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34章 搜妖记

第34章 搜妖记

        徐太平冷冷道:“花魁被害案。”

        众捕快立刻恍然。

        “原来是那个案子。”

        “半年前的吧?”

        “四个月,不到半年,死的是群芳楼花魁水轻轻。”

        “说起来,我还见过那水轻轻,那身段,那脸蛋……”

        “咳咳,徐爷,这个案子,要不再请示请示县太爷?”

        请示周玉成?

        不用。

        卷宗是周玉成亲手给的。

        不管周玉成的真实目的是什么,都足以证明周玉成的态度。

        现在请示,肯定没结果。

        而且。

        我要破案。

        这个案子牵扯如此之大,奖励定然丰厚。

        说不定可以直接激活“回春之术”这个技能。

        所以。

        必须破案。

        不管周玉成什么态度,我都要把这个案子破了,并办成铁案。

        所以,摆摆手:“废话少说,跟我去抓人。”

        众捕快这才反应过来。

        徐爷要抓的人就是上午让他们寻找的县兵屯长王勇。

        等等。

        抓王勇?

        一个军官?

        还是管着一百士兵的屯长?

        屯长再不算军官,在简阳县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

        简阳县有八百县兵。

        共八个屯长。

        除县尉、都尉、军司马外,便数得着屯长。

        如果算上县令、县丞。

        在屯长之上的官员就那么五六个人。

        真抓?

        虽然不是去军营里抓人。

        但这跟县兵对着干有什么区别?

        打仗啊?

        大家只是不入流的杂役,混口饭吃而已。

        用得着跟军队对着干?

        不要命辣?

        所以。

        反应过来的捕快,立刻犹豫起来。

        徐太平见状。

        内心毫无波动。

        早在预料之中。

        脸色却一点点阴沉,冷冽的目光自众捕快脸上扫过。

        片刻后。

        淡淡道:“不愿意去,留下来守家。”

        “哗啦啦——”

        瞬间有十几个捕快脱离队伍。

        犹豫间。

        又有几个脱离。

        徐太平面无表情地问:“还有人要留下吗?”

        没有人回答。

        徐太平拍拍牛尾刀,大步出门。

        吴六一、王大山、郑博文等人率领剩余二十一个捕快快步跟上。

        城南,翠玉坊。

        屯长王勇,率领三十名县兵,自东向西,沿着一条巷子挨家挨户敲门。

        开门稍慢。

        直接踹门,而后一拥而入,将家中男女老幼尽数拖出,搜身检查。

        遇到反抗的,就是一顿暴揍,甚至就地格杀。

        以至于,原本宁静的翠玉坊乱作一团。

        有百姓想从别的地方逃出去躲躲。

        却被早已经守在外边的县兵堵个正着。

        王勇带三十县兵敲门。

        剩余七十人则三五成群,堵住翠玉坊各个出口。

        收拾完两个刺头。

        王勇满意地扭扭脖子:“来,下一户,敲门。”

        两个士兵如狼似虎地冲过去砸门。

        “咚咚咚——”

        “咚咚——”

        门板剧烈颤动。

        门栓几乎断裂。

        墙壁都被震得簌簌掉土。

        “开门——”

        “奉县太爷之命,搜捕妖怪,胆敢抗令,以窝藏妖怪罪处置!”

        “开门——”

        门缓缓打开。

        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庞。

        是个老太太。

        老太太挤出一丝笑容,颤颤巍巍地掏出几块碎银子,双手捧到士兵跟前:“军,军爷,行行好,我家老,老头子得了重病,受不得惊吓和折腾……”

        两个士兵一把夺过银子。

        掂量两下。

        看向王勇:“头儿,有个四五两。”

        王勇探头往院子里一扫,喝问:“家里还有什么人?”

        “就我们老两口,还,还有一个小孙女。”

        “小孙女?几岁?”

        “十,十三岁。”

        王勇眼睛一亮,却厉声喝道:“大胆,老东西,若真这么清白,你怎舍得用五两银子贿赂本将军?定然有鬼!

        “来人,给本将军搜!

        “务必仔细,不准放走任何一个可疑之人!”

        不等话音落下,一把推开惊慌失措的老婆子,往院子里冲去。

        片刻间。

        从房间内拖出一个老头并一个瘦弱的小姑娘。

        老头瘫痪,进气多,出气少,又被这样折腾,眼看着就要见阎王。

        小姑娘很瘦弱。

        可身材却挺高挑。

        面色白净,模样周正,隐约有美人坯子的痕迹。

        王勇眼睛更亮。

        爆喝一声:“本将军怀疑这一家三口都是妖怪,来人,将他们以缚妖索捆了,带回本将军住宅,待搜查完毕,再送入军营问斩。”

        有士兵冲到跟前。

        掏出三条细长的绳索套在三人身上。

        只一拉。

        便捆得极结实。

        老头本来身体就弱,被这么一捆,吐出一口鲜血,歪了脑袋。

        老太太也毫无挣扎之力,老泪纵横,嘴巴翕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望着小孙女露出绝望之色。

        有士兵回报:“将军,那老头死了。”

        “什么老头,是妖怪。”

        “是,将军,那妖怪死了,怎么处置?”

        “县太爷有令,若遇抵抗,可就地格杀,将那厉火油拿来,烧个干净。”

        士兵二话不说。

        掏出皮囊,扒开塞子,往老头身上浇了一大口颜色清亮的厉火油。

        掏出火折子,点燃一根布条,扔过去。

        “轰——”

        青蓝色火焰冲天而起,散发出逼人的热力。

        王勇后退两步,哈哈大笑,再挥手:“把这母妖怪也扔过去,一同烧了。”

        “是,将军!”

        两个士兵抓起惊恐之极的老婆子,扔向烧得正旺的老头。

        “不要——”

        被捆的小姑娘发出绝望的嘶吼。

        拼命挣扎。

        衣服都被勒破。

        可那捆妖索是朝廷所制,是制式法器,虽然品级不高威力也一般,却也不是凡人所能挣脱。

        越挣扎,捆得越紧。

        勒破小姑娘皮肤,深入肌肉,有些地方甚至看到了白骨。

        可小姑娘却恍若未觉,依旧在拼命挣扎。

        冲着熊熊燃烧的爷爷奶奶发出凄厉的哭喊,眼泪和着鲜血滚滚而下,状若厉鬼。

        王勇见状。

        嫌弃地撇撇嘴:“草,兴致没了。”

        手下士兵小声问:“那怎么办?”

        “一并烧了,就说是三只狐狸精,反抗剧烈,被咱们一块杀了。”

        “好!”

        士兵领命。

        抓起小姑娘朝熊熊烈火扔去。

        可就在即将扔出去的瞬间。

        有一道白光闪过。

        “咻——”

        一柄短刀贴着士兵的面掠过,钉在窗框上。

        入木三分。

        刀柄还在微微颤抖。

        待刀柄安静下来。

        大门口走进来一队人。

        全副武装,牛尾刀,铁尺,绳索,腰牌,以及标志性的灰色带“捕”字的制服。

        正是徐太平以及手下捕快。

        徐太平拔出牛尾刀。

        指向王勇。

        面无表情地喝道:“王勇,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