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102章 水月洞天阵

第102章 水月洞天阵

        儒道小捕快正文第102章水月洞天阵徐太平很担心沐勇的安危。

        可以说是揪心不已。

        沐老狗死,我也会死。

        这满城百姓估计也会死。

        沐老狗活着并赢下这一场,我才能活下去,这满城百姓也才会幸免于难。

        沐老狗能赢吗?

        徐太平不确定。

        可惜,杨柳只是个供奉,知道的秘密较为有限,不知道各自出动了哪些高手,也不知道高手们会使用什么手段,甚至不知道决战地点在哪。

        这就很被动。

        我踏马想帮忙也不知道该从哪下手。

        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沐老狗。

        结果沐老狗还踏马不当回事。

        草!

        早知如此,就该提前撤退,不趟这一趟浑水。

        可事已至此,别无他法。

        但也不能坐等出结果。

        得主动出击。

        徐太平想到之前忽然聚拢的乌云,以及自天而降的威压,皱起眉头。

        思考片刻。

        朝吴六一和郑博文招招手:“立刻收殓三位大人的尸体,清理现场,等沐神捕归来!”

        “是!”

        “组织人手保护县衙。”

        “是。”

        “郑博文,带上杨县尉的腰牌和印信,调动县兵上街维持秩序,防止民乱。”

        “是,徐爷。”

        “吴六一,你带领捕快和衙役守住县衙,守住库房和牢房。”

        “是,徐爷。”

        这时。

        户曹掾小声问:“徐爷,您,您去哪儿?”

        徐太平挑眉:“有事?”

        “咳咳,您不在,我们有点怕。”

        这户曹掾一开口,其他人纷纷跟上。

        “对,徐爷不在,没主心骨。”

        “县衙内现在就徐爷您这一个修士,您这一走,我们……”

        “徐爷,县衙离不开您。”

        “现在情况不明,徐爷您还是留在县衙比较妥当。”

        “对对对,徐爷留下吧。”

        “……”

        徐太平听明白了。

        这群家伙怕了。

        想让我这个“大高手”保护他们。

        可以理解。

        但我拒绝。

        保护你们?

        我有什么好处?

        再说了,沐老狗要是死在这里,我连我自己都保不住,还保护你们,到时候统统得死。

        这么想着,摆摆手:“废话少说,各自待命,我去去就来。”

        又朝吴六一和郑博文道:“如果有人敢趁机捣乱、浑水摸鱼甚至作奸犯科,别犹豫,直接抓人,敢反抗,格杀勿论,一切后果,本捕头担着,明白?”

        吴六一和郑博文齐声高呼:“明白!”

        徐太平点点头。

        转身就走。

        一刻钟后。

        贵公子柳三变上弦。

        徐太平直接激活御风而行,浮上高空,并越飞越高,很快便可俯视整个简阳城。

        嗯?

        一切如常?

        难道,沐老狗和凶手已经不在城内?

        徐太平以简阳城为中心,远眺城外的郊区、山林、田野、河流。

        一圈下来。

        依旧一无所获。

        沐老狗他们去了哪里?

        总不能打到天外去了吧?

        不可能!

        沐老狗只是宗师境,而非武圣境。

        就算武圣境,在这方世界也没有破碎虚空的能力。

        在这方世界,武道武圣、儒道至圣、道门渡劫境、佛门佛陀境、剑修万剑归一境、妖族妖圣境的顶尖存在,统统做不到破碎虚空。

        那些顶尖存在,很厉害,动辄毁天灭地,但从没有破碎虚空甚至飞升一说,所有传说与历史记载都只在这方世界内发生。

        再直白点说,再厉害也是人,只是从普通人变成更厉害的人,甚至依然有寿命限制。

        而沐老狗这样的宗师境武修,虽然有神乎其神的轻功,但并不能像儒道修士那般始终飞在天上。

        所以。

        沐老狗他们一定还在地上。

        也因此。

        有两种可能。

        一,沐老狗和敌人瞬间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打架,超出我的观察范围。

        二,沐老狗和敌人就在附近,只是我看不到的。

        想到第二种可能。

        徐太平忽然浑身战栗!

        天仙缘!

        阵法!

        阵法可以做到第二点,只是需要的规模很大。

        规模很大的阵法。

        徐太平低头俯视简阳城。

        谋划七八年。

        周玉成上任四五年。

        城南王家七八年前开始低调行事。

        以及……简阳城修缮城墙、建造坊市、划分街道、修建排水沟渠等等大工程。

        嘶!

        一定是了!

        周玉成、城南王家通力合作,以基础建设的名义布置一个超级大阵。

        一座城市那么大的大阵。

        一座可以困住宗师境武修的大阵。

        玛德。

        就说嘛,幕后主使筹备那么多年,不可能只安排几个高手埋伏。

        如果只有高手埋伏,根本不用谋划七八年。

        原来,这座以简阳城为基础的大阵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只是,怎样才能帮到沐老狗?

        徐太平皱起眉头。

        仔细观察。

        与此同时。

        就在简阳城南。

        沐勇正被四个人围攻。

        四个全是男人。

        一个宽袍大袖的儒修,一个身披袈裟的和尚,一个手持盾牌与短刀的壮汉,一个身材壮硕如山的持刀巨汉。

        儒修浮在半空,一边施展神通,一边劝降:“沐勇,不用挣扎,束手就擒吧。”

        和尚身披袈裟手持禅杖,盘腿坐在一旁,不断诵念佛经,一圈圈金色符文自口中涌出,落在壮汉和巨汉身上。

        手持盾牌的壮汉主防御,盾牌当先,拼命挡住沐勇的每一刀,悍不畏死。

        巨汉更不要命地挥动大刀劈向沐勇,有攻无守,宛若疯魔。

        沐勇奋力挥舞宽大的雁翎刀。

        每一刀都带着势不可挡的刀气和气势。

        可是,动作却越来越迟缓。

        就像慢动作。

        连攻击力都弱了许多。

        完全不是宗师境高手应有的水平。

        是以。

        沐勇越战越艰难。

        不小心,更被持盾壮汉的短刀刺中。

        伤口不大。

        却让沐勇更加愤怒。

        怒吼道:“燕修能、释明心、王飞虎,徐无悔,你们这是找死!”

        儒修轻笑一声,抬手轻喝:“无影剑!”

        沐勇奋力挥刀。

        “铛——”

        一把透明的飞剑炸开,化作纯粹的文气。

        儒修却毫不在意,再次轻喝:“无影剑。”

        连续三个相同的神通之后,才笑道:“沐勇,你是宗师境高手,比我们都高一个境界,应该比我们更清楚现在的局势。

        “没有武修能从水月洞天大阵中活着离开。

        “水月洞天阵,名字很美,以幻形为主,却对武道修士极不友好,不但会压制武道修士实力,更会一丝一毫地抽取武道修士的真气以壮大阵法本身。

        “也就是说,阵法对你的压制力会越来越强,你的战斗力会越来越弱,而且削减幅度越越来越大,再打下去,你必死无疑!

        “所以,沐勇,如果你自愿签订魂契,本侍郎便饶你一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