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55章 都是误会

第55章 都是误会

        就在县兵即将包围徐太平等人时。

        王明孝快步冲出,远远就喊道:“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徐捕头,都是误会。”

        一边喊,一边挥手让县兵散去。

        到门口,朝徐太平躬身施礼:“徐捕头,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徐太平挑眉:“你是……”

        王明孝拱手:“都尉王明孝。”

        都尉啊。

        徐太平了然。

        都尉这个官职,挺复杂,品级或高或低,全看在哪里任职。

        而且职责也挺复杂,不是武官,但也不是纯粹的文官,骑马冲锋陷阵可以,督运粮草可以,监察下属官员也可以,啥都能管。

        在县尉属下任职都尉,品级自然不高,和捕头不相上下,虽然手下兵多,但职权不高,能管的事儿也少,只能在县兵营内逞威风。

        有点类似徐青那个师爷。

        相当于县尉在军营内的大管家。

        只是这个名字……看样子,这个王明孝不是杨金堂的大管家,而是城南王家的大管家。

        徐太平猜测中,也松开手。

        笑呵呵地拱手回礼:“原来是王都尉,既然是误会,解开便好。”

        王明孝连忙点头:“对,解开便好,徐捕头,可带了县太爷手令之类?”

        “有文书在此,请王都尉查阅。”

        王明孝简单看过。

        笑容满面做请的手势:“徐捕头请。”

        “多谢配合。”

        “同县当差,这是应有之义。”

        “王都尉高义。”

        徐太平朝郑博文等捕快点头,进入军营。

        王明孝一路侧身引路:“徐捕头,入内喝茶。”

        徐太平摇摇头:“不,直接查案吧。”

        王明孝也不反对:“从哪里开始调查?”

        “本捕头随便转转。”

        “那,王某引路?”

        “可以。”

        “请。”

        徐太平在王明孝的陪同下,在营区转悠。

        不时问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

        王明孝暗自戒备,能不回答的就不回答,要么直说不知道,要么含糊敷衍。

        徐太平也不生气,让随行的周大富记录在册。

        时不时抓住一两个县兵提问,也没有提问什么敏感内容。

        最后,还转到伙房,拉着厨师们聊了一会儿。

        这才返回中军帐。

        王明孝不放心,小心问:“徐捕头,这笔录,可否让王某再看一遍,以免有所疏漏。”

        徐太平故作为难:“这不合适……”

        王明孝瞬间心领神会。

        挥挥手。

        赶走其他人。

        从兜里掏出一张银票:“徐捕头,这是全国通兑的官票。”

        徐太平作大惊失色状:“哎,王都尉,这是何意?”

        王明孝叹口气:“徐捕头,前天夜间发生的案子,我等也有所耳闻,民间有传言,凶手是县兵,是以,县兵营上上下下人心惶惶,只盼着徐捕头早日破案,还县兵营清白。”

        徐太平眉头紧锁:“在本捕头找到证据之前,所有猜测都当不得真,民间传言更不足为信。”

        “哎,道理我们也懂,可人心难测,”王明孝再叹气:“所以,还请徐捕头早日破案。”

        说着,将银票硬塞到徐太平手中:“徐捕头,查案之事,还请多多费心,你上任半月便有神捕之名,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徐太平苦笑:“虚名而已,何况这案子非同小可,恐怕……”

        “尽力便好,徐捕头尽力查案,不管能否找到真凶,至少可以帮县兵营洗清嫌疑。”

        “这个……还需调查。”

        王明孝又掏出一张银票:“调查归调查,但如何调查,还不是徐捕头一句话的事儿?”

        徐太平扫了一眼:“好,本捕头就优先调查县兵营,争取早日排除县兵营的嫌疑,但是,王都尉,若让本捕头发现县兵营真的参与其中,休怪本捕头不讲情面。”

        王明孝内心一震,却大大方方笑道:“徐捕头,县兵营八百人,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做那种满门抄斩的事情?便是有人敢,士兵也绝对不会听从那等乱命,士兵也是人,不是木偶,对吧?”

        徐太平点头。

        心里却冷笑不已。

        士兵是人?

        确实,士兵都是活生生的人,有思想,有家庭有父母妻儿。

        但是,真要有手段,完全可以把士兵变成木偶。

        不说修士们种种神奇手段。

        只需简单的洗脑、利诱、威逼甚至蒙骗等手段,就能把一群活生生的士兵变成活生生的木偶。

        就像我手下的捕快。

        再给我半年时间,我就能把这群捕快变成只听我命令的死忠。

        甚至能把他们变成一群极端的狂热分子。

        但这种事情。

        能做。

        不能说。

        王明孝见徐太平点头,松了口气,热情地拉住徐太平的手:“徐捕头,你如此年轻,便有神捕之名,更入了武道,未来必然不可限量,咱们以后多多走动,说不定什么时候谁就能拉谁一把,咱们都是简阳人,前进一步去了郡城,咱们就是同乡,相互照应是理所当然的,可懂?”

        徐太平将银票揣进袖口。

        笑眯眯点头:“王都尉言之有理,确实需要相互照应,莫说去了郡城,便是在简阳城内,也不应该是生死大敌。”

        “哈哈哈,徐捕头果然深谙为官之道,前途必然远大。”

        “王都尉也有光明的未来。”

        “哈哈哈哈……”

        气氛瞬间和谐。

        王明孝也如愿看到的笔录。

        逐字逐句查看,没有发现任何对县兵营不利的记录,确定徐太平只是走了个过场,立刻放心。

        离开县兵营。

        郑博文等捕快同时松了口气。

        汗流浃背。

        气喘吁吁。

        仿佛刚刚在水中与水鬼大战了几百个回合。

        徐太平见状,冷喝一声:“瞧瞧你们这熊样,区区几个县兵就把你们吓得尿裤子,以后怎么担当大任?”

        郑博文瞬间脸红,讷讷道:“徐,徐爷,那可是八百县兵,一人一口唾沫,便,便能把咱们淹死。”

        徐太平冷笑:“不要忘了,你们身份不比他们低,你们是县衙捕快,只有你欺负他们的份儿,哪轮得到他们欺负你?”

        “这,这,小人哪有手段欺负他们?”

        “呵呵,找到他们的家人,只要有案子,就把他家人拉到县衙审问一遍再放回去,一个月来那么三五次,他不跪下来求你,我徐太平跟你姓。”

        郑博文几人听得目瞪口呆。

        徐爷这招……也太损了吧。

        真这么搞,别说普通县兵,便是一些小军官也扛不住,除非冷血到完全不在乎家人死活。

        这一招,真是光明正大与阴险狠毒相结合,明知道怎么回事,偏偏防不住。

        捕快查案,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想查谁查谁,只要程序没问题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这可真是把手中权力玩出了新花样。

        不愧是徐爷!

        这时。

        有衙役匆匆跑来:“徐爷,县令命你速回县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