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69章 大头怪

第69章 大头怪

        徐太平猛地拔出牛尾刀。

        死死盯住窗户上的黑色怪影,强迫自己冷静。

        王二牛则尖叫一声:“大头怪!”

        然后撒腿就跑。

        徐太平大急:“站住!”

        王二牛却充耳不闻。

        草!

        徐太平爆了一句粗口,纵身扑到王二牛身后,一把抓住王二牛的后脖颈:“不许跑!”

        王二牛拼命挣扎,带着哭腔喊道:“那是大头怪,见者必死!”

        徐太平爆喝一声:“既然是见者必死,这话怎么传出来的?”

        王二牛瞬间停止挣扎。

        对啊。

        既然是见者必死,那应该没人知道大头怪的存在才对,因为见过的都死了。

        这个名字传了出来,说明有人见过但没死。

        或者……

        徐太平经历过互联网时代的信息轰炸,一瞬间脑子里就闪过许多种可能。

        再见那大头怪只是在窗户外边“嘎嘎”怪笑,猜测这大头怪或许只是个吓唬人的玩意儿。

        于是爆喝一声:“哪里来的宵小?敢在你徐爷面前装神弄鬼!”

        说着。

        抓起银锭子砸出去。

        “呼——”

        银锭子呼啸而出。

        击穿窗户纸,砸在黑影上。

        下一秒。

        一道刀型黑影一闪而过。

        “刺啦——”

        窗户应声而裂。

        窗户纸、窗户棱子被斜斜劈开。

        跟着,有东西自劈开的缝隙中钻进来,快捷而流畅。

        纸片?

        徐太平愣了一下。

        不!

        是纸人!

        那大头怪,是薄薄的一片纸。

        却拥有很强的攻击力。

        手中大刀比真正的大刀还锋利,能轻松劈开实木的窗户棱子,没有丝毫顿挫感。

        意识到这点。

        徐太平只觉得一股凉气自尾椎冲上头顶。

        浑身汗毛炸起。

        遍体发冷。

        紧紧攥紧手中牛尾刀。

        眼见那大头怪已经钻进来,鼓起勇气,爆喝一声冲过去,挥刀便砍。

        白虹刀第一式——白虹贯日。

        灌注真气的牛尾刀,破开空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在纸人身上。

        “笃——”

        如中皮革。

        草?

        防御力这么强?

        一刀下去,竟然破不开薄薄一张纸片?

        徐太平暗骂的同时。

        见纸人只是略微一顿,便挥手反击,手中大刀以更快的速度横扫。

        不敢怠慢,立刀横挡的同时急忙闪身。

        “铛——”

        一股巨大的力量自刀身上传来。

        震得他虎口发麻。

        牛尾刀几乎脱手。

        他却松了口气。

        还行。

        这纸人的攻击力不算太离谱。

        也就武生境水平,和我差不多,就是防御力比我更强。

        但是,我还有技能没使。

        一个画地为牢。

        这纸人就是一张废纸,好对付得很。

        不过……

        这是个机会。

        不但可以磨炼我的刀法,还能看看这纸人到底想干什么,说不定,还能诱使纸人的操纵者露面。

        想到这里。

        再爆喝一声:“好个大头怪,劲儿真不小,再接老子一刀!”

        话音未落。

        又挥刀劈下去。

        这次,被纸人的大刀挡住。

        感受到更强的反震力,徐太平暗暗心惊。

        这纸人,防御力强得离谱。

        比钢铁还硬。

        玛德。

        徐太平一边暗骂,一边疯狂攻击,练习刀招的同时,尝试攻击纸人的其他部位,试图寻找纸人的破绽。

        然而。

        一番尝试过后,却毫无所获。

        不但没找到什么破绽。

        甚至没有对纸人造成哪怕一丁点伤害。

        反倒把自己累得够呛。

        真气也消耗大半。

        不行!

        得想个办法!

        这么下去,一定会被耗死。

        这纸人可没有体能限制,理论上可以一直战斗下去。

        怎么办?

        上技能?

        徐太平略一分神,便被纸人找到机会,锋利的纸刀自他腹部掠过,划破衣服,带起一溜儿血珠。

        草!

        大意了!

        徐太平急忙后撤,摸了摸肚子。

        还好。

        皮肉伤。

        伤口不深。

        不过,真踏马疼啊。

        徐太平抹了一手鲜血,被伤口上传来的刺痛刺激得倒吸一口凉气。

        “嘶——”

        下一秒。

        急忙侧身翻滚。

        “铛——”

        纸刀贴着肩膀劈在地上,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真日勒狗了!

        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遭遇这么强大的攻击。

        这案子,果然不一般。

        超出了我这个捕头的能力范围。

        周玉成和程文灏两个王八蛋,果然没安好心。

        要么是借刀杀我。

        要么是拿我当诱饵钓鱼。

        玛德,等我发育起来,一定不放过这俩王八蛋。

        徐太平正犹豫着要不要先给自己疗伤时。

        纸人再次“嘎嘎”怪笑。

        并用尖锐诡异的嗓音喊道:“姓徐的,滚出吕左,否则,杀你全家!”

        徐太平眯起眼睛。

        杀我全家?

        你得有那个能耐。

        而且,你这恐吓……很软弱无力啊。

        太俗。

        就不能换点新花样?

        就不能把我抓住或者杀掉之后再说这话?

        连我这么个小小武生都搞不定,还说什么杀我全家,听着就没威慑力。

        徐太平腹诽中,再次纵身而起,挥刀扑向纸人。

        做愤怒状。

        怒吼道:“王八蛋,有本事单挑啊,威胁我算什么能耐?”

        一边怒吼。

        一边疯狂攻击。

        纸人更得意:“嘎嘎,徐太平,不用挣扎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老子就不信砍不碎你个破纸人!”

        “嘎嘎嘎,这种纸人,我要多少有多少,砍碎这一个,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你能砍几个?”

        “你有多少,老子砍多少!”

        “是吗?那要是,两个一起上呢?嘎嘎——”

        纸人嘎笑声中。

        裂开一缝隙的窗户上,又有一个硕大的黑影自下而上缓缓冒出,赫然是第二个大头怪!

        徐太平见状。

        又惊又怒。

        草!

        真踏马阴险!

        幸亏我留了一手,想着引正主出来。

        要不然,反而会被这大头怪留的后手阴掉。

        不行!

        还得试探。

        看看这大头怪还有没有其他后手。

        忍住!

        示敌以弱!

        诱敌深入!

        后发制人!

        跟这些老银币斗,必须多带几个心眼子。

        第二个纸人自窗户缝中钻进来。

        挺枪便刺。

        手里拿的不是纸刀。

        而是长度更长的纸枪。

        长枪与大刀。

        一长一短,配合极默契。

        瞬间扭转局势,把徐太平压制住,压得徐太平只能招架躲闪,毫无还手之力。

        徐太平瞬间汗流浃背。

        拼命抵挡两个纸人的攻击。

        只招架十来下,双臂便阵阵发麻,几乎没了知觉。

        当长枪纸人一枪扎下来。

        徐太平拼尽余力挥刀猛砍。

        “铛——”

        一刀下去。

        成功把长枪劈开。

        可手中牛尾刀也被巨大的撞击力震得脱手飞出,打折旋转钉在门板上。

        徐太平瞬间陷入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