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36章 化干戈为玉帛

第36章 化干戈为玉帛

        徐太平听到周玉成的第一句话,就死心了。

        还踏马征求凶手的意见。

        凶手一番狡辩,更说出“言之有理”这种鬼话。

        真踏马的。

        狗官!

        你不想查王勇,你把这卷宗藏起来不就行了?

        为啥要把卷宗给我?

        现在,我把人抓回来了,你踏马反手把我卖了?

        草!

        让我做恶人,得罪杨金堂甚至城南王家。

        你踏马假惺惺做好人,卖人情给杨金堂甚至城南王家。

        真狗官!

        这案子,是破不了了。

        不但破不了这案子。

        还得罪了王勇、杨金堂甚至城南王家。

        可是。

        面对周玉成的提问,还只能据理力争:“大人,属下亲眼所见,那老夫妻绝非妖怪,那老头,更已经病入膏肓奄奄一息,若真是妖怪,怎能丝毫不加反抗就被捆住烧死?”

        周玉成没说话呢。

        王勇便冷笑道:“谁说没有反抗?

        “徐神捕,你不能没看见,就说没反抗,在你抵达之前,某与手下士兵经历长达半刻钟的战斗才险险将那对妖怪擒拿,什么病入膏肓,分明是被某与手下士兵打伤。”

        徐太平声色俱厉地呵斥:“信口开河。”

        这时,周玉成接过话茬:“是不是信口开河,找士兵询问一二便知。”

        徐太平深吸一口气。

        压下怒火。

        面向周玉成。

        躬身施礼:“大人,请准许属下立案调查。”

        周玉成微微皱眉:“徐太平,你打算如何调查?”

        “查现场,大人,若那老夫妻真是妖怪所化,且真有反抗并且战斗持续半刻钟,现场一定会留下许多痕迹,以属下之能,也只需半刻钟便能找到证据。”

        周玉成闻言,不作回答,沉吟起来。

        王勇则眯起眼睛,凶狠的眼神钉在徐太平脸上,一眨不眨。

        徐太平依旧保持躬身的姿势。

        等待周玉成的回答。

        良久。

        只听周玉成淡淡道:“这案子涉及县兵,不可轻易立案,容本官与杨县尉商议商议再做打算,徐太平,你先回去吧。”

        徐太平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心里更失望。

        商议商议?

        上司说这句话,就意味着这事儿无限期搁置。

        说直白点,就是在打太极拳,进可攻退可守,反正出了事儿有说辞,不背锅。

        《水浒传》中,知县就是这么应付武松的。

        武松回家,带着哥哥武大郎的骨殖和证人去报案,那知县早与西门庆有勾结,却又不愿意得罪武松,就推说证据不足,再商议商议。

        等武松手刃仇人之后,那知县又跳出来说你急什么急,我不是说过在商议吗?

        把锅全扣到武松头上,判武松的时候手稍微一松,判得轻了一点点,便又落下个人情。

        这种人,最可恨。

        但凡有那么一丁点良知,直接把案子判了,哪有后来那些事儿?

        这是什么?

        狗官!

        用各种手段把你逼疯,然后又假惺惺的跳出来说你不该这样不该那样。

        啥叫逼上梁山?

        这就是了。

        用一句时髦的话讲,就是“你为啥不报官?”

        武松报官了呀。

        但狗官不给立案啊。

        现在。

        徐太平也报官了。

        结果一样,不给立案,只说要商量商量。

        商量踏马的苟比!

        徐太平面上无比失望。

        内心却毫无波动。

        甚至还松了口气。

        老子不是武松。

        老子有办法。

        只是,这案子有些可惜。

        想到这里,取出花魁案的卷宗:“大人,那老夫妻的事情暂且不提,可这个……属下可以过问吗?”

        周玉成点头:“可以,不过不准用刑,只能问话。”

        王勇有些惊慌。

        徐太平再躬身施礼。

        转身朝王勇笑笑:“王屯长,放心,本捕头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王勇挣扎一下,朝周玉成喊道:“大人?”

        周玉成摆手:“王屯长,清者自清,而且徐捕头清查悬案是本县令下令,更是徐捕头分内之事,本县令也不好出尔反尔,待结案之后,本县令设宴为你二人说和。”

        说着。

        还朝徐太平使了个眼色。

        徐太平收到周玉成的暗示,愣了片刻。

        忽然笑了。

        这狗官。

        把我当成贪官污吏的一份子了。

        这是暗示我走个过场就把人放了。

        嗯。

        这个误会,好像没问题。

        我这个捕头之位本身就是花大价钱买来的。

        而且自始至终表现得极圆滑,比积年老吏还懂事儿。

        周玉成误会我是个污吏,很正常。

        很正常。

        玛德。

        我是不怎么正经。

        可破案,我是认真的啊。

        真尼玛……

        徐太平想爆粗口。

        但忍住了。

        并且很快转变思路。

        这个误会,或许是好的。

        对付周玉成这种狗官,只有更狗才行。

        身为污吏,反而有更多的操作空间。

        徐太平想到这里,思路豁然开朗。

        只觉得眼前是一条无比宽阔的康庄大道。

        所以。

        朝王勇笑笑:“王屯长,不好意思,职责所在,不得不得罪,正如县太爷所言,待这案子结了,小弟一定赔礼道歉。”

        王勇挑眉。

        看看徐太平。

        再看看周玉成。

        瞬间放松,哈哈笑道:“无妨无妨,公事公办,公事公办,不过老弟,你可把我吓得不轻。”

        “赎罪赎罪。”

        “要说有罪还真有罪,最大的罪就是你这个神捕的名头,断案如神,破案神速,一天破两案,两天破三案,连妖兵境的妖怪都难逃你的追捕,威名赫赫,可把我吓得不轻。”

        徐太平再谦虚:“全是县太爷的功劳,小弟不过是县太爷的马前卒而已。”

        “哈哈哈哈……”

        一时间。

        徐太平与王勇相谈甚欢,再无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

        县衙内充满快活的气息。

        然后。

        徐太平笑嘻嘻地押着王勇进入牢房。

        朝牢头道:“弄个单间,干净的,再弄点好吃的好喝的进来,我要与王将军把酒言欢。”

        屯长算个屁的将军。

        屯长之上还有曲长、校尉,校尉之上才是将军。

        普通人,还有机会当上曲长。

        可校尉就已经不是普通人所能觊觎的位置。

        校尉掌一千之兵,是军中骨干级军官,是高级军官的门槛。

        实务中,很多校尉是校尉之职却能享受将军待遇。

        有的校尉更直属朝廷甚至皇室,地位比大部分杂号将军还高。

        这么说吧。

        校尉就是普通人从军路上的天花板。

        将军?

        没有靠山还想当将军?

        吃屁去吧。

        但这不妨碍人们这么称呼。

        百姓见了随便一个当兵的都敢口呼“将军”。

        为啥?

        当兵的爱听啊。

        哪个当兵的不想当将军?

        王勇也一样。

        而且王勇背靠杨金堂甚至城南王家,还真有机会混个校尉甚至杂号将军。

        所以。

        王勇听到徐太平的称呼,更加得意,哈哈笑道:“徐捕头不错,等这事儿了了,带你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徐太平陪着笑脸恭维:“哎呦,那可说定了,我可早就听说了,王将军是出了名的会玩,简阳城大大小小的青楼就没有不夸王将军的。”

        “嘿嘿嘿,普通青楼算得了什么?便是那天仙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