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54章 冲突

第54章 冲突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众捕快如猛虎出闸。

        拆开信封,弄明白各自的任务之后,立刻出动。

        徐太平随后率领郑博文一个小队直奔县兵营。

        县兵营在城东与城南的交界处,紧挨东城门,每日里训练吃喝休息都在营内,休息时才可以离开营区到县城中购物休闲回家探亲。

        占地面积不大。

        毕竟满打满算也就八百人,而且几乎全是步兵。

        营区也没有高大的营墙,像个小坊区。

        只不过在围墙内矗立着若干哨塔,上有哨兵和弓箭手,兼具瞭望与攻防职能,任何一座哨塔都在彼此的射击范围内,也就说是,其中一座哨塔受到攻击,两侧的两座哨塔可以同时支援。

        徐太平只扫了一眼,便感受到强烈的威压之势。

        军营就是军营。

        绝非捕快班能比。

        门口有长枪兵拦住徐太平。

        喝道:“来人止步,军事重地,非请勿入!”

        徐太平摆头。

        郑博文递上帖子:“我们徐捕头奉县太爷之命查案,还请通传县尉或都尉。”

        那卫兵却厉声疾喝:“放肆,没有听清楚吗?军事重地,非请勿入!”

        徐太平见状,走上前去,拱拱手:“事关重大,你做不了主,还是通传你们长官为妙,否则,事情闹大,你必然遭罪。”

        卫兵猛地端起长枪,指向徐太平,声色俱厉地喝问:“你敢威胁我等?”

        徐太平眯起眼睛,审视卫兵。

        片刻后。

        摇摇头。

        叹口气道:“正常情况下,你区区卫兵,怎敢如此?

        “现在这番作为,必然是得了上官的命令。

        “跟我说,谁让你这么做的?你屯长还是曲长?都尉?甚至杨县尉?”

        卫兵眼神一闪:“你,你在胡说什么?”

        徐太平拍拍腰间腰牌:“本捕头奉命查案,莫说是你,便是杨县尉来了,也需配合。

        “所以,本捕头劝你,要么速速通传。

        “要么,就随本捕头回县衙接受审问。

        “若敢以武力阻碍甚至对抗本捕头的行动,本捕头只好以妨碍公务之罪将你拘捕。”

        话音落下。

        右手放在刀柄上。

        冷冷道:“本捕头数三个数。

        “三。

        “二。

        “动手,抓人!”

        猛地拔出牛尾刀,扑向卫兵。

        被徐太平洗脑成死忠的捕快们也毫不犹豫地跟上。

        同时拔刀。

        冲向卫兵。

        此时。

        大营内。

        县尉杨金堂、都尉王明孝、曲长王明真三人齐聚一室。

        杨金堂神情严肃。

        王明孝却轻松自然,轻笑道:“大人,无须担心,区区捕头,掀不起什么风浪,实在不行,属下亲自出手干掉那小子为牺牲的兄弟报仇雪恨。”

        杨金堂摇摇头:“本官担心的是周玉成。”

        “周玉成更不可能搞事情。”

        “他死了一个师爷,不可能没有任何表示,万一,这个徐太平是他抛出来的诱饵,我们一动,便会被他抓住把柄,到时候,我们可就被动了。”

        王明孝闻言,皱起眉头,沉吟片刻,点头:“有这种可能,那老狐狸老谋深算,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说是与我们合作,却又从不透露真实想法,不得不防,但事已至此,稳住局势才是关键,大人,必须想办法搞定那个小捕头。”

        杨金堂恨恨地在桌子上捶了一拳:“本以为五十弓箭手埋伏区区一个初入武道的武生,是手到擒来且万无一失的事情,谁知道那徐青竟然……”

        王明孝话里带了点埋怨:“动手之前,属下再三劝阻,让您再忍忍,可您就是不听。”

        “哼,不杀那小王八蛋,难消本官心头怒火。”

        “王勇又不是他杀的。”

        “但因他而起,若不是他抓走王勇,关押王勇一夜,又对王勇用刑,王勇怎么会去群芳楼洗尘,不去洗尘,自然也就不会被那狗屁的柳……杀害。”

        杨金堂说到这里,神情更加愤怒:“何况,本官认为,那柳三变,说不定和姓徐的小王八蛋是一伙儿的。”

        王明孝皱起眉头:“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徐太平那人的底细,被你我查了个底朝天,祖上八代都是土生土长的简阳人,多是平民,有两三代胥吏,从没有接触过修士,怎么可能与柳三变那种高人同伙?”

        “哼,那谁知道呢,反正那小王八蛋自从当了捕快,连续两次被儒道高手救下是铁一般的事实,之前怀疑是周玉成,但现在看,显然另有其人。”

        王明孝直接否认:“那也不可能是柳三变!

        “属下虽没亲见柳三变其人,但综合目击者描述,其人风采极出色,俊眼修眉,神采内蕴,风度与气质俨然至高无上的贵公子。

        “且文采极佳,留下的那首《玉楼春》堪称绝篇。

        “鉴于柳三变气质高贵,文采横溢,其来历必然不凡,甚至有人怀疑柳三变只是化名,其真实姓氏或许是赵。

        “总而言之,那种人,只会被人暗中保护,而不会暗中保护别人,更不会暗中保护徐太平一介捕快!”

        王明孝一口气说一大堆,最后总结道:“那柳三变身份神秘,实力高深莫测,是你我都惹不起的大人物,最好再不要提,否则,谁也保不住你我性命。”

        杨金堂沉默。

        良久。

        反问:“姓徐的小王八蛋就在营门口,如何应对?”

        王明孝想了想:“他不过区区捕头,是周玉成的一条狗,只要说服周玉成,让周玉成不再追究此事,他自会乖乖退去。”

        说到这里,嗤笑一声:“官场的事儿,还得用官场上的手段解决。”

        杨金堂想到这里,重重点头:“也好,计划即将实施,为免节外生枝,就让小畜生再得意几天,等事情过去,再收拾他。”

        说完。

        起身下令:“我去找周玉成,你应付着那小畜生,暂时别跟他起冲突,任他调查,反正在营地里,他查不出来什么。”

        王明孝点头。

        大门口。

        徐太平拔刀扑向卫兵。

        毫不犹豫地挥刀。

        白虹刀第一式——白虹贯日。

        真气灌注刀身。

        牛尾刀如白虹一般劈下。

        “铛——”

        一刀劈在卫兵的枪杆上。

        发出尖锐的撞击声。

        指向徐太平的长枪被劈到一旁。

        空门大开。

        徐太平顺势撩刀进步,瞬间蹿到卫兵跟前,横刀于对方脖子上,厉喝:“放下武器!”

        卫兵双手颤抖,满身冷汗,松开双手,任由长枪跌落在地。

        这时。

        墙内大门两侧的哨塔上响起尖锐的哨声。

        县兵营瞬间嘈杂起来,密集的脚步声朝营门口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