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二章 遇见血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这么恐怖吗?”桌上另外一人看司南他们聊得起劲,也有些安奈不住,“也可能是神仙打架的地方离我家比较远,所以我没听到。”

    他那同伴点点头:“也对,昨晚是在城东打起来的,你家正好在城西,听不见也是正常。”

    城东!

    司南想知道的就是这个具体位置,现在距天黑已经过去好几个时辰,又没听说双方交战过后的胜负情况,想必白婴已经走了,但是是胜利的哪一方还是失败的哪一方就不得而知了。

    “走。”余奕低声说了一句,两人立马起身,时间不等着,去晚一步,可能寻找白婴的线索就断了。

    这时堂小二刚把炒好的菜端上来,却见两人火急火燎往外跑,不由喊道:“哎哎,客官你们的菜好了啊!”

    可司南他们早就跑出去老远,就算听到也没时间回应,小二看看桌上的碎银子,又瞧瞧旁边两个同样惊讶的食客。

    “他们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我们互相不认识啊……”

    司南和余奕赶到城东的时候现场已经围了好些人了,城东有个挺大的休闲广场,广场对面就是一所私塾,而现在那广场上被砸了个巨大的坑,而那私塾也被掀了瓦,砸了屋,看起来是挺严重的。

    周围围了好些百姓,大部分人都是住在周围的居民,他们看着神仙打架后留下的痕迹,指指点点说着自己昨晚听到和看到的景象。

    司南无心听他们讨论,而且说的也并不一定是真的,而是转身去看了看打架过程中留下的痕迹。

    “这是魔主对战时的一贯风格,简单粗暴。”余奕看着地上的大坑,道:“我想魔主应该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对手,才会万不得已在这里动手。”

    余奕虽然跟白婴不算特别熟,但还是了解他的为人,他从不以自己是鬼界中人,就在人间为非作歹,更不会随便打扰人间的秩序,想来在居民区动手也是迫不得已的举动吧。

    闻言,司南也是点头,她也觉得白婴不像是会做出那种事情的人,而且不管是鬼界也好,修士也罢,都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一旦在人间开战,一定会在开战时先设好结界,在结界中争斗是不会对人间的人事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伤的。

    “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他们已经在结界里打斗了,只不过在斗争过程中因为受伤结界无法维持,才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司南看着地上的废墟,看着私塾前排着队往外面搬运书籍的学生,心中忽然有了这样的猜想。

    余奕略微想了下司南的话,也觉得很有可能,毕竟如果不是在结界中战斗,现场绝对不可能只是毁坏了这么点东西,所以司南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是谁受了这么重的伤,以至于结界都会维持不住。”余奕沉声道。

    谁都不希望这个受了重伤的人是白婴,但是现在也没有证据能直接证明这个受伤的不是白婴。

    两人沉默了会儿,司南长叹了口气,道:“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追踪的方向是对的,不管是不是白婴大佬受了伤,现在也知道了他至少曾经来过这。”

    “那就,继续追踪?”余奕问道。

    “继续。”

    两人打定主意要继续往下追,但好不容易路过一个城镇,正好他们身上的东西也不多了,就在城中补给了一些必须品。

    兵器是其次,只买了些平时能用到的匕首之类的,相比之下两人更看重的是药材。

    两个医师在一起,最开心的莫过于一起去逛药堂,能说能唠的很多,还能互相给对方做做参考,哪种药比较好用,而哪种比较垃圾。

    从药堂出来后,两人便直接出了城,继续寻找白婴的下落。

    “不管他是赢是输,身上肯定都会有伤,有伤就走不远。”余奕一边说两人出了城,。

    诗雨城外种了大片大片的竹林,闲暇的时候会有很多文人墨客来开诗会,可现在却没什么人,林子里安安静静的,只能听到风吹过竹林时树叶相互拍打的沙沙声。

    “等等。”余奕伸手示意司南先不要动。

    其实司南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这林子是在安静的有些过分,不是那种大自然纯净的安静,而是有一种人为制造的感觉。

    两人彼此一对视,马上就知道该怎么做,然而,就在两人正要往前跑的时候,一道沉重的声音从竹林上空传来。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儿遇到你啊,小丫头。”

    这声音!

    司南听着耳熟,仔细一回味,这声音不特么是血陵吗!

    见到司南这幅神情,余奕心中暗道不妙,要知道司南一向遇事沉着冷静,绝对不是这种动不动就怀疑人生的表情,可能让她露出这样神情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司南看向余奕,用口型小声道:“是鬼界的将军啊。”

    鬼界将军,那不是血陵吗,余奕心里咯噔一下,突然觉得凶多吉少。

    忽然,一道狂风骤然刮过,竹叶飞舞,携裹着风飘得满天都是,下一秒血陵就站在他们面前。

    只是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没有带斗笠,眼前这人一身黑衣,但衣上各处都是不断往外渗血的伤口,破烂不堪。他长了一张刚毅的面容,小麦色的脸颊上有一道四五指长的疤痕,看着触目惊心。

    浓重的血腥味顺着风飘过来,司南心中一沉,果然是血陵和白婴打起来了,那白婴大佬现在的伤势怎么样,是重是轻,是已经逃离了这里,还是被血陵的人抓走了。

    “你们,是来找白婴的吧。”血陵看了两人一眼,平淡沉重的目光不带一丝情感,让人心头无端觉得阴郁,“很不巧,我也刚刚跟他交手,遗憾的是没能抓住他,让他给跑了,这小子不知道从哪学的招数,左摇右晃的到处乱窜,像泥鳅一样,身法和招式都诡异的很,东海果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泥鳅……

    司南心里发笑,这十之八九是自己和白婴对战时用的招式,却被大佬偷学了去。

    “没抓到人我也不好交差,好在得来全不费工夫,竟让我等到了水之灵石,这下也好跟上面交代。”血陵看着二人,平静的阐述事实,在他眼里仿佛司南和余奕已经是两个死人。

    听到血陵说这种话,司南不仅笑了:“不是我说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一定会载在你手上呢,小瞧人也要有个度吧。”

    “呵呵,你们?你们配吗?”血陵一点没给自己留余地,因为在他眼里眼前这两人就是初出茅庐的菜鸟,杀了他们简直不要太简单。

    “配不配也不是你说的算的。”余奕也有些生气。

    只见血陵一手虚握,一把透着血光的长剑在他手里出现,那剑刃之上闪着嗜血光芒,许是因为刚结束战斗没多久,剑息还没熄灭,散发出阵阵血红色的光芒。

    “今天水之灵石我志在必得,丫头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之前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懂珍惜,现在只有死路一条咯!”

    血陵其实是恨司南的,毕竟如果当初司南没有从他手上逃跑,他也不会被鬼界的高层骂,更不会带着这上千号人到处找她的踪迹,天知道为了找司南他废了多少功夫。

    “死路一条?呵呵,好啊,那今天就看看到底是谁先死!”司南不甘示弱,直接迎下了血陵的宣战。

    余奕虽然担心司南的安危,但毕竟对方态度太张狂,太强硬,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况且自己现在还在司南身边,保她周全的能力还是有的。

    战况一触即发,双方互相凝视,一时间气氛变得很阴沉。

    余奕给司南使眼色,让她退后一点,自己来打主位,可司南却好像没看见一样,依旧跟他并肩站着。

    两人这一系列活动哪里逃得过血陵的眼睛,见状他笑笑,嘲讽道:“小伙子,我知道你是为了这丫头好,但是实话告诉你,今天你们两个都要死在这儿,不过是时间先后的问题罢了,就算你拼了命保护她,你们今天也一个也别想逃!”

    闻言,余奕只是笑笑,应道:“能不能保护可不是你说的算啊,血陵大将军。”

    “哦?”血陵眉峰微挑,语气中嘲讽的意味更浓:“本将军我上战场的时候,你们还特么没出生呢,我今天倒要看看,是不是我说了算!”

    话音刚落,只见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余奕反应很快,直接一把推开司南,但下一秒血陵一记重踢就便直接朝自己袭来。

    “嘭!”

    余奕反应还算快的,电光火石之间他把司南推开,又双臂相叠,接下对方的突然袭击。

    强大的冲击力携着巨痛传来,余奕疼的差点掉眼泪,不得不说血陵下手是真的很,不出招则已,一出招就是直奔敌人的致命点,太犀利了。

    余奕往后退了几步,地上还有被冲击力推开的鞋子划过的痕迹,血陵好端端的先在对面,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预判道:“就这一脚我就知道,小伙子你不是我的对手,这一场你注定失败。”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高手,但高手确实必然存在的,余奕虽然在鬼界的时间很长,但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钻研医术,论起医术,血陵肯定不如他,但同样的,论起修为,余奕和血陵相比也差上一大截。

    但是余奕也没打算退缩,就算深知自己不是血陵的对手,但为了保护司南,他也愿意放手一搏。

    见余奕眼中毫无退色,血陵也不由有点意外,他看着余奕哼笑道:“以前的鬼医圣手可不是这样的啊,鬼界人人皆知你是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从不会多管别人的闲事,怎么今天……哦,我明白了。”

    血陵稍微顿了下,看向余奕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自古便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不过小伙子你可要想清楚,为了这么个女的,搭上你的命值不值。”

    余奕神色冷了下来,“要打就赶紧的,哪那么多废话。”

    血陵呵呵笑:“好,成全你!”

    话音刚落,便见对方一手拿着泛着红光的长剑直接朝他袭来,恢弘气势不带任何躲闪,这是有多瞧不起余奕的反应能力。

    余奕骂了声该死,转而便也迎上去,余奕不比血陵手上的武器结实,他只有一把短匕,但就是这一把短匕对他来说也足以。

    “铿锵!”

    双方的兵刃在空中碰撞,灵力冲击所带来的强烈威压让这竹林中竹叶的沙沙声更响,接连不断的几声铿锵,转瞬间两人已经交手好几招。

    余奕脸颊上被血剑刮出一道伤,身上也有几处破碎,反观血陵却是好的很,尽管刚刚跟白婴打斗过程中受了重伤,但却完全不影响他发挥。

    血陵微微一笑,很轻松的样子:“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铿锵!”

    ”嘭!”

    血陵一记重剑袭来,强有力的压制力让余奕根本无暇应对,而他手上的匕首也经不住直接破碎开来。

    血陵以剑相抵,推着余奕连连后退,直到后者撞到树上,血陵看着对方冷声道:“我劝你还是趁早回头,有些事不是努力就能解决,更不是所有人都有结果,白婴就是最好的例子,他那么爱他的妻子,可最后换来的是什么,他本有可能成为鬼界的高层,可现在却变成了这幅模样。”

    “咳!”血陵的灵力威压实在太过强悍,余奕内伤颇重,刚要说话,却是呕出一大口鲜血来。

    他喘着粗气,鲜血顺着嘴角一点点流出,而他竟然还在笑:“我和白婴不一样,我本来就一无所有,就算是做了傻事,又怎么样,我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对啊,他本来就一无所有,余奕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在一场瘟疫中去世了,那时候整个村子里的村民几乎都死于瘟疫,而他的父母也是因为要出去找粮食,才会感染上瘟疫。

    所以从那天开始,余奕就发誓,一定要成为鬼界举世瞩目的名医,要让所有百姓都不在受苦,让所有孩子都不再因为疾病失去父母亲。

    可他不知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因为得病去世的只是很小很小一部分,更多的人却是因为利害关系无辜被牵连,或是因为要满足自己的欲望,或是因为要满足别人的欲望。

    余奕成为鬼界最厉害的医师时才二十多岁,他治病救人,救死扶伤,辗转于各个瘟疫肆虐的地方,曾经的他也是这样意气风发,会为了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献出自己生命的人。

    直到后来的一件事,改变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原来不管是以前也好,现在也罢,所有瘟疫都是鬼界高层有意释放出的,只是因为这些村民阻碍了他们的利益,所以这些无辜的人都必须去死。

    所以,他的一切努力都没有用,胳膊拧不过大腿,纵是他有再厉害的医术,医治好的这些人,最后还是要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