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74章 曹保正

第74章 曹保正

        儒道小捕快正文第74章果然。

        徐太平心下了然。

        这两人吵得厉害,但关系又不简单,不是一般的仇人。

        相反,更像一对有了分歧的兄弟,吵归吵,却还能坐一起喝酒。

        一个姓曹,一个姓王,不是亲戚,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两人都是天下帮的人。

        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

        只是结果很明显,两个人在七天前彻底闹翻了。

        曹新下了死手,让王栓柱操控纸人杀害了王瑞娘的父亲。

        然后,王如松趁火打劫霸占了王瑞娘。

        嗯。

        在农村。

        一个家里只剩下个未婚女孩,确实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王如松只是个开始。

        过段时间,会有更多的禽兽闻着味儿找上门。

        徐太平想到这里,摇摇头。

        再问:“你爸爸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没有。”

        “也没给你留话?”

        “也没有。”

        徐太平想了想。

        又问:“还记得大半年前那场惨案吧?”

        王瑞娘脸色瞬间白了几分,颤栗着点头:“记,记得,我娘,我弟弟就,就……”

        “在案发前两天,来过一个道士,你见过他吗?”

        “见过。”

        “知道那道士叫什么吗?”

        “不知道,只听曹保正喊他李道长。”

        “那个李道长在你们村呆了多久?”

        “就一个晚上,下午来,第二天上午便走了。”

        “……”

        徐太平一口气问了许多问题。

        全程盯着王瑞娘的眼睛。

        判断这个小女人每一句话的真假。

        刚刚问完。

        门口传来一阵嘈杂声。

        王瑞娘脸上浮现出惊恐之色,身不由己地往徐太平身后躲藏。

        徐太平起身,板着脸来到门外,喝道:“吵嚷什么?”

        郑博文连忙回答:“徐爷,这人不由分说就往里闯,还,还说什么这里是的地盘。”

        徐太平冷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敢说这里是他的地盘,要造反吗?”

        这时。

        有人高呼:“徐爷,冤枉啊,小人只是那么一说而已。”

        徐太平冷冷喝问:“你是谁?”

        “小人是这小王村的保正曹新,与前任捕头常有往来,正打算带着礼物去县城拜访徐爷您呢,没想到您先来了,实在失礼。”

        “曹新?”

        “哎,正是小人。”

        “你为何吵嚷?”

        “小人担心小侄女安危,所以情急之下大声了些,”曹新连忙拱手:“不过,是徐爷,那小人就放心了。”

        徐太平微微点头:“既然没事,那就回去吧,等我再问些话,就去你家。”

        曹新陪着笑脸道:“徐爷,您有什么直接问小人,小人是村里保正,无事不知,无事不晓。”

        “曹保正教本捕头做事?”

        “不敢不敢,”曹新急忙摆手:“只是,小人身为保正,配合协助徐爷破案是应尽职责,且小人对村里熟悉,一声招呼就能把全村人喊来,省得徐爷您跑来跑去的。”

        徐太平眯起眼睛。

        这王八蛋。

        竟然敢威胁我!

        什么一声招呼就能把全村人喊来。

        分明就是炫耀人多。

        果然。

        村霸就是村霸。

        动不动就裹挟村民。

        找死!

        不过……或许是个机会。

        先让这姓曹的放松警惕。

        想到这里。

        眼里故意闪过一丝忧虑之色,然后才哈哈笑道:“曹保正果然是个有心人,好,那本捕头就不客气了。”

        说完,大步走到门口:“曹保正,去你家看看。”

        曹新松了口气:“徐爷,请。”

        徐太平却又朝郑博文摆头:“你带人守在这里,没有本捕头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进出此地,不惜一切代价保证王姑娘的安全。”

        郑博文郑重点头:“徐爷您放心,小人就是死,也要守住这里。”

        徐太平这才骑着马跟上曹新。

        曹新家很大。

        像个庄园。

        占地有七八亩的样子,白墙灰瓦,绿树环绕,环境很好。

        门口还有一排八根拴马桩。

        更有两个家丁在门口守着。

        很是气派。

        只这一个庄园,就够大半个村子的人居住。

        现在更是可以住下全村人。

        进门。

        里面更豪华。

        一排排房舍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比县衙还大气。

        徐太平心里暗骂。

        玛德。

        这保正当得比县太爷还舒服。

        连过两道门。

        进入客厅。

        曹新殷切地帮徐太平拉椅子:“徐爷您请坐,小人这就安排拙荆杀鸡。”

        徐太平皱眉:“这不好吧?”

        “哎,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怎能让徐爷您饿着肚子办案?”

        “那就不客气了。”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曹新一边倒茶一边问:“徐爷,您这次来,要查哪个案子?”

        徐太平轻笑一声:“去年那桩。”

        “啊?”

        “怎么?”

        “过去这么久,一直没有消息,小人还以为再没人管了呢。”

        “怎么可能没人管?县里一直在秘密察访,有了新线索,才让我这个新捕头跑这一趟。”

        “有线索了?”曹新猛地站起:“徐爷,真的?”

        “爱信不信。”

        “什么线索?”

        “这能说?”徐太平撇撇嘴,直接转移话题:“那个王瑞娘怎么回事?”

        曹新愣了一下:“徐爷,什么怎么回事?”

        徐太平冷笑:“别装傻,她说她爹死前那晚上跟你一块喝酒并发生了争执,可有此事?”

        “有。”

        “为什么争吵?”

        “这……”

        “说!”

        “哎,说起来也是亦庄陈年旧案,简单点讲,就是为了这个保正之位,当年,他爹把保正之位传给小人,他一直怀恨在心,多次要小人退位,小人也是不愿意,就一直推诿安抚,那天晚上又因为这事儿吵了一架,谁知道……”

        徐太平眯起眼睛:“就这?”

        曹新苦笑:“徐爷,就这?保正虽然不是什么正经官吏,可在村里那也是了不得的存在,谁也想当,您看小人这大院子,满简阳,有几家?”

        徐太平呵呵一笑:“这倒也是,只是,你这也太巧了。”

        “确实巧,那大头怪横行吕左乡好几十年,还是第一次到小王村作案,唉,我那兄弟也是可怜。”

        “确定是大头怪作案?”

        “确实,我那大侄女亲眼所见。”

        “那得立案。”

        “啊?徐爷,不用了吧?”

        “不,必须立案,本捕头可不能对这种性质恶劣的谋杀事件视而不见。”

        曹新眯起眼睛,盯住徐太平看了几秒钟。

        忽然起身:“徐爷,稍等。”

        直奔里间。

        片刻后,捧着一个小盒子出来,放在徐太平面前:“徐爷,小王村实在经不起哪怕一丁点折腾了,求您高抬贵手。”

        徐太平目光在盒子上一扫而过,淡淡道:“曹保正,这是什么意思?”

        “是小王村全体村民的一点小意思。”

        “哦?”

        “村民们才从那场劫难中恢复,实在不愿意有人打扰他们的平静生活。”

        “要是有人执意打扰呢?”

        “他们怕是会拼命,反正不过一死而已,对他们来说,现在死去也是个不错的结局,至少后半辈子不用再那么痛苦。”

        徐太平闻言,暗暗冷笑。

        王八蛋。

        只会裹挟村民。

        真以为老子怕你?

        老子只是在找机会!

        徐太平盯住曹新的眼睛,一眨不眨。

        曹新也一改之前的唯唯诺诺,同样针锋相对地盯住徐太平。

        四目相对。

        气氛逐渐压抑。

        箭在弦上,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