自然被带回县衙审问,按照惯例,先打杀威棒,而后再审。”

        徐太平微微点头:“卷宗上也是这么写的,说王勇在严刑拷打之后依旧矢口否认,所以,排除王勇是凶手的嫌疑。”

        吴六一急忙摇头:“徐爷,不是的。”

        “哦?”

        “没有杀威棒,更没有严刑拷打,只是抓回来走了个流程而已。”

        徐太平暗暗点头。

        和我猜得差不多。

        正常情况下。

        王勇在酷刑面前早就招了,再硬的汉子,也扛不过三天。

        但结果却截然相反。

        那只有一个可能,卷宗有假。

        王勇区区一个屯长,勉强算是个军官,能管一百人。

        地位比我这个捕头差不多。

        我管的人少,但管的事儿多,县城内内外外上上下下就没什么事儿是我这个捕头不能插手的。

        嗯,理论上。

        而屯长呢,虽然管着一百号士兵,但除了打仗,其他事情一概无法插手,更不能随意指挥手下士兵。

        带三五个手下偶尔出去威风威风还行。

        超过十个,那就是犯罪。

        而且是私自调兵的重罪,轻则流放服役,重则斩首。

        大晋王朝,对兵权管控非常严格。

        所以。

        王勇区区屯长,能让县令周玉成都帮忙打掩护甚至伪造篡改卷宗,真的只因是杨金堂表弟?

        徐太平佯装不解,瞪大眼睛追问:“怎么可能?那王勇不过是个屯长,凭什么能让县太爷帮他打掩护?”

        吴六一叹口气:“徐爷,那王勇还是杨县尉的表弟。”

        “只是表弟?”

        “对,但听人说,他们兄弟二人自幼一同生活,情同亲兄弟。”

        徐太平抓住关键:“听说?”

        “对啊,听说,他们兄弟虽然也是简阳人,却生活在城外偏远小山村,小时候的事情只能道听途说。”

        “那杨金堂什么时候当的县尉?”

        “时间不长,满打满算就三年时间。”

        “王勇呢?”

        “那不知道,在花魁案之前,谁知道他是哪根葱。”

        徐太平再追问:“那杨金堂是走谁的路子当的县尉?”

        “这个……”

        “城南王家?”

        “徐爷,您知道?”

        “刚刚猜的。”

        “唉,您猜得没错,城南王家……”

        城南王家咋了?

        吴六一没说。

        但身为捕快班里脑子最好使的几个人之一,吴六一比一般人更清楚城南王家的能量。

        现在。

        徐爷要动城南王家的人。

        能得手吗?

        徐太平也眯起眼睛,急速转动大脑,盘算这件事情。

        抓捕王勇。

        会和杨金堂甚至城南王家发生正面冲突吗?

        县令周玉成又是什么态度?

        我这个捕头,又该怎么做,才能把这案子做成铁案?

        徐太平思来想去,只想到一个办法。

        未时初。

        有捕快飞奔而归。

        兴奋喊道:“徐爷,小的找到那王勇了。”

        “哦?在哪?”

        “就在城南。”

        “他在城南什么地方?他在干什么?他带了几个手下?有无其他人在场?”

        “在城南翠玉坊,带着三十多号人挨家挨户搜捕妖怪。”

        三十几个人?

        徐太平霍然起身。

        挥手:“召集所有人!”

        “嘟嘟——嘟嘟嘟嘟——嘟——”

        尖锐的哨声响起。

        听到哨声的捕快也纷纷吹起哨子。

        霎那间。

        节奏特殊的哨声连绵不断向四周扩散,并很快覆盖整个简阳城。

        一刻钟后。

        所有捕快返回捕快班。

        点名结束。

        徐太平目光自众捕快脸上扫过。

        冷峻道:“带上武器和腰牌,所有人,跟我走!”

        有捕快壮着胆子问:“徐爷,什么案子值得咱们全员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