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65章 人设

第65章 人设

        最珍贵的宝物?

        徐太平心动。

        非常心动。

        王峰不但是进士境高手。

        更是城南王家家主。

        富过一城的土豪。

        手里的好东西肯定不少。

        最珍贵的宝物,更不用说,肯定是好东西。

        可是。

        能拿吗?

        不能啊。

        与人设不符。

        柳三变这个人设是什么?

        来自顶级家族的贵公子,神秘,强大,富贵,气质儒雅随和。

        这种人设,怎么可能看得上区区一个进士境修士拿出来的所谓宝物?

        真收下。

        不管用什么借口什么理由,都会崩人设。

        搞不好就会引起王峰的怀疑。

        所以。

        徐太平看都不看王峰一眼。

        转身就走。

        只扔下一句:“明日上午,将胡娇娇的尸体交到县衙,向主官言明案件的来龙去脉,但不准透露柳某的行踪。

        “一切顺利,你我从此再无瓜葛。

        “若还敢耍小聪明……”

        说完。

        凌空飞起。

        乘着夜风飘飘然飞出城外。

        鱼三娘和王峰目送“柳先生”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才同时起身。

        王峰面色阴沉。

        鱼三娘眉头微皱:“这位柳先生,看样子,果真大有来历。”

        王峰闷哼:“要不是怕他坏了大事,一定要亲自试试他的底细。”

        “他的实力……毋庸置疑吧?无需喝名便能连使两道神通,而且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刀却瞬间射爆胡娇娇的脑袋,实力绝对在你之上。”

        “哼,我知道,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行了行了,反正咱们没有损失,明天把胡娇娇的尸体送到捕快班,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以他的气度,应该不至于说谎。”

        “那可不一定。”

        “不一定?咱们接待过的豪族公子少吗?哪个有这位这样的气度?这位但凡俗气一点,你这两件宝物都保不住。”

        王峰闻言,闷哼一声,不再说话。

        鱼三娘却又忽然道:“你说,捕快班那个徐太平,会不会是这位的人?”

        王峰皱眉:“徐太平?跟这个柳三变有什么关系?”

        “徐太平曾经两次被儒道高手相救,杨金堂猜测是周玉成,但我觉得这位柳先生也有嫌疑。”

        “嫌疑?柳三变图什么?”

        “这……”

        鱼三娘想想也是。

        图什么?

        徐太平就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捕头,虽然入了武道,可天赋平平,没什么前途。

        有神捕之名,也确实有点推理之能,但上限也就是郡城普通捕快。

        而且据说挺狡猾,挺贪婪,还油滑之极,像个官场老油条,俗不可耐。

        柳先生得有多闲,才会贴身保护那样一个捕头。

        根本不是一路人。

        鱼三娘努力说服自己。

        但还是觉得不对劲。

        却又找不到根源在哪儿。

        只能道:“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对那个徐太平还是多加关注比较好,最好……示好。”

        王峰皱眉:“示好?”

        “对,明天送胡娇娇尸体的时候,趁机送点好处。

        “如果他不是柳先生的人,就当喂了狗。

        “可万一,他真跟柳先生有关系,这不就是人情?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

        “而且认识这位徐小神捕也没坏处,要是能趁机消除他和杨金堂之间的恩怨,岂不更好?”

        王峰再挑眉:“他和杨金堂有什么恩怨?”

        鱼三娘耐心解释。

        王峰闷哼一声:“小小捕头也敢挑衅我王家,找死。”

        鱼三娘嗤笑:“那算什么挑衅?还不是为了那么点蝇头小利争来争去,他要是挑衅,可不会高举轻放,轻飘飘放过杨金堂,据我所知,他掌握的证据,足够把杨金堂搬倒。”

        “周玉成呢?”

        “周玉成一直做和事佬,不过收了不少银子,我怀疑,他就是想捞银子,才让徐太平那个愣头青去找杨金堂的麻烦。”

        王峰闻言,不耐烦地摆摆手:“算了算了,鸡毛蒜皮点小事儿,不值得浪费口舌,更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坏了咱们的大事。

        “明天送胡娇娇尸体过去。

        “再送一份厚礼给那个小捕快。

        “然后约周玉成见一面,商议大事,顺带让他管好他的手下。”

        鱼三娘点头:“不过,你可能要多出点血。”

        王峰又皱眉:“为什么?”

        鱼三娘叹口气:“杨金堂杀了人家的师爷,你不能不表示,他毕竟是县令,是一县之主,得给足面子,你说呢?”

        王峰更不耐烦:“哼,你做主便是。”

        说完,转身就走。

        四月二十三。

        上午。

        辰时五刻。

        鱼夫人领着两个仆人,赶了一辆马车驶入捕快班。

        徐太平在房间里听到动静,心中暗笑。

        还挺听话的。

        柳三变那个马甲真好用。

        可得好好经营。

        却故作威严地咳嗽一声,自宿舍走出,神情凝重地拱手:“这位夫人,如何称呼?”

        “民妇鱼三娘。”

        “夫人来此,有何贵干?”

        鱼三娘仔细观察徐太平,同时柔声回答:“徐爷,民妇无意中击杀杀害县学学子许士麟的狐妖,特送尸体过来,请徐爷验收。”

        好一个无意中击杀。

        连个更恰当的理由都懒得编。

        真够敷衍。

        徐太平腹诽中,面露狂喜之色:“当真?”

        “千真万确,其变身前的面容与县衙通缉所述完全一致。”

        “本捕头要知道详细过程。”

        “徐爷听民妇仔细道来。”

        鱼三娘讲了一个细致的故事。

        狐妖深夜敲门借宿。

        三娘发现端倪暗中试探。

        狐妖发现异常立刻逃窜,被家丁护卫联手击杀。

        徐太平暗暗冷笑。

        却一笔一划地做笔录,笔迹很生涩,拙劣,就像一个初学写字的稚童。

        做完笔录。

        向鱼三娘道谢:“夫人高义,徐某替许秀才拜谢。”

        鱼三娘连忙摆手:“徐爷客气,徐爷,民妇告辞。”

        “夫人慢走。”

        徐太平送鱼三娘离开。

        立刻招呼众捕快:“还愣着干什么?抬着狐妖去结案啊。”

        县衙内。

        徐太平把笔录奉上。

        又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周玉成皱眉:“徐捕头好运气。”

        徐太平连忙摆手:“全赖大人威严,若非大人坐镇,狐妖怎会慌不择路跑到那鱼夫人家借宿?那鱼夫人又怎会乖乖地把狐妖尸体送来县衙?”

        周玉成表情舒缓,微微颔首:“那就结案吧。”

        “是,大人,属下这就派人通知许士麟家人、同学、师长来县衙。”

        “嗯。”

        很快。

        许士麟的父母、同窗同学、还有县学夫子陆续赶来。

        并认真鉴定狐妖的尸体。

        与许士麟临死前抓着的那一把狐毛对比。

        最后一致认定,这狐妖,就是杀害许士麟的那一只。

        周玉成当场结案。

        下一秒。

        天降气运。

        全被竹书吸收。

        第十一片竹简全部展开。

        第十一个技能,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