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决战文丘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城外,异魔领地的军队层层叠叠,这次他们是防守,而我们是进攻,前排的那些食尸鬼、地火鬼卒、鬼灵骑士之类的低阶怪物,事实上就是给玩家送经验的,再往后就难说了,大部分的异魔军队都隐藏在一片迷雾之中,看不真切。

    一道金色天幕横亘在鹿鸣山上,将国服与战场切分开来,目前版本活动还没正式开启,所以目前连我也过不去了。

    就这么笔直的落在了鹿角关的城墙,我轻轻坐在雉堞上,灵念寻找到一缕云师姐的气息,直接踏入了她的心湖,以心声说道:“师姐,帮我查探一下,有几个异魔君王坐镇南方文丘山,又有几个异魔君王坐镇北域老巢的。”

    “你自己不会查探吗?”

    “你境界高嘛,我怕我的灵识查探过去,被林海一巴掌怕散,那岂不是很丢人?”

    “哼哼!”

    她轻哼一声,道:“目前,坐镇北境的君王有死亡之影林海,火魔女王苏拉、恶魔之翼兰德罗,神音司徒雪,至于文丘山一带,凭你如今的境界应该也能闻出一点气息了,樊异的真身就坐镇在文丘山上,此外还有三个君王,塔林、凛霜猎手、雷鸣,都是一些打下手的废物。”

    我一阵无语,这三个君王在云师姐眼中可能确实是废物,可是在我们玩家眼中那可是要了亲命的玩意啊,异魔领地那边的魔道高手如云,能坐上王座的能有几个差的?至少,屠杀玩家这件事上,他们是一点都不虚的……

    “你真要强攻文丘山?”云师姐问。

    “嗯,必须强攻!”

    我沉吟一声:“一来,白衣卿相风不闻被镇压在了文丘山下,我这个先帝敕封的逍遥王不能不救,二来,文丘山横在这里,距离我们轩辕帝国的南方边境实在是太近太近了,如鲠在喉,如果我们不打掉文丘山,樊异任何时候都能攻破我们的南方门户,到时候会更加麻烦,即便是龙域出手都未必能挽回颓势。”

    “其实……”

    云师姐有些犹豫,道:“师弟啊,你有没有想过,风不闻已经被压在文丘山下差不多有半年之久了,一身文运消耗殆尽,他那原本就不算稳固的准神境修为也几乎被消磨得差不多了,如今的风不闻就算是回到轩辕帝国,用处能有多大?文不成,武不就。”

    “不一样的。”

    我摇摇头:“师姐,我是这样想的,风不闻是我们人族的白衣卿相,他被压在文丘山下一天,我们蒙受的耻辱就多一天,而且白衣卿相是先帝最倚重的贤臣,又是为了我们人族而被压在文丘山下,救回来有没有用另说,但我一定会主持大局去救,因为我摆出这个态度才能安抚天下人心,才能让世人知道轩辕氏不会亏待贤臣,不然的话,人人骂我们这些朝堂站班的人狼心狗肺,人心一旦涣散了,大陆南方的人族就真的没救了。”

    云师姐微微一笑:“嗯,这方面你比师姐考虑得更加深远,既然你主意已定,那就直接说,需要师姐怎么做?”

    “尽量在北方搞出一点动静来。”

    我想了想,说:“因为南方文丘山这边有樊异、塔林、雷鸣、凛霜猎手这四个君王就已经足够我们吃一壶了,如果北方再有动静的话,或者援兵从东海而来的话,那就相当麻烦了。”

    “可以。”

    云师姐浅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去一趟英灵池,问剑一次林海,动静可能会稍大一些,但这么一来坐镇北境的几个君王肯定不会南望了。”

    “啊?!”

    我皱眉道:“师姐如今的修为已经足够问剑林海了?”

    “不够,这不是为了帮你嘛~~~”

    她微笑道:“如今,师姐已经完全炼化了银杏天伞,算是真正的契合大道了,虽然不是真正的神境,没办法白日飞升,但……应该算是半个飞升境吧,而且银杏天伞主防御,所以师姐就算是问剑失败了,逃走绝对不成问题。”

    “行!”

    我点点头:“师姐能问剑就问剑,不能就虚张声势也可以,我所求的不过是师姐平安无事,别的都不重要,南方这边多打几个君王,一样没有问题!”

    云师姐轻笑:“师弟,你老实跟师姐说,是不是真的想不惜代价救回风不闻,哪怕是牺牲再多的冒险者也觉得值得。”

    “嗯。”

    我有些心虚,笑道:“我一开始的打算就是这样,用冒险者的性命换取时间与空间,哪怕是我们这里的损失再大,但以后也能补救,但如果风不闻真的在文丘山下湮灭了,就再也没有办法补救了。”

    “知道了,你尽管放手去做。”

    “好~~”

    ……

    从云师姐的心湖中退出之后,我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活动开启只有十分钟不到了,而鹿角关外,玩家们已经拥挤成一片了,于是心声与流火军团副统领张灵越说了一声:“节制所有军队,让冒险者团队先行,等他们都出城了,我们在缓缓向前推进,重步兵、弓箭手当先,火炮、巨弩跟上,步步为营的推进,以最小的代价换来最大的战果。”

    “是,大人,属下明白,这就派人去各大军团传令!”

    张灵越是我的副手,虽然军职不高,只是一个区区的流火军团副统领,但在帝国军中的地位和声望却相当高,仅仅因为他是我的副手,而我十分信任和依仗他,所以张灵越的传令众多将领没有谁敢不听,哪怕是山海公南宫亦、巨鼎公弈平这样的存在,必须听张灵越的,在战时,他张灵越这个小小的副统领等同于帝国副元帅。

    再过不久。

    “叮”的一声响,空中横亘大地之上的金色天幕缓缓消失,本次“决战文丘山”的活动也进入了10秒钟倒计时阶段,鹿角关下的十多座大门嗡嗡开启,地面上玩家蓄势待发,此外,拥有飞行坐骑、飞行能力的玩家早就已经都纷纷升空了,就等着一旦关口全面开启,就可以冲出关外,抢占阵地了,这是任何一个公会都会抢先去做的。

    “唰~~~”

    一道银色光辉在关内升起,一道曼妙身影掠空而起,正是林夕,她一手握着大天使之剑,一条手臂轻扬,就在手臂周围,一道白鹿印记犹如流萤般缭绕,使得林夕能够御风而行。

    “能飞了?”

    我转身看向她,笑道:“这是什么技能?”

    “一个师门技能。”

    她微微一笑:“把坐骑演化成飞行系,看起来没有坐骑状态,但事实上拥有全部的坐骑效果,所以接下来你会看到我不像是一个骑战系,倒像是一个传说中的剑修了。”

    “老婆大人厉害!”

    我拱手笑道:“但再厉害也没有我厉害。”

    林夕瞪了我一眼:“跟我还争强好胜,有意思没?”

    “没有的。”

    我转身看向城外,笑道:“东边的位置怪物密集,咱们先过去镇住场面,等清灯他们率领一鹿的人过来会合,缔结一鹿阵地?”

    “好!”

    于是,就在版本活动读秒结束的那一刻,我和林夕同时起身,化为两道光辉从城池上射落城外,两人刚好相距大约200米的距离,林夕一身白神变身的状态,加上二次渡劫飞升的效果,宛若一位美女剑仙一样,一剑轰出,光芒飞梭极远,杀得一群食尸鬼哭爹喊娘,而我则身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踏入了化境变身状态,这化境之力有一点好,变身不需要消耗任何东西,就只是变身而已,虽然时间长了我会感觉些许疲惫,就好像这个变身消耗的不是游戏里的数值,而是我现实中的化神之境力量一样。

    任它消耗好了,我是以人间最强阳炎境的身份踏入化神之境的,也就是说,在化神之境初期,我也是人间万年来的最强,化神之境的底子不是一般的牢固,底蕴深厚,体内温养的化神之力强得连自己都搞不明白,游戏里消耗一点也只是九牛一毛了。

    “轰!”

    火神之刃带着一道道火焰涡旋在怪物群中炸开,造成了一道冲击伤害的同时,左手一扬,隔空驾驭着雷神之刃发动攻击,顿时雷神之刃在我身周的20码位置急旋画圆,无论我走到哪儿,都有一圈攻击如影随形,加上aoe伤害效果,简直比人世间的任何刷怪手段都要来得实用且绚烂了。

    城内,诸多公会的玩家层层推进,而其中,一鹿的人马刚好就占据一座大门的通道,在清灯、卡路里、杀戮凡尘等人的率领下犹如一条溪流一样汇聚过来,刚好占据我和林夕之间大约200米长度的战场,随即就开始法术、箭矢如雨,层层推进了。

    不远处,风林火山、神话、无极、乱世战盟等公会的身影也一一出现,如今国服的版本活动都是一体化的,再也不分凡书城、八荒城的主城区别了,何况这次的对手是小半个异魔军团,外加整个印服,国服的玩家不给力起来确实不太像话。

    ……

    杀声四起。

    远方的山头上,出现了一个个印服玩家的身影,转眼间攒簇出一大片,他们与异魔军团之间有条约,至少在这次版本活动中异魔军团不会攻击印服玩家的了,一个个摆出一副作壁上观的模样,甚至有人在空中发弹幕——

    “哟嚯,中国战区的人杀得好卖力啊!”

    “想营救你们的白衣卿相?那就来啊,问问爷爷们的宝剑答不答应?”

    “哼,七月流火差点就没了,这次一回来居然就闹出这么大阵仗,真担心全服的玩家会不知道你中国战区有个七月流火?”

    “啧啧,中国有一句话老话叫螳臂当车,想必就是这个道理了,你们的大腿龙域在北方,如今你们来攻打文丘山?樊异就带着一群高阶怪物在文丘山上,爷爷们,我们不拦路,拜托你们快去文丘山送死好了!”

    “哈哈哈哈,一群白痴,中国战区的人真是蠢透了!”

    ……

    他们一阵嘲讽,国服的玩家却都快要气炸了。

    就在国服杀得热火朝天之时,远方一道身影掠风而来,一身精致皮甲勾勒着曼妙曲致的身段,身后一袭青色斗篷飞扬,她脚踏小蛮靴,靴子周围一缕缕青色风痕缭绕,维持着她在空中的姿态,手中一柄赤金色战弓,不用想,是归墟级,否则金色没有那么浓郁,而能拥有这份能耐与装备的人,印服只有一个,正是清眸拓墨,印服第一人,印服第一公会的盟主。

    “清眸拓墨,找死?”

    我抬头看向她,身躯一纵而起。

    林夕也一剑分开怪物群中,踏步升空而来。

    清眸拓墨静静的看着我俩,神色颇为复杂,喃喃道:“七月流火、林夕,我不是来打架的,我只是来说一声,这场决战文丘山的战役,我们美丽人生公会肯定不会参加,我也不会参与,整个活动,我不会打半点伤害。”

    林夕皱眉:“为什么?”

    清眸拓墨苦笑一声:“做人不能这样,这个世界也不该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